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晨旭恰好要进老爷子的房间,和伍卫国擦肩而过,他看了一眼吴卫国手里端的饭菜,道:“你得想办法提高厨艺!”然后走了进来,把门关上,在窗户旁边书桌后的红木椅子上坐下。

    冷老爷子正坐在一张可以前后摇晃的躺椅上戴着老花眼镜看报,头顶上的白炽灯很亮,见冷晨旭在他对面坐下,冷老爷子从老花眼镜里翻着眼皮看着他:“找我有事吗?”

    冷老爷子这个孙子的性格他是了如指掌的,话少,喜欢独处,他到他这里来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冷晨旭直截了当道:”老爷子,快招吧,在玩什么把戏?“

    冷老爷子放下手里的报纸,哈哈大笑了几声:“我以为我伪装的很好,却被你看粗来了,太失败了!不过话说,我之前听小伍说的八九不离十,以为真的找到恩人了,可是一去就发现自己上当了。”

    冷晨旭不解道:”既然老爷子都发现不对劲了,怎么还心甘情愿给他们钱?“

    冷老爷子神秘一笑:”你说呢?”

    见冷晨旭低头思考起来,就又道:”这个问题先放一边,你说说你是从哪里发现不对劲的?“

    冷晨旭笑了起来:“老爷子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玩脑力大比拼。”接着道:“我曾经去王家村村后的山上打过猎,因此碰巧遇到过唐晓芙的奶奶和大妈跑到唐晓芙家恶意找唐晓芙母女几个的麻烦,还抢她们的野兔,并且还亲眼看见过唐庆丰的两个大孙子抢夺人家母女两个大雪天里控的藕,由此可见,唐家人对唐晓芙母女几个非常狠毒,并不像唐庆丰所说的那样是方阿姨心胸狭窄,自己闹腾着搬出了唐家。”

    “哦?”冷老爷子没有多少意外的表情。

    “唐家一家人都这么会说谎,我很难相信唐庆丰说他在南京救下我太奶奶这件事是真的。”

    冷老爷子摇摇头道:”你要是根据你对唐家人的认知而去判断他们不是我母亲的救命恩人就有些主观牵强了。”

    冷晨旭笑着道:“老爷子太小看我了,唐家人很想骗住老爷子,可是太过了,漏洞就出来了。”

    他不紧不慢继续道:“当爷爷问唐庆丰,他在南京时发生过什么令他难忘的事,他记得一家三口在战争中的惨状,却记不起自己当年救人的事,而是要想一想才记得起!

    当年救人那一幕要冒着生命危险,那么惊魂,而且他也因此背上受了伤,不论哪个人都不会忘,并且被人问起时,一定是第一时间记起来!

    那不是扶一个老太太过马路,也不是帮谁把东西提回了家,那是冒着生死去救人,唐庆丰却没能第一时间记起!这不合常理,不合常理必有妖!

    我想,他这么的,是想欲擒故纵,让我们满心失望后,再提到他救太奶奶的事,我们会激动、会兴奋,就更容易相信他!”

    老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我也是根据这个漏洞百分之百肯定他们一家都是骗子!“

    “真的吗?”冷晨旭微笑着质疑的看着老爷子:“可是爷爷那时还是抱着一线希望,希望唐庆丰就是你要找的恩人,所以你还是核实了一下,就故意问了唐庆丰他的年龄,因为根据太奶奶的描述,那个救命恩人应该比爷爷大,可是唐庆丰却比爷爷小很多!”

    “这是因为唐庆丰那只老狐狸也不知道我家的救命恩人年纪大小,所以赌一把才又露出个破绽。”冷首长长叹一口气:“找到救命恩人,想完成我母亲的遗愿,都快成了我的心病,所以我才会关心则乱,而且在已经能够确定对方是骗子的情况下还抱有一丝幻想。”

    冷晨旭忽然就明白过来:“爷爷是被骗了很不甘心,所以故意给他们钱,让他们构成诈骗罪吗?”

    冷首长终于不笑了:“谁叫唐家人连这种事都骗!太卑劣了!我当然得给他们一点教训,如果当时就戳穿真相,他们也就是落个诈骗未遂,而且又没有对我们造成实质性的伤害,最多刑拘两天,罚个款,恐怕很量刑,现在有了那三百块钱他们想要逃脱刑罚就很难罗!”

    冷晨旭嘴角一勾:“姜还是老的辣!”

    冷首长哈哈笑了两声,道:“既然要行动,最好一网打尽!”

    “这个简单,我们来个顺藤摸瓜就好,唐庆丰是太奶奶的救命恩人,这事是卫国告诉我们的,我们就从他查起。”

    片刻之后,冷晨旭把伍卫国带到了冷老爷子房里。

    冷老爷子早就恢复了一贯“贯看秋月春风”的平静表情,生活的大风大浪他见识多了,即便被人欺骗了,他心中的恼怒也能很快散去。

    冷老爷子不同于冷晨旭那么清冷疏离,他的脸上总是带看温和的笑意,让人觉得他很亲切,可他身上那种威严给人的压迫感让人又不得不在心里打鼓,不敢轻易靠近。

    冷老爷子含着笑让伍卫国坐下:“卫国呀,我有点事要问你。”

    他像个准备拉家常的大爷。

    伍卫国坐下,问道:“老首长想问什么?”

    冷晨旭在他刚才的位置坐下,道:“我爷爷想问你,你和那个史得志是怎么聊到寻找我太奶奶恩人的事上的?”

    伍卫国心咯噔一沉,知道出了大问题:“我得知唐庆丰是老首长家的恩人这事说来还真是个巧事儿。前几天我去买米面油,被一个叫史得志的人撞了,我当时撞的也不是很重,就没在意。史得志见我手上的东西又沉又多,就帮我拿,送我回去。

    史得志话很多,天南地北都能聊,说起没解放前战争有多可怕,谁谁谁在战争中怎样惨死,描述得绘声绘色,后来就自然而然地扯到唐庆丰曾经在逃难的路途中救人的事,我一听,怎么跟老首长母亲被救那事那么吻合,所以就汇报给了首长。”

    冷氏爷孙互相交换的一个眼神。

    冷晨旭吩咐伍卫国道:“你知道那个史得志是干什么的吗?”

    “这个我向他打听过,他说他在镇政府上班。”伍卫国有些不安。

    冷氏爷孙俩的表情越发严肃。

    冷老爷子:“看来我们去镇镇府帮忙寻人这件事史得志是知道的,所以才来卫国这里套取信息。”

    伍卫国一听这话惶恐起来:“出.....出什么事了吗?”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