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晨旭没有正面回答吴卫国,而是说道:“你明天去镇政府查一查史得志在镇政府究竟干什么具体工作,然后约他见一面,就说冷首长去了唐庆丰那里,觉得他像个骗子,冒充冷首长的恩人,为了证实真伪,要他去帮你打听一下,唐庆丰在哪年哪月救下老首长母亲的,这么大一件事,他不可能忘了时间!”

    伍卫国点头:“明白!”

    冷晨旭继续交待道:“你和他说完这些之后,一定要暗中跟踪他,看他会怎么做,会去找谁。”

    “是。”

    ……

    田地里,庄稼汉们把手里的锄头顶着地面支撑着自己,这样站着比较省力。

    大家伙儿三五成群聚集在一起纷纷热烈地议论着什么。

    “你们听说没,我们这里很快要实行承包到户了!”有人激动的事。

    有人接嘴道:“这事从今年夏天就有风声,可总也不见真动静,不知是真是假。”

    “我想八成是真的。”一个消息比较灵通的庄稼汉道:“我听我亲戚说,他那里已经实行承包到户了。”

    “你亲戚是哪儿的?”有人关心地打听道。

    “四川。”

    马上就有人表示出失望:“四川是四川,咱们可是另一个省份,每一个省份的政策是不同的,人家那里实行承包到户,我们这里不一定实行。”

    他这一句话说得众人扫兴,要真是这样,他们都是在瞎高兴,承包到户这种好事恐怕落不到他们头上。

    那边干活儿的妇女们也是三三两两凑在一堆闲话儿,她们对国家大事没男人们上心,十个有七个在那家长里短扯是非,只有寥寥无几几个人在劳动,也就是拿把锄头把地锄松软。

    因为是合作社制度,虽然农闲没话儿干,社员们也得上工挣工分,而生产队也会没事找点事大伙儿干。前些年一到冬天就开荒控梯田,可后来事实证明,梯田种不了水稻,好在能种麦子,好歹不算白挖。

    以前每到农闲季节,大队的领导就愁死了,不知找什么活儿给社员们干,梯田只挖了一年,便被大队里那些年纪大的老汉坚决制止了,说队里再这么蛮干下去,他们就集体死在大队办公室里。

    在山上开荒挖田,势必会破坏山上的植被,引起水土流失,流失的水土会冲到山下的田地里,把好好的水田给毁了,而且严重的话,有可能引发泥石流,危害到山下村民的人身财产安,这些大队干部们也都知晓,见老汉们闹得凶,自然不敢再蛮干了。

    他们的子子孙孙也都是生活在这块土壤的,他们也不想为官一场,做些祸及子孙的缺德事,死了还被人唾骂。

    可是,不安排活计,又怎么给社员发放物资?

    最后大队一个领导想出一个妙招。那就是一到农闲季节无事可干的时候,就叫社员们松土,今天松了明天再松,混工分,好名正言顺地发放口粮等物资。

    因为是“混”,所以大队领导管的并不严,只要人到了就行,因此社员们才这么闲散,那几个劳动的社员显得很突兀很另类。

    这个另类之中就包括方文静,她正拿了锄头老老实实地在锄地。

    她话少,不喜欢东家长西家短,总觉得自家的日子都没过顺,管人家的事干嘛?纯粹是吃闲饭操淡心。

    一个闲话儿的妇女扭头冲着方文静大声道:“方嫂子,别锄地了,有什么好锄的,过来大家一起说说话。”

    方文静抬头冲那妇女笑了笑,继续锄地。

    那个妇女并没罢休,道:“方嫂子,昨天帮你大姑娘洗菜的那个小伙子是谁,长得怪俊的。”

    其实昨天已经有人向唐晓芙打听过,情况许多人都知道了,可乡下女人就这样,看见一男一女两个年青人在一起,就非要往诽闻上扯。

    方文静淡淡道:“那是晓芙的同学。”

    “一个男同学咋上你家了?还帮你大姑娘干活儿?”那个妇人这话八卦意味浓厚,还带着一些不怀好意。

    许多妇女都盯着方文静。

    方文静在田地劳动,离那群闲话的人有些远,每说一句话就必须得拔高声音。

    方文静不想她们妇女间的谈话引起不远处男人们的注意,索性不锄地了,走过来和那些个妇女站在一起,面色平静地看着那个妇女,道:“既然是同学怎么就不能上我家了?现在又不是封建的旧社会,妇女也顶半边天呐!

    你家的大姑娘都已经说了人家,听你家里人说,今年过年时就要发嫁,她还总和大队的几个小伙子有说有笑,有时甚至疯成一团,村里谁说三道四了?现在不同于我们那个年代!

    再说了,我大姑娘的同学是来我家补习功课来了,是正经大事,又不是玩闹!我们留他吃顿饭,他帮着干点活儿有什么不可以,这说明那孩子有眼色,懂事!”

    方文静这话听似平淡,可细细一琢磨,却是大有深意,把那妇女的脸打得啪啪直响。

    那妇女脸上讪讪的:“我只好奇随口问问,就招出你这么多话来。”

    方文静笑笑:“不话多,舌头不是闲得发慌?”

    已经有人嘲笑地看着那妇女,那妇女脸上挂不住,借着上茅房溜了,边走边反击,用别人恰好能听见的声音道:“嘴巴烈得像刀子,怪不得男人不爱婆家恨!母女几个被赶了出来!”

    方文静只当她放屁,理都没理,问那些妇女:“我刚在依稀听到你们在说唐家,说他们什么?”

    一个妇女道:“昨天镇上的大人物冷首长爷孙俩个去了唐家你知道不?”

    方文静点头:“听别人说过。”

    另一个妇女道:“你弟媳彩云跟我们说,她们唐家是冷首长母亲的恩人,人家来报恩了,随便一掏就掏出一千块钱给她们家,她们硬是没收!”

    马上有个妇女一点不相信的撇撇嘴:“唐家一家人最贪财,又小气,人家把钱都送上门了,他们会不收?我不信!”说到这里,想到方文静也是唐家的媳妇,忙解释道:“我不是说你,我只是说唐家人。”

    方文静笑着道:“我不是糊涂人,我明白。”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