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班的医生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唐晓芙比较安心,这个年纪的医生即使医术不行,可是经验丰富,至少误判的可能性小。

    医生见晓兰面色红的不正常,用手一试体温,当场变了脸色,立刻拿了一根温度计给唐晓兰量体温,自己给唐晓兰听心率量血压,听肺部呼吸,等他做完一系列的检查,脸色较之先前更加凝重。

    方文静见了心惊肉跳,颤声问道:“大夫,我姑娘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医生直言不讳:“这种情况,当然很糟糕,只怕.....有生命危险。”

    方文静的眼泪刷的就流了下来,哀声乞求道:“医生,求求你,无论如何得救我女儿一命,她才十四岁。”

    医生同情的看着她:“我会尽力而为。”要她把体温计从唐晓兰身上取出来。

    方文静依言把体温计从唐晓兰的腋下拿出来交给医生,唐晓芙在一旁探头一看,居然高烧超过四十度,心中一惊,神色也变得异常严肃。

    “先打一针,看能不能退烧。”医生起身去配药。

    唐晓芙问道:“能吊药水吗?”小兰的病情这么严重,吊药水比打青霉素针效果要好。

    医生叹道:“你以为我们这里是大城市的医院?有药水可吊?我们这里只有肌肉注射。”

    说话间,医生已经配好药了,给唐晓兰注射青霉素针,虽然唐晓兰是唐建斌的堂妹,但是唐建彬还是回避了,等唐晓兰针打完了才又进来了。

    打完针,医生没让方文静她们走:“把病人放到病床上观察一个小时看看,如果情况有所好转你们再带着病人回家,如果....那就得联系车子紧急去省城的大医院抢救治疗。”

    方文静把唐晓兰抱到用来做检查的病床上躺下,自己拖了把椅子坐在床边两眼一眨不眨的盯着唐晓兰,心似油煎。

    医生拿了一瓶酒精和一把棉签走了过来,看看方文静,又看看唐晓芙,最终把酒精交给了唐晓芙:“你把酒精不停的抹在病人的腋下脖子处腹股沟处物理降温。”

    “嗯。”唐晓芙接过棉签给唐晓兰抹了一遍让方文静看,方文静很是担心:“你妹妹正在发高烧,这样会不让她受冻加重病情。”

    这就是农村人对发烧的一个严重的误区,以为只要发烧就得捂、捂出汗就好了。

    “妈妈,现在晓兰是高烧不退,而且不出汗,这种情况最危险,如果不降温,内脏都会被烧坏,脑子也会被烧坏,所以现在当务之急是降温,而且我向你保证,这样做绝对不会加重小兰的病情,不这样做,等于我们见死不救。”

    唐晓芙把手里的酒精和棉签交给方文静,道:“妈妈就按照我刚才那样做,记得要一直给晓兰用酒精降温。”

    方文静点头照做。

    唐晓芙见方文静做得很对,这才说道:“妈妈,我出去一下,去找冷团长,让他准备一辆车子,随时准备送晓兰去省城的大医院。”

    小兰到现在都昏迷不醒不是什么好兆头,必须得做最坏的打算。

    方文静点头,嘱咐道:“你要快去快回。”

    唐晓芙重重的点了点头:“我知道。”她心里明白现在晓兰这种情况,方文静心里很慌乱,她急需自己做她的主心骨。

    临走时唐晓芙看了一眼唐建斌,没理他,出了卫生所大门她就一路狂奔,很快就跑到了冷家大宅前,用力的拍着沉重的大门,大门没拍开,对门的女人走了出来,冷眼讥讽道:“哟,我当是谁,原来是狐狸精又来了,啧啧,越来越不要脸了,以前是白天来,现在是天黑了也来。”

    唐晓芙扭头一看,认出是上次欺骗自己说冷团长一家搬走了的那个佘大婶,现在她没心情跟她吵,救晓兰要紧,因此继续拍门。

    佘大婶以为唐晓芙怕了自己,越发骂得起劲:“小**,这么小年纪送上门来,你妈不管的吗,哦哦,说不定你妈也是个骚狐狸!”

    唐晓芙微蹙了眉,骂她没关系,骂方文静可不行,方文静和唐晓兰是唐晓芙来到这个世界给她最多温暖的人,她不允许有任何人伤害她们,哪怕只是嘴巴骂骂而已。

    她扭过身,一言不发走到佘大婶跟前。

    佘大婶已经察觉到她脸色不对,外强中干,结结巴巴道:“你....你想干什么?想杀人呀!”

    想干什么,马上揭开谜底!

    唐晓芙一连串的巴掌噼里啪啦扇在佘大婶的脸上,恶狠狠道:“我不想干什么,就想干这个。”说完转身又走到冷家大宅子跟前,准备继续拍门,这时门开了,吴卫国出现在门口。

    佘大婶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大骂着朝唐晓芙冲了过来:“竟敢打老娘,老娘非把你这个贱人撕了不可!”

    唐晓芙前世健身就是练的跆拳道,对付这种乡野村妇还是可以的,她连头也没回,等到大婶冲到她背后,她才转身一个过肩摔直接把佘大婶扔进了冷家大院。

    伍卫国本来要出手帮唐晓芙对付那个大婶的,可还没等他行动,唐晓芙已经干净利落的解决了,他差点要拍手叫好了。

    佘大婶见打不过就开始撒泼,坐在地上不起来,扯着嗓子叫了起来:“哎呀,有人杀人啦,乡亲们快来看看呀。”

    顿时惊动了不少人走出了家门。

    伍卫国有些慌乱,更多的是生气;“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咧,明明是你先骂人家小姑娘的,人家才......”

    唐晓芙见这家伙老实,眼看就要说出真实情况,如果那样自己打人就是不对,会很被动,于是赶紧拦住伍卫国的话,俯视着佘大婶说道:“骂就骂呗,我又不会少块肉,干嘛非要扑过来打我,这下好了,没打到我,反而自己摔了一跤,摔进了老爷子的院子里来了,现在又以歪就歪,说是有人打了你。谁打了你,是我还是伍大哥?我们可是站在这里动都没动,要是打你,肯定是跑到你那边去了,怎么反而是你跑到我们这边了?”

    围观众人一听纷纷点头,有人小声道:“这个人就是会耍赖,以前也讹上过我。”

    佘大婶现在是有理说不清了,急的百口莫辩,对着众人道:“真的是这个小**打得我!”

    唐晓芙就说道:“我打你,怎么你跑到我这儿来了,难不成你送上门求我打你?”

    这句话可把在场的人都逗笑了。

    佘大婶真的觉得自己辩解无力,只得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在众人的轰笑声中从地上爬了起来,灰溜溜的准备回家。

    唐晓芙想着反正已经闹成这样,不如就趁此机会把新账旧账一并算了,于是对众人道:“这位大婶看见我就动手打,还不是因为冷首长不买她家的蔬菜,改买我家的,她就为这么点小事怀恨在心,所以打我。”

    这件事那些街坊邻居都有所耳闻,而且不少人都听这位大婶当着他们的面抱怨谩骂过唐晓芙一家,唐晓芙这么一说,就更加认定了是大婶想找唐晓芙的茬儿,结果自己摔倒了就冤枉唐晓芙,于是都纷纷谴责那位大婶,弄得她像过街老鼠一样狼狈不堪。

    冷晨旭的吉普车就停在不远处,把采薇扇大婶的耳光一直到后来的一切都看在眼里,不禁微翘了嘴角。

    站在冷家大宅子前的那些街坊见大婶已经逃回了家中,热闹看完了,便都各回各家了。

    伍卫国问唐晓芙:“你怎么来了?”

    唐晓芙一脸焦急:“冷团长在家吗?”

    “不在,你找他有事?”伍卫国本能的低头去看唐晓芙的手,以为她又来还伞,冷晨旭把伞又给唐晓芙送去的事他是知道的,当然,不是冷晨旭告诉他的,更不是他跟踪冷晨旭,而是冷晨旭送伞给唐晓芙的那一天正好叫他撞上了,不过他当时没敢现身。

    唐晓芙急的有点站立不安:“嗯,有很急很急的事找他,你可以联系到他吗?”

    “多重要的事,你可以先跟我说吗?如果真的很急,我帮你去跟老爷子说,让老爷子帮你。”

    “嗯!”唐晓芙重重的点头,现在也只有如此了,她正要开口,就听见左侧传来汽车的声音,伍卫国扭头一看,高兴的说道:“你运气真好,冷团长提前回来了。”说着把院门推开,打得大大的,方便吉普车进来。

    唐晓芙心里也一阵激动,开车送唐晓兰去省城的大医院,冷晨旭比较合适,除非是实在没有办法她才肯惊动老爷子,老爷子那么大年纪了,她真不忍心让他为她们母女操心。

    冷晨旭的吉普车开到唐晓芙面前就停了下来,后车窗摇了下来,冷晨旭从里面稍稍探出头来,问道:“唐晓芙,你怎么来了?”

    唐晓芙道:“我妹妹现在病重,很危险,正在镇卫生所观察,医生的意思是恐怕病情控制不住,继续恶化,建议我们找个车把我妹妹送到省城的医院去治疗,可是我认识的人当中除了你有车子没人有车,所以只能来求你了。”

    “是走投无路才想起我。”冷晨旭的似乎很纠结这一点,而且语气里带着几缕他自己没有意识到的怨妇口气。

    可是唐晓芙注意到了,她不明白他怎么会想到这些,而且会有怨妇心理,怎么说呢,果然是朵奇葩。

    “你只说你帮不帮这个忙。”

    “你都求到这里来了,你说我帮不帮?”

    冷晨旭不知跟开车的警卫员说了些什么,那个警卫员就下了车,然后冷晨旭也从车里下来,对伍卫国道:“你跟老爷子说,我回来了,但现在去送唐晓芙的妹妹到省城的大医院看病去了。”

    伍卫国点头应了一声。

    冷晨旭上了驾驶位坐下,见唐晓芙还站在地上,开口道:“你上车。”

    唐晓芙愣了一下,伸手拉开副驾驶门坐了上去,两人开车来到了镇卫生所。

    车子还没停稳,唐晓芙就迫不及待的从车上跳了下来,大冬天的,突然一跳僵硬的双腿一麻,那个酸爽无法描述,唐晓芙一跛一跛朝卫生所走去。

    方文静正六神无主,见唐晓芙终于回来了,总算有了依靠,忍不住抱怨道:“你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但马上就接着问:“找到冷团长了吗,他同意送晓兰去省城的医院吗?”

    唐晓芙还没来得及说,冷晨旭就走了进来,问方文静道:“阿姨,现在晓兰怎么样了?”

    方文静看见冷晨旭很是激动,站了起来,答道:“我....我不知道。”

    唐建斌见到冷晨旭,想起自己的爷爷为了骗钱,冒充冷首长过世的母亲的恩人的事来,只觉脸上发烧,好在冷晨旭没有注意到他。

    唐晓芙找来医生给晓兰做检查。

    医生看见观察室里多了一位风华绝代的军人,不由得对冷晨旭多看了几眼,再才给晓兰做检查。

    片刻之后,医生说道:“病人的病情没有任何好转,烧也没怎么退,直接送省城的大医院吧。”

    于是冷晨旭走过来,抱起唐晓兰就往外走,方文静跟在他身后,唐晓芙拿着方文静事先给她的钱付了医药费。

    至于到了大医院,看病的钱先厚着脸皮向冷晨旭借吧。

    医生叫住想走的唐晓芙,打了盆冷水给她:“车上不能带酒精,你就带上一盆冷水给你妹妹物理降温。”

    唐晓芙感激不尽,准备去接那盆冷水向外走去,一直降低存在感,站在角落里的唐建斌这时走过来,把手里的罐头和点心交给唐晓芙,说道:“我来端水。”接过医生手里的那盆水就走。

    唐晓芙心情复杂的和他一起走出了镇卫生所。

    冷晨旭已经把方文静和唐晓兰在车上安置好了,单等着唐晓芙,见唐建斌端着冷水低着头送唐晓芙上车,眼里划过一丝意外。

    他刚才一进卫生所就注意到了唐建斌,可看见他很不自在的样子便假装没看见他,而他也极力不让自己注意到他,冷晨旭心中明白唐建斌为什么见到自己会不自在,可是冷晨旭不是那种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人,爷爷的错他不会怪罪在孙子头上的。

    可唐建斌明明很不想让自己注意到他,现在却肯为了唐晓兰送冷水到车上来,不禁让冷晨旭对他刮目相看,这个小子倒是个有担当的。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