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芙上了车之后,冷晨旭正要开车,唐建斌低声道:“请等一等。”声音里含着乞求。

    冷晨旭就没有忙着踩油门。

    唐建斌从身上摸出皱巴巴的几块钱递给唐晓芙:“这是我自己得零花钱,当然,我还没有赚钱的能力,这些钱也是爷爷奶奶给的,你....不要跟钱过不去,这点钱我知道对你们没什么用,但手上多两个钱总能救急的。”

    说着眼巴巴的看着唐晓芙,生怕她不收,他没有妄想几块钱能求得方文静母女几个的原谅,他现在只想尽自己的力量帮助方文静母女渡过难关,尽管他的力量很微弱。

    唐晓芙看了看唐建斌的眼睛,把钱接了,唐建斌黯然的双眼变得稍微明亮起来,他站在原地,看着车里开走。

    唐晓芙回头,见在夜色里,唐建斌的身影越来越小,最后终于变成一个点,再也看不见了。

    因为高速公路汽车少,所以只用了一个半小时就进入了省城市区,那个年代市区的车子也不多,何况是冬天的晚上,因此又只用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就到了武汉最好最权威最大的医院同济医院。

    冷晨旭有军官证,能直接把车开进医院。

    他在急诊部大楼前停了车,然后下车,唐晓芙连忙提前把后车门打开,冷晨旭抱起唐晓兰快步往急诊室走去。

    唐晓芙和方文静一路小跑紧紧地跟在冷晨旭身后,到了急症室,冷晨旭把唐晓兰放在一张长条椅上,对方文静道:“我去挂个号。”

    他刚一转身,就听见有人喊他的名字。

    唐晓芙循着声音看过去,是一个长得很漂亮的护士正笑盈盈的向冷晨旭走来:“我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人了,不敢叫你,一直到你回过身来一看,哎哟,还真是你!”

    那个漂亮的女护士说起话来神采飞扬,表情丰富,但是不会让人觉得她很浮夸,反而叫人觉得她活泼可爱。

    冷晨旭见到护士,脸上的表情仍是云淡风轻,似乎这世上没有什么事能刺激他,治好他的面瘫:“遇见你真好。”

    他以一句很文艺的句子开了头,然后接着说道:“你能不能帮我个忙,让我的朋友尽快安排大夫检查,她现在情况很不好,是从乡下卫生所转过来的。”

    那个护士看了一眼唐晓芙母女三个,眼中流露出惊讶之色,她完就是个被宠坏了的孩子,说话不经过大脑,脱口而出道:“我还以为她们是你学雷锋做好事送到医院来的,真没想到竟然是你的朋友,你什么时候跟这种人混在了一起?”

    她话还没有说完,冷晨旭已经一言不发的走到挂号窗口挂号,看急诊的人正好不是很多,所以看冷晨旭很快就挂到号了,然后走过去,抱起唐晓兰往科室走去。留下那个美丽的小护士气鼓鼓的站在原地。

    唐晓芙大概是因为这具身体的缘故,行为越来越幼稚,竟然喜欢看那个小护士尴尬丢脸的样子,一连看了好几眼,就这几眼,就让人记恨上了。

    到了内科急症室,医生经验丰富,又医术不错,很快就做出了判断,唐晓兰因为在水里浸泡的时间太长,受凉引起了急性肺炎,再加上溺水之后,有水残留在肺里没有处理,所以导致了急性肺炎表现得很严重,引起了呼吸困难,临床表现嗜睡或者昏迷不醒。

    为了郑重起见,医生还是给唐晓兰开了张验血的化验单确诊一下,在抽完血等化验的结果的时候,医生又给唐晓兰开了一针加了退烧药物的消炎药,仍要唐晓芙和方文静给唐晓兰物理降温,并且上氧气帮助病人加强呼吸。

    打针化验上氧气都要钱,没有钱,拿着医生开的处方也不会有哪个护士会给唐晓兰打针。

    唐晓芙厚着脸皮对冷晨旭嗫嚅道:“冷团长,我们身上没钱,你能不能先把钱给我们垫上,等我有钱了一定还给你,”

    冷晨旭本来就准备给唐晓兰把钱出了,没想到唐晓芙抢先这么说了,于是开口道:“钱的事你们都别担心,有我。”便拿着处方去交费了。

    交了费,马上就有护士给唐晓兰吊上了药水,上了氧气,晓兰紫涨的小脸渐渐变得苍白,虽然苍白意味着晓兰现在很不健康,但是跟紫涨比起来情况要好多了,不健康还来得及治疗,紫涨着脸意味着晓兰的呼吸可能随时停止。

    方文静还是第一次见到点滴,心头一松,盲目的相信,用这么高级的药水唐晓兰一定会没事。

    在乡下,谁要是注射了一针青霉素就觉得很了不起,至于点滴只听人说过,没人用过,被农村人夸大成了神药。

    一瓶点滴打完了,急查的血液化验单也出来了,医生一看忍不住叫了声:“好险!这孩子你们再晚送来一步就只怕没命了!”

    方文静惊出一声冷汗,忙问道:“大夫,我家小兰怎么啦?”

    “高烧过度,引起肾功能异常、白细胞异常,不过现在输了一瓶药水,已经有所改善了,先住院观察两天,只要烧彻底退了就不会发展成急性肾衰竭了,也就脱离了生命危险。”

    唐晓芙知道急性肾衰竭很危险,要是不及时控制下来很容易丧命,因此听医生这么说心就悬了起来。

    方文静虽然识字不多,可是心思敏捷,听出不对劲来,惊问道:“您的意思是,我家晓兰还没有完脱离危险!”

    “可以这么说,如果高烧一直不退很难办,不过即使那样,在我们医院一般也能让患者好起来的,就是费用惊人,没有经济作支撑是不行的。”

    医生说话都留了余地,可是唐晓芙却听懂了,由于病人送的还算及时,就算病情进一步恶化,医院都有办法化险为夷,只是要钱看病,这是暗示病人的家属,赶紧筹钱去,以防万一,以免出现因为钱跟不上而耽误病情的情况。

    怎么说呢,这个医院的医务工作者还是对病人很尽心的,尽可能早的以婉转的语言让病人家属做好准备,虽然这家医院也是拿到钱才给病人看病,可是医院也是开门赚钱以营利为目的的,可以理解。

    唐晓芙和方文静面面相觑。

    唐晓兰连夜被转入住院部,特级护理。

    特级护理就是每隔半个小时或是一个小时左右就有护士前来观察病患的情况,随时做病情监测。

    办理住院手续的时候要交住院押金,不是笔小数目,冷晨旭手上没那么多钱,好在他人脉广,几个电话打出去之后,院长亲自交代,可以让唐晓兰先住进住院部,等明天补上住院押金。

    冷晨旭没有等到明天,他安排好唐晓兰住院之后就回家拿了钱把住院费给交上了,他的家就在省城,离医院也不远。

    方文静和唐晓芙因为担心唐晓兰都睡不着,一直到凌晨三点的时候,唐晓兰才退了烧,唐晓芙和方文静总算松了口气,不禁激动地流下了眼泪。

    又过了半个小时,唐晓兰终于睁开了眼睛。

    方文静忙在她耳边小声的问:“晓兰,感觉怎样?”

    唐晓兰微弱的说道:“还好,就是觉得心里烧的慌,想吃点冷冰冰的东西,妈妈给我倒杯冷水就行了。”说着,把目光从离她最近的那个病人的床头柜收了回来,还偷偷地咽了咽口水。

    那个病人的床头柜上放着好几瓶罐头还有一大堆水果。

    方文静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眼眶一热,小女儿太懂事了,想吃水果和罐头,却怕花钱,只要一杯冷水。

    她伸手轻轻抚摸着晓兰的脑袋:“我这就叫你姐姐去给你买两瓶罐头,冰冰凉凉的吃着舒服。”

    唐晓芙道:“不用买,唐建斌给了我两瓶罐头,我这就开一瓶给小兰吃。”

    那两瓶罐头和那包点心唐晓兰从急症室搬进住院部的时候唐晓芙就收进床头柜里面了。

    她把两瓶罐头拿了出来,问唐晓兰:“一瓶菠萝的,一瓶橘子的,你想吃哪一瓶?”

    唐晓兰一双眼睛在两瓶罐头上扫来扫去,拿不定主意,她长这么大,只看见过唐家人吃过罐头,她还没尝过呢,两瓶罐头都水汪汪的叫人喜欢,真不知吃哪一瓶好。

    唐晓芙替她拿主意:“我们吃菠萝的好了。”

    唐晓兰点点头。

    罐头盖子封的很严,非得用小刀去撬才开得了,偏偏方文静和唐晓芙身上都没有小刀,而同病的人是有的,只是现在人家都睡着了,也不好意思去叫醒别人,都是病人,人家得养病。

    于是唐晓芙拿着罐头找到护士办公室,这个医院的护士们的素质都不错,没看不起唐晓芙穿得破破烂烂,给她找出一把小刀,并且一个力气大的护士还帮她撬开了罐头盖子,唐晓芙拿着罐头进了病房。

    没有小勺,唐晓兰就抱着罐头瓶子吃,先喝了几口甜滋滋的罐头糖水,只觉神清气爽,精神也就好多了,只是里面的菠萝吃不到嘴里还挺让她着急的,她都没吃过菠萝。

    唐晓芙看得心酸,又去了一趟护士办公室,那几个小护士听完她的话,其中一个小护士把自己的筷子给了唐晓芙:“你把筷子拿到热水水笼头烫烫,消消毒,给你妹妹用吧。”

    唐晓芙感激不尽,连连说着谢谢,去热水水笼头那里把筷子烫了又烫,回到了病房。

    唐晓兰笑眯眯地接过筷子,夹起罐头里的菠萝吃了起来,又凉又酸甜,吃在嘴里味道真好。

    即便是在病中,唐晓兰也没想着吃独食,在吃了几块之后,她夹起一块菠萝送到方文静的嘴边:“妈妈,你吃。”

    方文静哪舍得吃,把脸别到一边,说道:“你自己吃,妈不吃。”

    她心里又是酸痛又是欣慰,女儿跟着自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现在病的这么重,想吃罐头都不敢开口,要不是唐建斌给了两瓶罐头,她就只能忍着,可就是这样,她都记得给她这个做妈的吃一口。

    “不嘛!妈妈一定要尝尝,可好吃啦!要是妈妈不吃,我也不吃了。”唐晓兰固执地把菠萝伸到方文静的嘴边。

    唐晓芙看了一眼同病房的病人,有病人似乎被她母女几个吵到,翻了个身。

    唐晓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把声音压得很小,对方文静说道:“妈,晓兰叫你尝尝你就尝尝呗。”

    方文静这才迫不得已尝了一块菠萝。

    晓兰又夹了一块给唐晓芙,唐晓芙道:“你吃你的,别叫这个叫那个,影响别人睡觉啦!”

    晓兰向同病房的其她人看了看,吐了吐舌头,又吃了几块菠萝就没再吃了,躺下继续睡。

    唐晓芙看唐晓兰睡得安稳,便要方文静也趴在床边睡会儿,虽然唐晓兰烧是退了,精神也好了些,可是她病势来得那么重,不会立刻出院的,至少要住上十天半个月的院,她母女两个要照顾晓兰就必需要休息,才能有体力照顾晓兰。

    折腾了快一整夜了,方文静之前紧张唐晓兰,生怕她有个三长两短,现在见唐晓兰有所好转,心头一松,人就觉得非常疲惫,睡意袭来,于是听从唐晓芙的话趴在床边睡觉,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唐晓芙也很累,她明明很想睡,可就是睡不着,心里一直东想西想。

    她一直以为,只要过了元旦,唐晓兰就是安的,前世因为唐晓兰的死而引发一连串的不幸这个魔咒就应当解除了,可没想到元旦已经过了,唐晓兰还是会有这么一劫,只是因为自己的穿越重生,老天给了她一次机会,让唐晓兰被简明救起,没有像前世那样就那么孤单无助的死去。

    唐晓兰这次死里逃生,是不是意味着发生在原主身上的那件事也要重演?那自己可真要打起精神来应对!

    唐晓芙这么胡思乱想了一会儿也睡着了,这一觉直睡到六点半下夜班的护士最后一次查房才醒。

    虽然只睡了三个小时不到的时闻,唐晓芙却觉得自己的体力和精神恢复了不少。

    唐晓兰还在睡。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