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芙接过那十张大团结来:“这些钱我以后无论如何都会还给你的。”

    冷晨旭笑笑:“这事别急,现在当务之急是把晓兰的病治好,别留下什么病根,那会影响她一辈子的。”

    “嗯。”唐晓芙心中有些感动。

    冷晨旭又从身上掏出一张纸来:“这上面写有我的电话号码,上面那个是我部队办公室的,下面一个是老爷子在乡下那边的电话,有急事打这些电话找我,一定能找到我。”

    “嗯。”唐晓芙接了过来,随手塞进了口袋里。

    冷晨旭见她对自己特意留给她的纸条这么漫不经心,心中有些失落,冲她点点头,便要离开。

    “等等!”唐晓芙叫住他,支支吾吾了声:“呃……”自己想想,要冷晨旭帮忙的事实在不妥,于是迟疑着道:“没事了,你走吧。”

    “有什么为难事你跟我说,看我能不能帮上忙。”冷晨旭善解人意,见唐晓芙欲兰又止,知道她有事,但难以启齿。

    “我……我想借冷团长家的厨房用,给晓兰做饭,人生病的时候嘴巴有些刁。”唐晓芙艰涩地把话说完,冷晨旭帮了她们这么多,唐晓芙知道自己提这个要求很过分,因为自己这样打扰会影响到他一家人。

    冷晨旭笑了一下:“我本来就有这个打算。”

    他从身上掏出一串钥匙给唐晓芙:“我没说,是想着你不会同意。”

    然后详细地告诉了她他家怎么走之后,又叮嘱她,厨房里的鱼肉蛋和青菜以及米面什么的,随便用,别客气,晚上她和她妈妈都可以住在他家。

    “我家就我一个人,你们住在我家里不影响什么,再说,我这几天部队训练,不在家里。”冷晨旭把情况交代完了才走。

    唐晓芙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下了楼梯,这才转身回到了病房。

    方文静问:“冷团长找你干什么?”

    唐晓芙便把刚才冷晨旭的话一五一十地复述给方文静听。

    方文静感激地叹道:“冷团长人真好!”

    唐晓兰却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扭过头望着窗外。

    方文静察觉到她的异样,把被子往她身上拥了拥:“晓兰,钱的事你不要往心里去,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安心治病,也就两百块钱,我们现在和你爷爷奶奶他们分开住了,卖菜赚钱、妈给人做衣服赚钱,这两百块钱不要两年就能还给冷团长的。”

    唐晓兰勉强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心里明白,这两百块钱哪有方文静说的那么好赚?

    唐晓芙拿起她的一只小手,握在自己手里,道:“别忘了期末的奖学金,只要你我拿到了奖学金,就能还上一大半的钱了。”

    方文静忧心忡忡地说:“晓兰这样子能参加得了期末考?”

    唐晓芙听到这句话,如醍醐灌顶般心中一动,想到了一种可能,难道晓兰落水和拿奖学金有关?

    唐晓兰人聪明,学习也很刻苦,所以在年级成绩一直名列第一,这几年来无人能动摇她独孤求败的地位,她要是去参加期末考试,六门课至少能拿回五门课的奖学金。

    唐晓芙道:“怎么不能?下个星期二才开始期末考试,还有九天的时间,那时就算晓兰的病没有治愈,至少没现在这么严重,参加期末考试还是不成问题的,等考完了,咱们接着再治病。”

    唐晓兰一听她这话,焦急起来:“我的课本都在家里,我怎么复习?”

    唐晓芙道:“别急,我一会儿跟冷团长打个电话,看他能不能找人送妈妈回去一趟,把我们两个的课本拿来我们好复习,再把我们的换洗衣服也拿来。”

    方文静还担心她藏在破棉祆的那几十块私房钱,她母女几个不在家里,难保唐家的人不偷偷潜入她们家行窃,这种事吴春燕她们可是做的出的。

    还有,接的那些做衣服的活儿得做了,不然少赚好十几块钱,现在正是用钱之际,能多赚点儿是一点儿,所以她是必须回一趟家的。

    八点半,医生查房。

    因为同济医院属于教学医院,查房时通常是一个教授带一群菜鸟医生,再加上护士,声势浩大。

    方文静哪儿见过这仗势?当即紧张地站了起来,惶恐地看着那些医务人员。

    唐晓芙把她重新拉着坐下:“妈,没事,医生例行查房,主要是检查病人的病情。”

    “咋来这么多人?”方文静忐忑不安,眼睛仍盯着那群医生。

    “老师带学生。”唐晓芙言简意赅地解释。

    方文静仍是狐疑地打量着那群医生,见唐晓芙所说的学生当中有一两个比老师年轻不了的学生,那两个是别的医院来同济进修的医生,方文静不知道,还以为这两个学生很蠢,一把年纪了还毕不了业。

    唐晓兰是二号病床。

    在方文静看着那么一大群医生给一号病床做了例行检查之后,心才落回了肚子里,果然是教授诊治、解说,一群菜鸟医生人手一只笔一个本本,狂做笔记。

    接着,教授和学生呼啦啦来到唐晓兰的病床前。

    教授看着唐晓兰住院前在急症部的血液化验单眉头深锁,又看了看住院之后的体温监控,面色很是凝重,叽叽哇哇和学生们讲解病情,诸如“典型的”“急性的。”“如果不及时治疗会怎样怎样……”穿插着许多专业术语的话语让唐晓芙和方文静心惊肉跳,面面相觑。

    教授又亲自给唐晓兰用听诊器做了简单的检查,兀自点了点头。

    方文静鼓起勇气问道:“医生,我女儿的病情怎样?”

    “凶险。”医生瞟了一眼唐晓兰,“就血液化验单看,她肺部感染厉害,随时病情有变,在肺部感染没清除之前,她都很危险。”

    “能治愈吗?”方文静紧张地问。

    “不出意外,应该能。”医生一般说话都不会说死,唐晓芙前世见多了,不是他们对自己的医术没有把握,而是病这个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真的是充满变数。

    “只要家属和病人好好配合医生,应该没多大问题。”医生见方文静忧愁的面容,忍不住补充道。

    唐晓芙听得懂医生潜在的话的意思,要想治好晓兰的病,要做好拿钱砸的准备。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