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芙见护士长瞠目结舌,趁热打铁,语重心长道:“护士长,千万别让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我们大家可都是慕名来这里看病的!”

    护士长更是汗流如注:“是,是,这个问题我一定会严肃处理。”

    “昨晚护士长说会认真处理,结果今天就发生了这样的恶性事件,现在护士长又说严肃处理,待会该不会发生更加恐怖的事件吧。”

    “就是,少打太极!就像刚才处理护工一样,给个明确的说法!”

    病人家属激愤起来。

    护士长就问那个护工:“你说是杜鹃叫你来这里的,她叫你来这干嘛?”

    因为护士长想不出杜鹃会叫护工来这里的目的,她希望这一切都是护工情急之中乱咬人,只要杜鹃与此事无关,自己承担的责任就小些。

    护工不安的看了一眼唐晓芙,嗫嚅道:“杜鹃.....她.....她叫我收拾她。”

    “谁?”护士长疑惑的看了看唐晓芙,问护工道。

    护工只得小心翼翼的指了指唐晓芙。

    护士长狐疑的看着唐晓芙:“杜鹃跟你有什么仇,非要指使一个护工对付你?”

    唐晓芙便把昨天夜里杜鹃在晓兰病房查房时发生的事情,以及自己跟在杜鹃身后监督她查房的经过都说了一遍,最后下结论道:“肯定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才怀恨在心的!”

    护士长一脸灰白,杜鹃的素质实在太低了,先就做错了,不知悔改,现在变本加厉,自己保不住她了,于是表情严肃道:‘这件事影响的确恶劣,我会马上向领导反映,建议给她记大过,调离护士岗位。”

    调离护士岗位,那杜鹃还能干什么,估计得在护工队伍里锻炼锻炼了,唐晓芙冷笑。

    这一闹就闹到了八点多,唐晓芙回到病房的时候方文静早就来了,问道:“你刚才跑哪儿去了?”

    “我刚才回来一趟,不是跟晓兰说过,我和几个病人家属反映事情去了吗?”唐晓芙问道,“晓兰没有告诉妈妈吗?”

    “告诉了,我就在想,咱们住院有什么好向护士长反映的?”

    唐晓芙便把昨晚杜鹃故意刁难她的事告诉了方文静。

    方文静听说那个护士就是那天她们才到达医院时在急症部碰到的那个护士,不禁有几分气愤:“咱们又没招她惹她,她干嘛跟我们过不去!”

    “但现在没事了。”唐晓芙轻松的说道。

    方文静便把给唐晓芙留的稀饭端出来给她吃。

    唐晓芙吃了几口稀饭问道:“早上妈妈给小兰做的什么好吃的?”

    “也是稀饭,配了一个鸡蛋。”

    唐晓芙点点头,没再说什么了。

    等到了十一点,唐晓芙就打算回冷晨旭家做午饭。

    这时莹莹妈笑着走了过来,拿出两块钱和一张肉票递给唐晓芙:“小同志,麻烦你买块排骨红烧了给我家莹莹吃。”

    唐晓芙盯着她看了许久,冷冷道:“我改变主意了,不想给你做菜了。”说着抬脚往外走。

    “为什么!”莹莹妈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追上两步问道。

    “你说呢?”唐晓芙停下脚步,微侧了头看着莹莹妈,然后离开了病房。

    这种人她前世见多了,用你的时候是一副嘴脸,用不着你的时候,或者你碍她事了,她就另外一副嘴脸,根本就不值得帮!

    昨天晚上也就莹莹妈一句话而已,就能戮穿杜娟针对唐晓芙故意刁难她的真相,莹莹妈如果是因为胆小怕得罪人而不敢为她说话,唐晓芙能够理解,可是她当时偷偷瞪唐晓芙那一眼却暴露了她的本质。

    她以为唐晓芙没注意到,人家可都尽收眼底了。

    莹莹妈神情一滞,呆呆地看着唐晓芙离去。

    刚来的那天事情多,而且唐晓芙要思考的事多,所以根本就无暇顾及身边的风景,今天比较有心情,于是边走便浏览风景。

    这个时候的武汉,车辆少,绿化环境比以前要好多了,道路的两旁是高大的法国梧桐,为了防冻,梧桐树的树干都涂上了一层白色的涂料。

    街道两旁有一些做小买卖的摊子,卖鸡蛋的,卖麦芽糖的,烙烧饼的,每个摊位前的生意都相当不错。

    唐晓芙一路看着就走进了冷晨旭的家所在的军属大院。

    正是中午,又是冬天,院子里几乎看不见走动的人,唐晓芙上了楼,打开冷晨旭的家门,开始做午饭。

    唐晓芙见有块猪肚子,猪肚红烧最好吃,可是做红烧猪肚就必须的放花椒辣椒,晓兰现在有肺炎,不能吃辛辣的食物。

    于是唐晓芙在厨房里找了一圈,见有干香菇和花生米,就决定做个香菇花生米炖猪肚,她和方文静中午就吃个麻婆豆腐好了。

    下楼生好煤炉子上来,唐晓芙先把猪肚汤炖上,再用电饭锅蒸上米饭。

    冷晨旭家的米不错,是那种优质的梗稻米。

    猪肚汤炖起来费时间,炖烫的时间唐晓芙无所事事,想着在冷晨旭家里住着,就给他清下屋子当作报答,却发现屋子干净整洁,根本就不用她动手,只得作罢,在沙发上坐下。

    忽听得有人敲门,唐晓芙起身就去开门,赫然发现杜鹃站在外面,微怔了怔,马上想起她是认识冷晨旭的,可见是来找他的,于是正准备告诉她冷晨旭目前并不在家,可杜鹃已经扯着嗓子叫开了:”不好啦,冷团长家进贼了!“

    高亢的声音几乎震破了唐晓芙的耳膜,她嘴角抽抽的盯着杜鹃。

    什么,军属大院有贼敢进来?

    正在各自家里吃午饭的军官行动迅速的冲到冷晨旭的家门前,上下狐疑的打量着唐晓芙,问杜鹃:“贼在哪里?”

    杜鹃用手一指唐晓芙:“就是她!”

    那些军官并没有贸然行事,虽然唐晓芙穿戴的破烂,可是看上去并不像贼呀。

    一个军官问道:“你是谁?怎么进屋的?”

    “我是谁不重要。”唐晓芙并不想告诉他们自己的姓名,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找出冷晨旭的家门钥匙,“我能进屋里来,是冷团长给我的钥匙。”并且当着他们的面把门关上,又用钥匙把门打开。

    说一千道一万,不如用事实说话更干净利落。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