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晨旭继续补刀:“你说唐晓芙是你堂妹,不管她怎么对你,你都不肯在别人面前说她一句坏话,但现在是,你说了!反而她没在我面前搬弄过你一句是非!你想黑她,还不忘标榜自己!你的心机可不是一般的重,让我想起一句话来。”

    “什么话?”银梭紧张地问。

    冷晨旭看着她,一字一顿道:“既想当婊砸,又想立牌坊!”

    银梭一张眉清目秀的脸顿时煞白,微张着嘴愣愣地看着冷晨旭。

    冷晨旭鄙夷地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走,在他走出五六步之远,银梭猛然清醒过来,紧追了两步,在他身后道:“那天晓芙那样对你,还把你给她买的伞扔到地上了,你……你就不生气吗?居然还去她家!”

    这是她挑拨冷晨旭和唐晓芙最后的机会,她得牢牢把握住,并且她也确实想不通,唐晓芙对他那么凶,他为什么还要维护她,她想知道答案,即便这次在冷晨旭这里栽了跟头,以后在别的男人那里总还能用得着,也许以后自己有机会认识比冷晨旭更好的男人呢,缘份的事谁说得准呢?

    冷晨旭停下脚步,微侧着脸道:“她光明磊落,不像你阴险狡诈!”说完,继续向前走去。

    银梭像被人扇了两耳光似的,脸上火辣辣地烧,从她身边经过的同学们都疑惑地盯着她看。

    不得不承认,银梭反应很快,她对着冷晨旭已经走远的背影用并不大的声音委屈巴拉地喊道:“冷哥哥,我不是故意拒绝你的,我家教好严的,我没跟家里大人打招呼,不能到你家里去做客,下次吧……”

    学校门口又是放学的学生,又是小摊贩,很嘈杂,她敢保证她的声音传不到冷晨旭的耳朵里。

    有同年级认得银梭的女生好奇地上前打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银梭便局促地对她们解释:“冷哥哥非要我去他家里吃饭,可是我没经过家里大人同意是不能去的,冷哥哥他……他就生气了。”

    有同学就安慰她道:“没事,你爷爷是冷首长家的恩人,冷团长不会真的生你的气。”

    大学都急着回去吃午饭,安慰了银梭几句就都走了。

    银梭大松了口气,总算在同学面前把颜面保住了,然后往家里走去,唐建斌追上她,不满地皱眉:“你做人能不能低调一点,干嘛到处说冷首长和我们家的渊源?传得我们班都人尽皆知了,你就不怕惹出祸来,到时不可收拾吗!”

    对于唐家和冷首长扯上关系,而且还是恩人的关系,不知怎的,他内心极度不安。

    银梭大怒:“我怎么不低调了?我又没敲锣打鼓告诉别人我们家和冷首长家的关系。是有一个女生问我昨天为什么冷首长去我家里,我这才顺口说了一两句,我做什么你都看不顺眼,你就看唐晓芙姐妹顺眼,吃里扒外的东西!”说完,气呼呼的加快脚步先走了。

    自从唐晓芙屡次戳穿了银梭的真实面目之后,她在班上人气下滑,以前貌似还有几个知心朋友,现在人家虽然没跟她直接翻脸,却对她敬而远之。

    今天她想借着自己家和冷家这种亲密的关系,让自己重新在班上挺起腰来,所以才会抓住一切机会拼命的渲染她们唐家和冷家的关系,让同学们对她另眼相看,从而重新集聚人气,而且且还真如她所希望的那样,同学们开始对她另眼相看了,可刚才唐建斌当头一棒,让她从嘚瑟中清醒过来,一种不安的情绪油然而生。

    自己一家的确是在欺骗冷首长,还是听唐建斌的话好了,低调一些的好,免得惹人眼红,调查她们唐家……

    回家的路上,唐晓兰不解的问唐晓芙:“姐姐为什么要收冷团长的开水瓶?”

    “人家既然非要给,咱们就得收呗,不伤他的面子。”唐晓芙半真半假的说。

    回到家里,方文静看到唐晓芙手里的那对开水瓶,也感到很意外,问是从哪里来的。

    唐晓芙轻描淡写的告诉方文静,是冷晨旭给的。

    方文静便一个劲念叨冷家对她母女的照顾,然后把她打听到的关于唐家和冷家的事说与唐晓芙听。

    午饭方文静煮了干饭,炒了个干辣椒酸菜萝卜叶,还炒了个小白菜,又按照唐晓芙交待的,热了十五只卤麻雀,母女三个都吃得很香。

    唐晓芙拿着一只卤麻雀一面啃着一面道:“就连村民们都说唐家人最会表功了,唐庆丰要是真的救过人,早就敲锣打鼓闹得人尽皆知了,怎么村里人都不知道这件事?十有八九冷首长爷孙俩个被唐家人给骗了!”

    “那怎么办?咱们可得想办法提醒冷首长他们。”方文静忙道。

    唐晓芙道:“咱们空口白牙的去说,人家冷首长不一定会相信,还以为是我们眼红唐家,故意中伤他们,反而弄巧成拙,不如等我找到确切的证据再去和冷首长他们说。”

    方文静听她说得有道理,点头表示同意。

    吃完饭,收拾了碗筷,方文静就开始做起衣服来:“我早上给你钱让你把简明垫付的油盐酱醋钱还给他了没。”

    “妈妈还说!为了还他钱,我和他拉拉扯扯半天,都快打起来了,他才收下来,丢死人了。”唐晓芙抱怨道。

    方文静脸上笑开:“那孩子真是!”又打听起简明的家庭情况来。

    唐晓芙把知道的告诉了方文静,方文静听了若有所思。

    下午放学回来,唐晓芙从镇上带了几块豆腐,加上昨天简明带的没有吃完的油条打了个场,汤底是卤麻雀的卤水,汤里多多的放了生姜丝和干辣椒,又香又辛辣,喝了身上非常暖和,当然,更重要的是好吃,油条浸泡了汤汁的美味再加上自身的脆软,滋味很特别。

    方文静由衷地夸唐晓芙道:“我都没教你做过饭,你居然无师自通,厨艺这么了得。”

    唐晓兰猛点头,表示很认同:“姐姐做的菜就是好吃!”

    吃完晚饭,收拾利落之后,唐晓芙姐妹两个都认真学习,期末考试迫在眉捷,方文静不让唐晓芙帮她做衣服,在她眼里,学习比天还大,按她的话,拿不拿得到奖学金都是次要,将来能不能从这山沟里考到大城市里去才重要。

    那个年代,城乡的差别很大,农村人都向往着城里人的生活。

    唐晓芙姐妹两个学得很用心。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