莹莹妈马上幸灾乐祸:“哟哟哟!得罪师长了,只怕马上就会被医院轰出去罗!”

    方文静和唐晓兰都没见过世面,听说唐晓芙得罪的是个师长都快吓傻了,不让她们住院都是小事,只怕唐晓芙脱不了身。

    唐晓兰急的快要哭了:“妈,姐姐,我们快点出院!”她想逃离这里,也许只要她们逃了,人家师长就不找她们麻烦了呢?

    唐晓芙心里其实也很慌乱,她不认得军衔,所以才出手教训了沈师长,可就算认得,她也不敢保证自己不出手,可是现在惹下的麻烦太大了,要是那个沈师长真的利用自己的人脉把唐晓兰赶出医院,那唐晓兰的病怎么办?

    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忽然眼睛一亮:“师长算什么,冷老爷子还是老首长呢!”

    “这种事不好叫老爷子出面吧。”方文静显得很迟疑,忽然决然道,”要是那个师长非要找你出气,妈去,任凭那个师长怎么对我,只要放过你。只要让晓兰继续留在医院治病就行了!”

    “不一定非要请老爷子出面,我可以请冷晨旭出面,他是老爷子的孙子,这点事他应该能够摆平!”唐晓芙道。

    只要不惊动老爷子,请冷晨旭出面,方文静勉强能够接受:“可是,你不是说冷团长带兵出去训练了吗,怎么联系得到他?”

    “他给我留了联系电话,我打电话找他!”

    唐晓芙在身上一通乱摸,总算找到了她以为一辈子都用不着的那张写有冷晨旭联系电话的纸条,然后急匆匆的出了医院,在大街上找了好久,总算找到一部公用电话,按照字条上的电话打过去,是一个陌生的人接的,问她找谁,唐晓芙说有急事找冷晨旭,最好能跟他马上见面。

    电话那头的人显得很为难:“很快见面?这个冷团长恐怕做不到,他现在正在咸宁带兵,还有三天的训练任务才能回家。”

    唐晓芙听了只得失望的挂了电话,盯着字条上冷老爷子的电话看了很久,最终把字条放进了口袋里。

    先走一步看一步吧,万一真的事情闹得不可收拾再找老爷子。

    唐晓芙拖着沉重的脚步往医院走去,直到现在她终于后悔了,自己干嘛要那么冲动,扇沈师长一巴掌,现在好了,貌似出了一口气,可是却招来自己惹不起的麻烦,关键是还要连累晓兰不能继续在医院里看病。这可怎么办?

    到了病房门口,唐晓芙揉揉脸,让自己看上去不要愁眉苦脸,事情还没到最后一步,不要让方文静和晓兰提心吊胆。

    方文静看见唐晓芙走了进来,满含希望的问:“冷团长怎么说?”

    “他说他会处理这件事的,叫我们放心。”唐晓芙语调轻松。

    方文静这才松了口气:“护士长刚才来找过你,不知是不是因为刚才你打师长的事。”

    “我去看看。”唐晓芙愣了一下,刚坐下就又站了起来,出了病房,来到了护士办公室。

    护士长一见她,表情很严肃,把她拉到走廊尽头的无人处,对她说道:“你打了师长,你自己应该已经知道闯了多大的祸吧,现在沈师长说,只要我们医院能够继续让杜鹃在医院工作下去,她就既往不咎,否则,你打师长....至少会被刑拘。”

    唐晓芙暗暗松了口气,原来还是法治社会啊,她生怕权利凌驾于法律之上。

    搞了半天,沈师长也只能通过向医院施压让自己做出退让,使杜鹃能够回到医院工作而已。

    护士长害怕她们暗中交易自己不肯罢休,向上面闹,所以拿这当条件跟自己交换。

    识时务者为俊杰,自己不过是个乡下妹,胳膊拧不过大腿,算啦,答应吧,再说就算不答应,等小兰出院之后,杜鹃还不是可以重新回到医院工作,那时自己又不可能知道,于是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下来,护士长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唐晓芙回到病房,方文静问她护士长找她干嘛。

    唐晓芙斜睨了一眼一直幸灾乐祸盯着她母女几个看的莹莹妈:“护士长说,沈师长不追究我打她的事了。”

    莹莹妈满脸都是失望,缩回了伸得长长的脖子。

    方文静彻底放下心来:“肯定是冷团长从中出力了的,不然不可能这么快就没事了。”

    “嗯嗯,我想也是。”虽然知道真相,唐晓芙还是随声应和。

    到了晚上,唐晓芙和方文静两人争执了许久,唐晓芙在保证了不再闯祸之后,终于成功的把方文静赶回了冷晨旭的家里睡觉,躺在床上睡觉肯定比在医院里睡觉要舒服,方文静一有空就在做衣服,一天下来脖子肯定酸痛,得好好休息。

    等病房里的人都睡下之后,唐晓芙就只开了晓兰的床头灯看起《金X梅》来。

    哦豁,涨姿势了!迄今为止,还认不清***的唐晓芙同学在某方面得到了巨大的启蒙了。

    只看了不到半个小时,唐晓芙就来了睡意,于是决定睡觉,她找来三张椅子椅子拼在一起,然后把身上的破棉袄脱下来当枕头,依旧把晓兰的破棉袄盖在身上躺下来睡觉。

    可才睡下没一会儿,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刚才在看书的过程中喝多了开水,现在身体进入“不排空膀胱就不让你安心睡觉”的状态中。

    武汉的冬天夜里温度是非常低的,可是医院除了病房有暖气,其他地方都没有,特别是厕所那更是冷的不行,而且深夜的医院走廊很渗人,静悄悄,灯光昏暗,冷不丁响起的从病房里传出来的危重病人痛苦的呻吟声叫人毛发皆竖~

    冷,加上臆想中的恐怖让唐晓芙没有勇气去厕所,刚刚江汉关的钟声才敲过半夜十点,只用再坚持几个小时,到了凌晨五点就会有下夜班的护士给第二天要验血的病人抽血,那时走廊就有人走动了,她就不怕了,到那时再去厕所吧。

    坚持就是胜利!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