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唐晓芙往晓兰的病房走去时,已经有七八个病人家属义愤填膺的结伴往护士办公室走去。

    唐晓芙刚要推门的手停了下来,略一思索,也朝护士办公室走去,走到门附近时,她便止住了脚步,贴着墙偷听。

    护士长是没有单独的办公室,和护士们共用一个办公室。

    晚间值班的护士少,一个护士长配几名护士。

    那个刁难唐晓芙的小护士一进护士办公室,护士长就不满的盘问她:“杜娟,你去查个房,怎么那么吵?”

    那个叫杜鹃的小护士委屈吧啦的说:“有几个病人家属非要和病人挤在一块睡,我就说这样不行,她们不听,还和我吵了起来。”

    “哦,是这样啊。”护士长的脸色缓和下来,没有再问下去了,因为有时的确会遇到这种素质低不讲理的病人家属,她们这些做护士的也只能选择忍气吞声。

    谁知一个多小时之后,竟然有好几个病人家属闯进了护士办公室,个个都是一脸的气愤,向护士长反映小护士杜鹃故意刁难她们,不让她们用椅子拼凑着睡觉,大家七嘴八舌的告状。

    “是你们医生和护士说病人的病情比较严重,必须有一个家属陪护,现在我们留下来了,可晚上用椅子拼着睡个觉你医院都不让,那我们干脆都不陪护了,病人有个什么好歹我们就跟你们医院没完!”

    护士长怒瞪了一眼缩在墙角的杜鹃,安抚那些病人家属:“我们医院从来没有这种不让病人家属拿椅子拼凑着睡觉的规定,这样做也太不人道了!这只是个别护士的个别行为,你们赶紧回去休息吧,这事我会认真处理的!”

    那些病人家属就道:“我就说嘛,我们每天晚上都是这么睡的,怎么就今天晚上不让了,原来是碰到了一个素质差的护士,这种护士就应该开除,留在医院里不仅害人还影响医院的名誉!”

    大家愤慨的发了几牢骚,就都散去了。

    那时唐晓芙早就闪到了角落,等那群病人家属都回了病房之后,她再才从藏身之处出来,继续躲在护士办公室外偷听。

    护士办公室里,护士长对杜鹃大发雷霆,杜鹃一声不敢吭。

    唐晓芙偷听了一会儿,就回到了病房。

    晓兰还没睡,一直等着她,见她安然无恙的回来,这才放心的闭上了眼睛睡去。

    唐晓芙依旧用两个椅子拼着睡觉。

    第二天醒来,洗漱之后就七点半了。

    每天早上七点半都有医院的护工准时给各病房的病人打两瓶开水,今天也不例外。

    负责给晓兰这个病房打开水的是个黑胖的大妈。

    大概因为护工在医院里地位最低,所以那位大妈心情不舒畅,每天都垮着一张脸,好像天下都对不起她似的。

    唐晓芙平生最讨厌这种怨天尤人不能正视现实不努力生活的人,因此跟她没有过多的接触,见她进来打开水,就把晓兰的两个开水瓶递了过去,省得递慢了被她背地里咒骂。

    一个护工负责好几个病房的开水和卫生,晓兰住院的第一天,唐晓芙就听见那个黑胖大妈背地里骂过隔壁病房的一个病人家属递开水瓶递慢了,诅咒人家病人快点挂。

    当时唐晓芙差点就要去医院领导那里反映这个护工工作态度恶劣,并不是她有多疾恶如仇,而是觉得来这里看病的都是危重病人,不论是病人自己还是病人家属心理上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还要被人在背后恶意咒死,换做谁心里都不会好受,可是被方文静硬是拦了下来。

    方文静是典型的农民,善良、胆小、遇事宁愿自己委屈也要息事宁人,所以不主张唐晓芙把事情闹大,并且她还觉得是那个大妈生活不如意,所以才养成了一身的戾气,要唐晓芙多包容。

    唐晓芙也知道自己的最大缺点就是易冲动,哪怕前世经过商场的锤炼,这一点都没能磨砺掉,因此就听从了方文静的劝解,没有把那个护工告到医院领导那里。

    黑胖大妈冷漠的看了一眼唐晓芙递过来的开水瓶,带着几分瞧不起说道:“你看你一个小姑娘就自己打下开水有什么关系,非要我打?”

    唐晓芙知道这个护工是故意不想给晓兰打开水,欺负她们是乡下丫头,本来依着她的性子会立刻怼回去,这本就该你护工做的,你凭什么推给病人家属?可是看了看黑胖大妈膝盖上打着补丁的裤子,就忍下了那口气,自己吵起来这个护工的工作很可能保不住了,可是说不定她家里还指着她的这份工资过日子。

    唐晓芙前世的时候跟着单亲妈妈过过苦日子,曾经有段时间,妈妈就在一栋写字楼里给人做保洁,她母女二人就是靠着一份微薄的工资过活的,过过苦日子的人总是心存善念。

    黑胖大嫂把其他三个床位的开水瓶装在一个放了不少空开水瓶的大推车里推出去打开水,唐晓芙也拎着小兰的两个开水瓶去打开水。

    刚走到走廊,唐晓芙就看见黑胖大妈跟着杜鹃往走廊尽头的病号服回收间走去。

    同济医院配有病号服,病人可以在护士那里领干净的病号服,把穿脏了的病号服交给护士,护士就送到走廊尽头的房间里的一个大桶里,每天都会有专门负责回收脏病号服的护工把那只大桶抬走,把那些换下来的病号服拿去洗干净并且消毒。

    除了换下来的病号服,护士抽血用过的棉签等医疗垃圾也统一扔在另一个大桶里,医疗垃圾得慎重处理,不能跟生活垃圾一起直接运往垃圾场,所以通常没有人会去那里,嫌脏。

    唐晓芙反胃的皱了皱眉,这个护工怎么对待工作这么漫不经心,打的开水病人和病人家属都要喝的,她怎么能够把开水瓶带到那里去?

    这里危重病人这么多,虽说内科没有传染病,可是医疗垃圾一样细菌会很多,她就不怕那些开水瓶沾染了细菌,病人家属喝了可能后果不会严重,可是病人喝了受了污染的开水万一病情加重了呢,人家就得多花钱治疗!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