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芙却不肯善罢甘休,斜睨着莹莹妈,扬声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愿意给你做菜吗?”

    “为什么?”莹莹妈若有所思道,“是嫌钱少吗,想加价吗?那你就明说嘛,价钱好商量。”她那模样就像她不知几舍得,根本就不在乎那几个工钱似的!

    唐晓芙道:“不是价钱的原因,是因为不论你给多少钱我都不可能赚到你的钱!”

    “为什么?”莹莹妈费解的问。

    唐晓芙轻蔑的看着她:“因为你爱贪便宜呀,就拿吃我家的麻婆豆腐来说,人家都是浅尝辄止,而你就是拼命多捞,根本就不管我母女的菜够不够。

    这还是吃我家的菜你就这副见便宜就上的嘴脸,要是是我帮你做的菜,你还不得嫌我油盐给少了!要我多加油盐佐料,你说你给的那点工钱不都被你想方设法弄回去了吗,我白出力气了,你还逢人就说你是给了工钱我的,我这多冤啊!”

    莹莹妈的脸色就变得不好看起来:“那哪能呀!我是什么身份,会做那种事?”

    “你怎么不会做?“唐晓芙立刻怼了回去:“你看你刚才舀我家豆腐的样子,还有什么事是你做不出来呀!叫我加油盐加佐料都是好的,就怕我做好了菜给你端来,你还要说分量不够,被我暗中克扣了。

    到时你会说,你什么身份,城里人,有钱呀,怎会冤枉我们呢,我们一家乡下人,穷,肯定会克扣你给的食材,留着自己吃!那时我可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你说,我看上去像弱智吗,会上你的当吗?”

    唐晓芙一脸正气:‘我们是穷,可是穷要穷的有骨气!不像你,开口闭口什么身份,可做出来的事连我这个穷鬼都不齿去做!不过话说回来,你到底什么身份呀,占人家的便宜能够这么理直气壮,一般人就做不到!”

    病房里其他两个病床的病人家属低头窃笑。

    莹莹妈脸上红白交替很是玄幻,想怼回去可嘴巴没有唐晓芙厉害,最关键的是她理亏,怎么怼!

    唐晓芙继续道:“我现在得罪你了,你顶多只会在别人面前笑我穷,再就是挖苦我不知好歹,你好心好意送上门给我赚钱想帮我都被我拒绝了,说不定还要借题发挥,叫我傻缺,你的好心我都傻傻分不清。

    但是至少我不会落个吃力不讨好背负一个占便宜的名声,这比什么都强,因为大概没人会喜欢一个占便宜的人!”

    她一脸疑惑的盯着莹莹妈:“你说你究竟是什么显赫的身份啊,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在背后中伤我!”

    莹莹妈被堵得更是说不出一个字来,自从唐晓芙拒绝为她女儿做菜之后,她哪忍得下这口气,已经背着唐晓芙母女几个在同病房的两个病人家属面前中伤过唐晓芙,而且也的确以“那个傻逼”代替唐晓芙的名字。

    她这么做就是想要其他病床的病人家属和她一起孤立嘲笑唐晓芙好出心中的恶气,不过却弄巧成拙,被唐晓芙毫不留情的揭穿了她的真面目,她简直怀疑唐晓芙把她跟别人中伤她的话都偷听去了。

    其实没有,唐晓芙所说的都是她自己推测的,不过几乎没有分毫误差。

    另两个病床的病人家属再看莹莹妈的目光就很冷淡了,老话说的没错,来说是非人就是是非人,这个莹莹妈还真能作!一把年纪了,居然当着她们的面搬弄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的是非,果然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自从唐晓芙出言教训了莹莹妈,她就再也不敢招惹她了,至于背后的事,就算她不死心,可她的人品同病房的人都已经知道了,谁会再把她的话当回事!跑到别的病房去搬弄是非?唐晓芙又不会跟别的病房的人有什么接触,对她能有什么影响!莹莹妈那样做不过白费了罢了。当然,这都是后话。

    教训完莹莹妈,唐晓芙母女继续吃完,唐晓兰对着姐姐嫣然一笑,还偷偷的伸出了大拇指。

    唐晓芙莞尔一笑,压低声应道:“有姐姐在,没有人敢欺负我们的!”

    她话音刚落,就听见有人走进了病房,高跟鞋的声音踩的地板都要晃动起来,给人一种嚣张的感觉。

    唐晓芙没什么反应,这世上形形色色的人都有,不必好奇,可是唐晓兰和同病房的人都瞪圆了眼睛盯着病房门口,似乎有外星人入侵似的,唐晓芙转头去看来着何方人士。

    原来是个一身军装雍容华贵的中年女子。

    那个中年女子在这个年代画着罕见的淡妆,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好像她本来就肤白貌美似的,虽然她的确肤白貌美,可是没有美成那样,就唐晓芙看,应该没有方文静好看,可是因为条件好,大概日子也过得舒畅,所以精神面貌比方文静好多了,因此容易给人造成错觉,她比方文静要漂亮。

    那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妇女目光如炬的环视了一遍病房,冷傲的开口了:“谁是唐晓芙?”.

    方文静明显的感觉到来者不善,看了一眼自己的那女儿,站了起来,表情凝重:“我是唐晓芙的妈妈,有什么事你跟我说!”

    唐晓芙坐在一边静静的看着,这个中年妇女找她想干什么。

    中年妇女傲慢的看着方文静:“你女儿打了我的侄女,得叫她赔礼道歉!”

    方文静脸色一白,晓芙在外面闯祸了!

    可是她了解自己的大女儿,虽然性格有些冲动,但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动手扁人,肯定是人家先惹毛了她,所以她才反击!这个人就是仗势欺人偏袒自己的侄女!

    方文静努力使自己看上去不慌张,很硬气的回击:“我的大女儿从来不会无缘无故打人,所以请你回去问清了你侄女为什么挨打你再来!”

    那个中年妇女大概根本没有想到方文静这个土包子竟然敢藐视她这个气度非凡的高级军官,惊讶气愤的瞪圆了眼睛:“你的意思是你女儿打了人还有理了?”

    “不是~”作为一个淳朴的乡下人,方文静始终觉得打人是不对的,因此好不容易硬撑起来的气势弱了下去。

    唐晓芙站了起来几步走上前去,挡住方文静,冷冷的与那个中年妇女对视:“你的侄女是杜鹃吧。”

    中年妇女上下打量着她,不屑冷哼:“你就是唐晓芙吧,怎么,不做缩头乌龟了?你还蛮机灵的,知道我是谁的姑姑!”

    唐晓芙粲然一笑:“我和你的侄女不是同一路人,她爱做缩头乌龟,闯了祸不敢面对我,就指示了她姑姑来,准备以大欺小,我可是一直四平八稳的坐在这里,你来了我又没有躲起来,怎么就成了缩头乌龟?”

    中年妇女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我不跟你做口舌之争,你现在就跟我去向杜鹃赔礼道歉!”

    唐晓芙睥睨着她:“凭什么呀!是你侄女先打的我,我自卫还要跟她道歉!说的好像你一手遮天似的!”

    中年妇女蔑视着她:“不可能!我侄女不会动手打人的!”

    “你侄女什么事做不出来!对待病人家属像对待阶级敌人似的!还唆使本医院的一个护工欺负我,这些烂事医院知道的人多得是,你居然还把你的侄女描绘成纯洁善良的小白花!你这个粉刷匠的功力非同一般!”

    中年妇女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之前的贵妇气息就土蹦瓦解了,她深吸一口气,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就算我侄女动手打了你,你就非得打回去?就不能坐下来好好说?”

    她话音刚落,就见眼前一花,紧接着脸上挨了重重一掌,火辣辣的疼,疼痛都是小事,关键是面子问题,自己什么身份,竟然叫一个黄毛丫头打了!

    中年夫妇女愣了一下,很快就从震惊中清醒过来,挥掌向唐晓芙扇来:“我看你是没有吃过亏吧,我今天得好好教训你怎么做人!”

    唐晓芙一把钳住她的手腕,脸上挂着讥讽的笑意,重复着她刚才的话:“虽然是我动手打了你,你就非得打回去?就不能坐下来好好说?亏你还是个军官!”

    那个中年妇人黑着脸僵在原地,自己要是动手,就自扇耳光,可是不动手,这口气怎么咽得下!

    两人正在僵持之际,早就有路过的实习护士看见这个病房打起来了,吓得撒腿跑回了护士办公室,惊恐的告诉护士长有个病房有人打架!

    居然有人在病房里打架,该不是病人互殴吧,怎么今天这么多突发情况!

    护士长只觉头都大了,紧抿着唇空前严肃的跟着那个小护士快步往唐晓兰所在的病房走去。

    特么的要是病人互殴,让病情恶化,自己这护士长可以脱衣服滚蛋回家了!

    护士长一进病房,看见中年妇女跟唐晓芙对峙,吃了一惊,慌忙一个箭步走过去,一把推开唐晓芙,点头哈腰陪着小心叫了一声:“沈师长,您怎么来了?去我办公室里聊聊。”说着做了个请的姿势。

    沈师长正要找台阶下,因此铁青着脸跟着护士长往外走,临走前,狠狠瞪了唐晓芙一眼:“这事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唐晓芙冷冷回敬:“奉陪到底!”

    沈师长冷着脸走了出去。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