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下的院门多半是柴扉做成的,不禁撞,唐家的院门虽然比起普通人家的院门要结实些,是小块的木料拼成的,但是架不住母子四人一次又一次的撞击,门终于被撞开了,屋里的人大概听到让他们心惊肉跳的撞门声,也没法再装缩头乌龟,所以当院门被撞开的时候,唐振华、唐振兴兄弟两个已经走到了院门前。

    “你们唐家人好狠的心呐,把我男人害得那么惨,一家大小躲在屋里连理都不理我们娘儿几个,你们也别钝刀子杀人,直接弄死我得了!”

    史得志的老婆是个泼辣的,一头往唐振华的怀里撞去。

    她身后的三个孩子也嚎哭着过来,围着唐振华兄弟两个抱腰的抱腰,抱腿的抱腿,都放声大哭。

    看热闹的村民都纷纷交头接耳:“这是讹上了唐家啊。”

    晓兰小声的问晓芙:“姐姐,你说,唐家会不会被她们咬住不放。”

    唐晓芙看着眼前闹哄哄的场面,道:“难说~毕竟吴春燕不是普通人。”

    唐振华兄弟两个招架不住,嘴里一个劲地喃喃:“咋能这样哩,好歹要讲个理吧。”

    唐晓芙冷笑,唐家人可真没有个傻子,形式不利于自己就要讲道理!难道要村干部出面维护他们这些诈骗首长的诈骗犯?

    吴春燕最初的打算是,对闹上门的史得志老婆和孩子置之不理,让她们无功而返,谁知道人家史得志的老婆也不是个吃素的,你不理我们是吧,那我们就砸门!

    吴春燕这才叫唐振华兄弟两个出面把史得志的孩子老婆吓唬走,可还不等她两个儿子吓唬人家,人家母子几口就给他们遭人命!

    俗话说,鬼都怕恶人,像史得志老婆之流的泼妇唐振华兄弟两个的修为哪里搞得定!

    吴春燕在堂屋里看的火气,蹭蹭蹭的冲出屋子,几招力拔山河兮把史得志的老婆孩子都从她两个儿子身上推开,指着史得志的老婆的鼻子破口大骂:“你少他妈的讹上我们!你家男人是被我们陷害的?放屁!明明就是你家男人把我们一家老小都拖下水了,我们还没找你算账,你竟然还敢打上门来!

    今天你既然来了,想走可没那么容易!我们就当着乡亲们的面好好掰扯掰扯,看是谁把谁坑了!

    你家男人在镇镇府上班,是他得知冷首长爷孙两个去过镇镇府打听过冷老首长母亲的恩人一事,不然我们一家泥腿子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你家男人心术不正,就想着我们家也姓唐,跟冷老首长的恩人同姓,就叫我们冒充冷首长家的恩人,你男人好从中得好处!

    这也怪我们当时鬼迷了心窍,竟然被你家男人说动了,才闯下这么大的祸,我家老头子在派出所里想着咱们虽然是远亲,可也是亲戚,就把所有罪责都揽下来了,不然你男人会只拘留几天,罚个款就出来了?说不定现在正吃牢饭!”

    再说你家男人丢了工作,你就更不能赖在我们头上,本来就是个临时工,靠着给人舔屁股才能一直在镇镇府干下去,又不是正式工,随时都会开除走人的!就算没有今天这档子事,你男人哪天没给人舔好屁股,人家一样会叫他滚!”

    银梭在堂屋里听见吴春燕精彩的大骂声,在心里激动地为她喝彩,并且咀嚼着她所说过的话,骂人能够骂的颠倒黑白简直是太厉害了!

    吴春燕年纪大了,一口气骂了这么多自然有些喘不过气了,等喘过几口气之后,她继续指着史得志的老婆大骂:“你说你男人冤?他冤个屁呀!这事还没开始,他就从我们这里敲诈走了大几十块钱!你还好意思说你男人忠厚老实!他忠厚老实咋不去吃屎!”

    吴春燕这番颠到黑白的话合情合理,许多人都信了。

    是啊,冷首长上镇镇府查找自家恩人的事老百姓哪会知道,可是史得志就不同了,他在镇镇府上班,哪怕是个临时工工,消息也比普通百姓灵通,要说是他鼓动唐家行骗还真有这种可能.......

    史得志老婆见舆论不利于自己这一方就有点慌了,她虽然泼辣,可是道行比起吴春燕差远了,但贵在无所畏惧:“吴太婆,你少血口喷人!明明是你家银梭找的我男人帮忙一起行骗,你现在却把责任都推到咱们头上!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们唐家几口人,有一个好的没有!要真是我家男人是主谋,你们会那么好心把责任扛下来?还不知要怎么落井下石!

    至于从你们家拿过钱,我承认,可总共也就十块钱!怎么到了你的嘴里就成了大几十块钱!你们一家小气在这十里八村都很有名气,当我们不知道?会给我家男人几十块钱?我话说在这里,谁要是说谎,谁不得好死!”

    吴春燕脸色白了白,随即冷哼一声:“发誓谁不会?谁要是胡说八道,死家!”

    围观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这都已经进入腊月来,按照湖北的风俗,不可以再说不吉利的话,不然会一语成真!这两个人为了搞赢还真是蛮拼的!

    吴春燕和史得志的老婆你来我往,吵吵了半天,最后变成僵持状态。

    史得志老婆眼看天就黑了,只想着速战速决,于是奋力爬上唐家的屋顶,要往下跳,死给唐家人看。

    吴春燕再怎么厉害,再怎么会倒打一耙,可是在连性命都不顾的史得志的老婆面前最终败下阵来。

    两人又是一翻讨价还价,最后以吴春燕拿出五十块钱打发了史得志的老婆和孩子。

    看热闹的村民们见事情结束了,也都议论着慢慢散去。

    可是这事在唐家并没有结束,吴春燕被逼着赔了钱一肚子的怒火,铁青着脸进了堂屋,凶横的盯着银梭,沉声道:“你这赔钱货,你给我跪下!”

    银梭心中一紧,迟疑着慢慢跪了下来。

    吴春燕拿起手边的扫帚不分轻重的往她身上招呼过去,厉声道:“你这贱货,竟然连家里的钱也敢骗!”

    唐家所有的人,除了唐建斌不在场,其他的人都惊讶的看着吴春燕,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么说。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