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芙很庆幸,因为黑胖大妈看不起她姐妹两个穿戴的破破烂烂,又是乡下丫头,所以狗眼看人低,不给她们打开水,不然晓兰的开水瓶很有可能受污染她们还不知道!

    只是,那个大妈为什么要跟在杜鹃身后去那里,是偶然还是两人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要躲在那里说?

    唐晓芙快步朝走廊尽头病号服回收间走去,走到那道玻璃门前她就停下脚步,躲在外面偷听。

    就听那个黑胖大妈得意的对杜鹃说:“我刚才已经叫那两个乡下妞吃了瘪,不给她们打开水,叫她们自己打去!”

    “她们怎么说?”

    “她们能说什么呀,当然得乖乖的自己去打开水了。”黑胖大妈得瑟道。

    杜鹃满意的嗯了一声:“做得好,只管欺负她们,只要你按我说的做,我保证找护士长把你升成护工班长。”

    “好!谢谢杜鹃!”那个大妈高兴的应道,护工班长不用做伺候人的事情,只用管理好自己手下的护工,再就是每天给每间病房用消毒液消毒就行了,关键是每个月还多三块钱的收入!

    杜鹃要那个大妈先在里面呆一会儿,等她走了之后再出来,省得被人看见她们两个在一起,那个大妈就真的在里面呆了大约一刻钟的样子走了出来,却看见护士长和她负责的那几间病房的病人家属都站在门口愤怒的盯着她。

    那个护工大妈顿时吓傻了,惊恐的看着护士长结结巴巴把地问道:“护....护士长,你怎么来了?”

    护士长冷若冰霜的盯着那个护工大妈:“我还要问你呢,你打开水怎么打到这里来了?”

    那个护工大妈嗫嚅着道:“我....我喉咙里有痰,所以来这里吐掉。”

    其中一个病人家属不满道:“你就不能把开水瓶先放在开水房里再来?非要推着这么多开水瓶来这里?”

    护工大妈无言以对,乞求的瞪着眼看着护士长,希望她挥挥手就此放过她,至于病人家属的怒火她并不十分放在心上,自己的工作保不保得住由护士长说了算。

    唐晓芙适时煽风点火:“这恐怕不是这位大妈第一次把开水瓶推到这里来吧,这种受了污染的开水瓶灌的开水能喝吗?会不会让病人二次感染?”

    护士长一听这话紧张起来,要是牵扯到病人病情加重的问题上来,别说这个小小的护工逃脱不了责任,就是她这个护士长恐怕也很难独善其身,于是急忙辟谣:“不会的!滚烫的开水本来就有杀菌的作用,就算真有细菌混进去了,也会被高温烫死!”

    唐晓芙根本就不听她的辩解。抓住她的话里的漏洞问道:“也就是说护士长也承认会有细菌混进开水里咯?”

    “........”护士长头痛的上下打量着唐晓芙,这个乡下丫头太多事了!

    “我刚才已经解释过了,滚烫的开水本来就有杀菌作用。”

    “护士长既然之专业人士,那就不应该跟我们这些病人家属玩文字游戏,开水消毒只能杀死普通的病毒,顽固的病毒就得高温煮沸,而且还得一定时间才有效果,高温煮沸跟开水消毒有很大的区别哦。”唐晓芙嘴角含着一丝讥讽的笑意。

    护士长被唐晓芙逼的满头大汗。

    “怪不得我女儿的病情本来已经稳定了,可这两天忽然加重了,一定是喝的开水有问题!”

    “对!我前两天还拉了几天的肚子!”

    马上有几个病人家属把发生在自己和自家病人身上的情况和护工大妈打的开水联系在一起。

    唐晓芙又不失时机的煽风点火:“咱们都是交钱看病,医院也不是免费给我们提供护工,护工的钱包含在住院费里,为什么我们出了钱还要每天看这个护工大妈的脸色?今天更好,人家不给我打开水,叫我自己打开水,虽然打开水没多重,但是这种态度叫人不能接受!”

    护工大妈脸色难看许多病人家属都领教过,唐晓芙这么一说,立刻引起不少病人家属的响应:“就是!我们花钱是来看病的,不是来受气的!”

    “还说是华中地区最优秀的三甲医院,我看是吹牛!”

    护士长急忙安抚众人:“你们反映的情况我事先并不知道,今天要不是.....”说到这里,她无可奈何的看了一眼唐晓芙,“要不是这位小姑娘找我反映情况,我还不知道这个护工会推着开水瓶来这种地方,我马上就向上级反映,立刻开除这个护工!”

    众人见护士长已经肯定的说出要开除这个不合格的护工的话,脸上的愤愤之色就淡了许多。

    护工大妈马上卖惨起来,哭得涕泪横流:“护士长,别开除我,我男人酗酒,还有三个孩子要抚养!我要是没有了这份工作家人吃什么呀?”

    护士长义正言辞道:“当初就是见你家庭困难,才特别照顾你的,可你并没有珍惜这份工作,能怨谁?”

    护工大妈这时也顾不得许多,哭闹起来:“我真的是就今天来这里,以前根本就没有提着开水瓶来这里过!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唐晓芙冷笑一声:“你就今天喉咙里有痰?”

    她这一句话让群情激愤:“你这是避重就轻,想保住工作,当我们是傻子呀,我们是不会相信的,你要是不开除,我们就去院长那里讨说法!”

    护工大妈被逼的退无可退,只得说道:“我是真的就只今天提着开水瓶来这里的,也不是因为喉咙里有痰,而是杜鹃叫我来这里的。”

    在别的病人家属还没有反应过来杜鹃是谁的时候,唐晓芙就道:“这个名字怎么这么耳熟?”

    其中一个病人家属猛然记起来:“该不是昨晚我们集体反映的那个工作态度恶劣的小护士吧。”

    大家都质疑的盯着护士长。

    这还真是一波还未平息一波又来侵袭。

    护士长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是,是昨晚的那个护士。”

    唐晓芙这时又开口道:“护士长起先说这位护工大妈对待工作极不负责任自己并不知情做借口推诿责任,可是昨晚我们集体去反映的杜鹃护士工作态度恶劣,护士长不是说会认真处理吗,怎么还会发生护士怂恿护工来这里的事件?”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