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小护士先照了照一号病床,见病人睡的安稳就没有管了,然后照向第二个病人。

    这次手电筒的光并不是一闪而过,而是停留了七八秒。

    接着,小护士走到晓兰的病床床头,仔细地辩认了一番,马上就把手电筒对准了唐晓芙。

    唐晓芙被刺眼的手电筒光一照,立刻紧紧闭上了眼睛。

    那个护士快步走了过来,用力地踢了踢晓芙身下的椅子,语气不善道:“起来!起来!谁准许你这么睡的!”

    唐晓芙从椅子上坐了起来,借着手电筒的光认出那个小护士居然是昨天在急症室碰到的那个小护士,知道她是来找茬的,于是冷冷反问道:“我为什么不能这么睡?”

    小护士大概完没有料到一个乡下妞会出言顶撞她,在这里来住院的病人家属除非是那种大富大贵的,凡是普通人家谁见了她们这些护士不都是带着几分讨好,哪像这个死乡下妞这么不把她放在眼里,因此愣了愣,随即脸色发黑:“这椅子每个病床配一把,你把别人的椅子拿去了,那个病床的家属拿什么坐?”

    唐晓芙蹙眉道:“这是晚上好吧,一号病床没陪护,再说我也和一号病人打过招呼了。”

    小护士像吃东西被噎着了一样,脖子梗了梗,强词夺理道:“打过招呼也不行!医院有医院的制度!”

    唐晓芙讥诮的看着她:“你们医院的制度是因人而异?”

    小护士微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唐晓芙瞟了一眼三号病床的莹莹妈:“怎么别人能这么睡?”

    小护士的神色僵了僵,怒气冲冲的走到莹莹妈跟前:“起来起来!不许这么睡!”

    莹莹妈被牵连进来,很不满的暗暗瞪了唐晓芙一眼,坐了起来。

    小护士得意了,斜睨着唐晓芙:“你还敢说我们院的制度是因人而异吗?”

    唐晓芙阴冷地盯着她:“但我敢说你们医院不以人为本!我们这些病人家属用椅子拼凑着睡觉对于医院半点影响都没有,医院为什么不让!”

    小护士挑眉:“医院制度就是这样的,有本事你去找领导呀!”

    “放心!我会的!”唐晓芙微笑。

    小护士脸色微慌。

    唐晓兰早就被吵醒了,这时轻轻的拉拉唐晓芙的衣袖,满脸畏惧的冲着她摇了摇头,示意她息事宁人。

    唐晓芙扭头看了一眼妹妹,给了她一个别怕的眼神,转而继续盯着小护士:“我还要向你们领导反映你三更半夜的打扰病人休息,如果病人因此加重病情,这个责任谁负?”

    小护士心中害怕,却不愿意在唐晓芙面前认怂,将下巴一抬:“我正常工作,你想咬我也得我们领导上你的当才行!”

    唐晓芙忽然笑开,眼神更加阴翳:“是吗?”

    小护士心中忽生畏惧,死撑着装出一副“我不怕你”的样子,狠狠白了唐晓芙一眼,就想离开。

    唐晓芙却偏要出她的丑:“干嘛落荒而逃呀,还有两个病人你没有巡视呢,要是那两个病人有个什么,你能担得起责任吗?”

    被扒下遮羞布的小护士铁青着脸把三号和四号病床的病人检查了一遍离开了。

    唐晓芙也随即往房门口走去,唐晓兰叫住她:“姐姐,你出去干嘛?”

    “你睡你的,我就只出去随便走走。”唐晓芙回她一个安心的微笑,走了出去,并轻轻地把房门带上。

    那个小护士刚查完一间房,当她从病房出来的时候,忽然看见站在走廊里的唐晓芙。

    走廊昏暗的灯光,寂静无声的环境,唐晓芙瘦前的身影黑越越的看不清,如同鬼魅一样瘆人,可那双眼睛又是那么亮,让人觉得阴森森的,小护士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就摔在地上。

    她忍不住怒斥道:“你站那儿装什么神、弄什么鬼?”

    唐晓芙面带微笑的一步一步向他走去。

    她穿的是手工布鞋底子,走路基本上听不到什么声音,这令那个小护士更加惶护,并且浮想联翩,脑子里闪现出许多关于鬼的传说来,大冬天的只觉背上冷汗直冒。

    唐晓芙走到她跟前,借着昏暗的灯光看见她满头冷汗,啧啧了几声:“哟!我都把你吓成这个样子了。俗话说,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你是不是对我做了什么亏心事?”

    小护士恶狠狠得与她对视,但很快就败下阵来,用力推了她一把:“别拦着我去查房。”

    采薇一声不吭默默的跟在她身后。

    小护士走了两步,猛的停下脚来,转身对唐晓芙怒目而视:“我查房,你跟着我干嘛?”

    唐晓芙慢悠悠的说:“我还是想证实一下你们医院的制度是不是因人而异。”

    唐晓芙因为前世的原因对同济医院太熟悉了,很多外地的危重病人在这里住院,无可避免的就有很多病人家属不分白天黑夜的陪护,到了晚上有许多病人家属自备折叠躺椅睡在病床边。

    这个时代人都穷,病人家属买折叠躺椅的可能性不大,可是把几张椅子拼凑起来睡觉的一定很多,而且医院一定要允许!唐晓芙就是要看看这个小护士怎么处置和她同样拼凑椅子睡觉的病人家属。

    那个护士虽然气得几乎要喷血,可是却奈何不了唐晓芙,只得任她跟在身后。

    果然不出唐晓芙所料,每个病房至少有两个陪护家属都是用椅子拼成简易的小床睡觉。

    那个小护士骑虎难下,一进去就很不客气的把那些病人家属都吼起来,让她们把多的椅子还原。

    一条长长的走廊,两边都是病房,共有四十多间,小护士一间间的吼下来动静不小,不光病人家属,很多病人都被吵醒了,抱怨声此起彼伏。

    唐晓芙跟在后面自始至终像个幽灵一声不吭,这时微微勾了嘴角,戏谑地看着小护士的背影,事情闹得这么大,我看你到时怎么收场!

    小护士查完房,高傲的抬起下巴,蔑视着唐晓芙,想说什么,可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是冷哼了一声就走了。

    唐晓芙一直盯着她的背影进了护士办公室,这才随便推开了一间病房的门,没过五分钟就出来了,又进了另一间病房,一连跑了十几间病房,都只做同一件事,那就是煽动病人家属去护士长那里控告那个小护士,凭什么不让他们这些病人家属拼凑椅子睡觉!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