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说起谁谁家的闺女都养到十七八岁了,眼看快嫁人了,结果失足落水而亡就都替那家人扼腕叹息。

    但如果说起谁家几岁的小丫头被淹死了,虽然也可惜,可是比十七八岁的大姑娘被淹死了,可惜程度要轻很多,这就好比庄稼刚种就遭了天灾和已经快要收割了遭了天灾一样,人们的看法是不同的。

    那几个村妇说起别人家被淹死的闺女,就又感叹一遍,方文静真是庆幸,晓兰得救了。

    闲话间,洗澡水就烧好了,大家就七手八手把昏沉沉的唐晓兰扶进澡盆里洗澡,中途加了几次热水,一直把唐晓兰烫得身暖和了才给她穿上干净的衬衣衬裤。

    方文静给晓兰穿那些破衣烂衫的时候,眼泪就扑漱扑漱地落了下来,晓兰跟着自己这个没用的妈一件好衣服没穿过,就连好饭都没吃上几顿,要是就这么死了,她也不想活了。

    那几个留下帮忙的村妇就都开解方文静。

    唐晓芙侧脸呆呆地看着方文静,这晓兰还没怎样,方文静就肝肠寸断,晓兰要是有个好歹,只怕一切要重蹈原主前世的覆辙,想到这里,她心中一阵后怕。

    安置好晓兰,方文静就把洗澡水倒了,然后请帮忙的村妇们都回去,现在正是做午饭的点,她们得回去做饭。

    那几个村妇便都离开,临走时一再嘱咐方文静,有什么要帮忙的一定要来叫她们,别客气。

    方文静满心温暖地答应了,把门关严,叫晓芙也赶紧泡了个热水澡。

    唐晓芙洗了热水澡,换上干净衣服,想到救晓兰的时候,情急之中顾不上自己里面穿的衣服都很破烂,被简明部看到,脸上不由火辣辣地烧。

    虽然自己不在乎穿戴,可是贴身的衣物这么破烂被男生看见,还是会觉得丢脸。

    贫穷不是错,但贫穷是耻辱,自己说什么都要去改变现状,握拳!

    穿好衣服,唐晓芙开门倒了洗澡水,就想去叫简明回来,简明已经端着小半铝锅的红糖生姜水走回来了,一进家门,就对方文静和唐晓芙道:“这些生姜水是王葵大婶烧的,特意让我端来给晓兰喝的,说是驱寒。”

    方文静感动的擦了擦眼泪,道:“我正要煮生姜水,没想到王嫂子居然煮好了还送了来!”

    唐晓芙拿了一个碗,倒了一碗生姜水。

    方文静坐到床边把唐晓兰扶起来,靠在她怀里,她接过唐晓芙递来的生姜水慢慢的喂唐晓兰喝。

    简明给唐晓芙也倒了碗红糖生姜水:“你也赶紧喝一碗,你刚才可也跳进水塘里救晓兰的。”

    方文静这时也道:“晓芙,简明说得对,你快喝一碗驱驱寒。”

    唐晓芙有点不好意思面对简明,难得红了脸去接他递来的姜汤。

    说实在的,红糖生姜水很难喝,那种辛辣加了红糖的甜腻让唐晓芙反胃,可是红糖生姜水对驱寒有其奇效,唐晓芙只能硬着头皮喝下,喝完了,唐晓芙才想起问简明喝过了没。

    简明道:“我在王大婶家已经喝过了。”

    唐晓兰喝了生姜水之后仍是昏昏沉沉的,于是方文静依旧让她睡下了,唐晓芙三个人做什么都轻手轻脚的,怕吵着她了。

    方文静不想吃饭,可是简明这个客人在此,再说现在晓兰情况还好,就决定做午饭。

    唐晓芙道:“妈在家里看着晓兰,我去洗菜洗米。”说着,把唐晓兰还没来得及洗的菜拿到水塘边去洗。

    晓兰遗在水塘边的瘦肉和洗菜盆还有唐晓芙与简明砍的柴早就被热心的村民不声不响的送了回来。

    简明道:“我跟你一起去,免得你也掉水里了。”

    方文静也担心这点,自然巴不得简明跟着去。

    唐晓芙也不跟他客气,用舀米的小铁碗舀了两碗米在米盆里,让简明拿着:“你去正好,咱们可以一次把米和菜都洗了。”

    两人结伴出了门,在水塘边碰到村里人,那些人关切的问道:“晓芙,你妹妹怎样?”

    唐晓芙答道:“没什么大问题了,就是在水里时间太长,还没完缓过劲儿来。”

    一个大婶道:“你妹妹还算是命大,幸亏被人看见了,要是被发现的再晚一点,沉到水底下去了就不好说了。”

    唐晓芙想想也很后怕,当时他们听到呼救声赶来时,水面上已经看不到人了:“是啊,多亏了小红姐。”

    唐晓芙嘴里的小红姐就是发现有人落水并呼救的那个少女。

    唐晓芙和简明在岸边一块大石头上蹲了下来,岸边的这些大石头是人们特意放的,就是便于洗东西时踩着,不然岸边是泥土,被水打湿,会把鞋子踩脏的。

    唐晓芙踩的那块大石头不稳,人一蹲下,脚下的石头就活了起来,唐晓芙差点就栽到水里了,一旁的简明见她直摇晃,忙拽了她一把,直到她稳了下来才松手,道:“刚才晓兰肯定也是没踩稳栽进水里了。”

    唐晓芙一面开始洗菜一面低声道:“有可能。等我们洗完东西,就把石头放稳,免得还有人掉进水里了。”

    简明“嗯。”了一声,洗好东西,他一个人把那块大石头放平稳。

    一个村民走过来帮忙,说道:“这块石头早就不稳当了,都抱着侥幸的心理,认为自己小心就行了,现在好了,出事了。”

    放好石头,简明就和唐晓芙回到家里,唐晓芙看了一眼睡在床上的晓兰,问方文静道:“妈,小兰还好吧,没发烧吧。”

    “没。”方文静回答道,“我隔两分钟摸她的额头,体温还好。”

    唐晓芙暂且放下心来,把那块洗干净的瘦肉放在一边,准备等晓兰醒了之后做给她吃,因此只做了顿简单的午饭,好在简明不挑食,

    吃饭的时候,唐晓芙告诉方文静洗菜的那口水塘边的石头松动了一块,刚才她也差点掉水里了。

    方文静道:“说不定晓兰也是踩的那块石头栽到水里的。”

    “我们也是这样猜测的。”唐晓芙道,又告诉方文静她们把那块石头放稳了。

    方文静道:“不管放没放稳以后你姐妹两个都不要去水塘边洗东西了,妈挑了水你们就在门口洗。”

    唐晓芙用筷子往嘴里扒着饭:“不至于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以后小心点就行了。”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