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兰现在这种情况肯定不适合转院,但是同济医院也会尊重患者家属的意愿同意转院,可是转院文书上那句后果自负唐振中是必写的,这样,万一唐晓兰转院之后真的要有个三长两短,唐振中就责任重大,以唐晓芙对他的了解,他绝对不愿意承担这个责任,也承担不了。

    果然,唐振中犹豫了,他知道同济医院的床位很紧张,既然同济医院把晓兰收到住院部,那……病情应该很严重吧。

    但是三百块钱他还是不想给。

    唐振中一脸不耐烦:“我没钱!你找我也没用!”说着转身就走。

    唐晓芙并不追赶他,仍站在原处大声道:“妹妹病危你做父亲的舍不得拿一分钱出来,你侄女银梭你给她又是买新棉袄又是买复习资料就有钱了!还有你给我二婶买手表买高档布料一两百块钱也不含糊!你没钱?你有钱也不肯花在你妻女身上,哪怕这个钱是等着救命的钱!

    爸爸以为这么鞋底抹油就能溜之大吉了吗,这个钱我是无论如何要要到手的,这本就是爸爸应该承担的!我之所以来找爸爸是先礼后兵,给爸爸留个脸面,不过爸爸不要脸,那我就按撕破脸的做法来!”说着,转身也要离去。

    唐振中被她一番话说得心里七上八下,这个大女儿早就不是从前那个懦弱只会哭泣的小姑娘了,狠辣得他根本就招架不住,他完猜测不出来她下一步会怎么做。

    唐振中立刻转身追上唐晓芙,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厉声问道:“你要干什么?”

    唐晓芙斜睨着他冷笑:“我想干什么?爸爸很快就会知道谜底的!爸爸放心好了,我不会像你们唐家人那样用卑鄙的手段对付我们母女那样对付你,我会光明正大的要回本应属于我们的那份钱,当然,顺便让你身败名裂!”

    唐晓芙用力甩了甩胳膊,想甩脱掉唐振中,可他的大手像钳子一样紧紧的抓住她的胳膊,她根本就甩不掉。

    唐晓芙冷冷地盯着唐振中:“行!你不让我走,那咱们就耗在这里!你看我会服软吗?”

    唐晓芙是没服软,可是唐振中已经坚持不住了,他和自己的女儿这么对峙,不知几多人都在暗中注视他父女两人,他能想像得出,现在只怕有不少关于他的话题被同事们议论。

    “你到底想干什么!”唐振中气急败坏地问。

    唐晓芙知道他怕了,挑眉道:“我不干什么,去找民政局的刘叔叔,让他向你要晓兰的医药费。”

    唐振中脸色大变,上次刘局长来单位督促他必须每个月给两个女儿抚养费的事在单位就已经闹得沸沸扬扬,领导都被惊动了,就此事找他谈过话,要他对家庭负责,如果再要是出了小女儿病重,他拒付医药费,以至民政局局长前来催要的丑闻,不仅会影响自己的仕途,而且年底评定加级,他的对手肯定会拿这事大做文章,让自己加不成级,涨不了工资,那就得不偿失了!

    但是要他就这么掏出三百块钱来,别说他拿不出来,就是拿的出来他也不甘心就这么给了唐晓芙。

    “这样,我中午跟你去医院看看晓兰。”唐振中生怕唐晓芙不肯走,用了一招缓兵之计先解围再说。

    唐晓芙盯着他看了片刻,点点头:“那好,我先回去。”便往厂门口走去。

    唐振中长吐了口气,擦去一头的冷汗。

    唐晓芙走了两步,停下脚步,隔着一段距离转身似笑非笑冷冷地注视着唐振中,清澈的双眸是那么犀利,直刺他的心里:“爸爸别想着耍花招,我光脚的怕你穿鞋的!小兰的医药费我是志在必得。”说完,冷冷一笑,离开了。

    唐振中的心又提了起来,阴狠又无奈地盯着唐晓芙远去的背影。

    车间,乃至整个厂像是炸了锅一样,人们纷纷议论着唐振中和他的女儿。

    有人一脸惊讶道:“今天来的才是唐主任的女儿呀,那之前来的那对母女是谁?”

    “我刚才听唐主任的女儿反复提到他侄女银梭和她二婶,八成上次来找唐主任的就是唐主任的弟媳母女两个!”有人推测道。

    有人疑惑地问:“你们说,唐主任的女儿穿的破破烂烂的,他弟媳母女两个穿得那么好,这是什么情况?”

    “还能是什么情况?八成是唐主任和他弟媳有一腿!不然怎么会给他弟媳和他侄女买这买那,他自己的亲生女儿看病他却不肯拿钱!”

    “禽兽!无耻!”有人气愤地骂道。

    立刻有人冲着那人递眼色,那人回头,看见唐振中阴沉着脸站在不远处,正瞪着眼睛沉默的看着他们这群人。

    那些个工人没一个人和他打声招呼,都各自散去,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有个别年轻气盛的工人还冲着唐振中翻了个白眼,这种人渣居然敢用这么阴沉沉的目光看他们,反了他了!

    那些工人的谈话十有**落入了唐振中的耳朵里,他心里堵得慌,看来自己必须得处理好小女儿住院的事,不然真得等到流言满天飞的时候,自己就会很被动。

    那个时代的人是很看重人品的,如果人品稀烂,别说当干部,就是在厂里混下去都难。

    吃过午饭,唐振中匆匆赶到医院,见唐晓芙和方文静在吃小汤包和三鲜豆皮,唐晓兰在喝银耳莲子红枣粥,忍不住冷笑一声:“你们可真有心计,当着我的面哭穷,背转身就吃得这么好!”

    唐晓芙冷冷道:“我和妈妈吃的是早上冷团长给我们买的早点,我们舍不得吃完所以分两餐吃,至于小兰吃的银耳莲子红枣粥,食材都是冷团长买好了的,我直接去他家里做熟而已,你的妻女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你不闻不问,别人资助我们,你还阴阳怪气地说这么一大堆话,你是从来就没长良心呢,还是良心被狗吃了?”

    唐晓芙每一句话都掷地有声,唐振中脸上红白交替,恼羞成怒道:“我是你爸爸,你怎么能这样对我说话!”

    “我们是你的妻女,你怎么能对我们这么心狠手辣!”唐晓芙立刻就怼了回去。

    唐振中再一次领教了唐晓芙的伶牙俐齿,瞠目结舌,无言以对。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