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夜里十点半,唐晓芙姐妹两个在方文静的催促下洗漱完毕,上床睡下,而方文静仍在昏黄的煤油灯下赶制着衣服,怕灯光映照着姐妹俩个难以入睡,方文静用身子挡住灯光。

    这站煤油灯和灯油都是冷首长爷孙两个在她家吃饭时送给她母女的。

    唐晓芙中间醒过一次,见方文静还在灯下忙碌,她睡意浓浓、含含糊糊地叫了声:“妈妈,很晚了,快睡。”便又闭眼沉沉睡去。

    冬天是个睡觉的好时光,听着外面呼号的北风,而家徒四壁的家里,自己至亲的人好端端地在自己身边。屋里又这么暖和,让唐晓芙觉得很幸福,就连睡觉嘴角都微微翘起。

    幸福说难也难,说易也易,就看你想要的是什么,怎么去体会了。

    等唐晓芙睡饱了,神清气爽地睁开眼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映入眼帘的仍是方文静忙碌的身影,她正在灶台前做早饭。

    唐晓芙都不知道方文静昨夜什么时候睡的,睡了多长时间。

    姐妹俩个起床洗漱之后,方文静已经把早饭盛好,放在饭桌上,一人一碗用卤水下的白面片,上面还撒了些翠绿的小葱,香气在屋里弥漫。

    姐妹俩个暖呼呼地吃完便去上学去了。

    这一天对唐晓芙还算平静,除了金波不时用冷淡的眼神蔑视她一眼。

    唐晓芙心中不屑冷嗤。

    金波这人是负责搞笑的吧,他以为他是班长他的一举一动就是行为准则,和他格格不入的就该令千夫所指似的。

    不就是自己现在与他断了来往,和简明走得很近了吗,在他眼里就成了不学好,自甘堕落,可笑!他和简明比,不知谁更光明磊落!

    他瞧不起自己和简明,自己还瞧不起他哩,竟然和银梭这种绿茶婊越走越近了!

    以前他不知道银梭的为人,不知者无罪,现在班谁不知银梭是什么人呀,他还和她混在一起,所谓人以群分物以类聚,金波这人品唐晓芙还真不敢恭维!

    下午课间的时候,简明上了一趟厕所回来,见银梭正弯腰趴在金波的课桌上,两人在小声地讨论着一本复习资料上的一道习题,简明从银梭身边经过的时候,恶作剧地撞了她一下。

    银梭和金波两个正脸对脸,头凑头,这下可好,银梭一下子就吻上了金波,虽然两个人如闪电一样分开,但两人都心如鹿撞。

    简明痞里痞气地吹着口哨,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他得意地望了一眼狼狈的金波和银梭,他们也正恨意实足地向他看来。

    简明将一只剑眉一挑,挑衅而戏谑地看着他二人:“看什么看!老子承你们,你们不说谢谢我,还敢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信不信我把你们一对狗男女的眼珠子挖下来!”

    金波和银梭像被人捉奸在床的不轨男女一样,都涨红了脸,对简明敢怒不敢言。

    刚才金波和银梭被简明故意撞得吻在了一起那一幕几乎没人注意到,现在被简明这一嗓子一喊,同学们都向他二人看了过来。

    金波不知为何,心虚地看了唐晓芙一眼,她正在奋笔疾书,根本没往他这里看过来,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他现在对唐晓芙的心情非常复杂,她是他少年时代喜欢的第一个女孩,他喜欢她的美丽、温顺和如小鹿一样明净、惊慌又水汪汪的大眼睛,更贪恋她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心悸感觉。

    可自从几次三番他向唐晓芙低头示好,都被唐晓芙断然拒绝之后,他的心态发生了变化。

    在金波眼里,他自己才是完美的,唐晓芙只是个渣,虽然长得好看,也掩饰不了她是个花瓶的本质。

    两人以前偷偷摸摸暗中交往的时候,他是处于高高在上,让唐晓芙仰视、服从的地位,现在就算自己做错了,可也低三下四的向她认过错了,她还要怎样!给脸不要脸了么!既然这样,那就不给你脸!

    金波痛定思痛,在唐晓芙面前恢复了以往的骄傲,一副视她如粪土的表情。

    但不知为什么,他又有些害怕唐晓芙误会他和银梭在一起,但见唐晓芙无动于衷,他心里又百般失落。

    金波定定神,冲着简明怼了回去:“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就别开口说话!我们两个明明在讨论习题,不像有的人,纯粹是在学校里混日子,和那些不知廉耻的女生天天眉来眼去!”

    金波虽然没有明说,但是班同学都知道他意指的是谁,于是都向简明和唐晓芙看过来。

    唐晓芙虽然一直在写作业,连头都没抬,可是金波的那句话她还是听到的,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在心里厌恶地想,金波这人还是经不起深入的接触,原来他的人品这样稀烂,和自己和好无望,就诽谤自己!

    不过金波阴险的很,他没有指名道姓,唐晓芙也不好和他撕起来,到时人家只需一句“我又没说你,你干嘛跳出来认为我在说你,难不成你就是这样不知廉耻的女生吗?”,那自己可就完败了。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别让姐抓到你们这对狗男女的小辫子,姐绝对会要你们好看哦!

    简明似笑非笑地看着金波:“是谁在学校混日子,又是哪个女生不要脸,把名字公布出来嘛,让我认识认识!”

    金波紫胀着脸不开口,他又不傻,指桑骂槐不会有事,指名道姓,简明当场就会把他揍得满地找牙。

    简明忽然从座位上站起,几步走到金波课桌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其不意的就要抢银梭和金波两人正在讨论的那本复习资料。

    金波先他一步,把复习资料塞到抽屉里去了。

    简明扑了个空,可嘴不饶人,讥讽道:“你们这对狗男女真的去在讨论学习吗,该不是看那些诸如之内的禁书吧?不然怎么把书藏起来,不敢给我看一眼?”

    金波气得脸黑透了。

    农村高中生男女之间“处朋友”很普遍,不论哪个年代,少男少女都有一颗易动的心,可是恋爱归恋爱,如果看那种见不得人的禁书,则会本人公认为人品差,不要脸,而招人唾弃。

    银梭捂脸呜呜地哭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趴在课桌上委屈的痛哭起来。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