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明道:“这个不用阿姨吩咐,我会的,但阿姨也一起来吃呀,人多才热闹。”说着来拉方文静。

    方文静死活不肯。

    冷晨旭看出她是因为都是男客人的缘故,不好坐陪,觉得会很尴尬,于是道:“那个谁,阿姨不吃你赶紧来趁热吃。”

    简明这才松开方文静,坐在桌子跟前盛了酸菜鱼杂吃了起来,边吃还边不满的对冷晨旭道:“我不叫‘那个谁’,我叫简明。”

    “简明?”冷首长重复了一遍简明的名字,扭头看着冷晨旭道:“我依稀记得你大姐那边的大姑子就是嫁的简家。”

    冷晨旭微怔了一下,问简明:“你妈妈叫什么名字?”

    简明有点不知所措的看看冷首长。又看看冷晨旭,答道:“叫沈秀芝。”

    冷氏爷孙同时一愣,互相看了一眼,冷晨旭追问道:“你妈妈在哪儿工作。”

    简明有点方了,这世界要不要这么小?

    “在……市国税局上班……”

    “沈科长?”

    简明点头:“是……是的。”

    冷氏爷孙相视一笑:“世界果然很小。”

    冷首长拍了拍简明的肩:“小子,你要喊我太爷爷。”

    冷晨旭拍了拍简明的另一个肩膀:“小子,你要喊我叔叔。”

    简明内心是崩溃的,怎么随随便便就碰到了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而且他的辈分还降的这么低。

    唐晓芙趁他们说话的功夫已经炒了一道大蒜瘦肉丝端了上来,见简明求助地看着自己,把眼一瞪,凶巴巴道:“你自己辈分降低,别把我拉下水,我和你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简明表示很伤心,化悲愤为食欲,咦咦咦,这道稀松平常的大蒜炒肉肉丝可还真好吃!

    他正吃的高兴,唐晓芙一记降龙十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上:“别吃得像只母猪一样,快点帮我把排骨拿去洗了,再剁成块!”

    简明的心碎成渣渣了,自己是个男哒,就算自己贪吃,也只能用公猪形容,哪里能够用母猪形容呢,女王大人还真没把自己当人……

    “我来吧。”冷晨旭起身,“谁叫我是这小子的长辈,做长辈的就应该照顾晚辈。”说着,从水坛子里舀了些水把排骨洗了,拿了砧板在灶台边和唐晓芙肩并肩地站着,剁起排骨,剁好了,拿了一个碗装起来,依旧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唐晓芙已经开始在做红烧鱼块了,诱人的香气在屋子里流淌。

    当红烧鱼块快要做好的时候,伍卫国抱着一大摞盘碗勺进来,鼻子用力的闻了闻:“这么香,有没有给我留一点。”

    方文静笑眯眯道:“才只炒了两个菜出来,有你吃的。”

    伍卫国夸张的松了一口气:“这我就放心了。”然后问:“这些盘碗在哪里洗?”

    方文静道:“交给我吧,你去坐着吃。”

    伍卫国非要和方文静一起去洗,于是两人去了池塘,把盘碗勺洗了回来。

    唐晓芙一直等着他们的餐具,好的食材装在精致的餐具里,更加能够勾起人的食欲,所以方文静他们一拿回餐具,她就立刻拿起一个盘子,甩了甩上面的水,又用干净的抹布擦了擦,把锅里的红烧鱼块盛起,方文静端到桌子上放下,招呼伍卫国也赶紧上桌吃。

    唐晓芙把锅洗净,开始做糖醋排骨,在焖烧的那个环节,唐晓芙出门去看麻雀卤的怎么样了,屋外一阵好闻的卤肉香气,她揭开铝锅的盖子,用筷子夹了一只麻雀,撕了一条麻雀腿尝了尝,嗯!味道很不错!进屋拿了两只盘子,每只盘子里装了二十只麻雀和晓兰一起端进去,要晓兰也上桌趁热吃,卤麻雀很香,一上桌桌上的四个男性没一个顾形象的,抓起来就吃,特别是简宁和伍卫国边吃还边叫着好吃。

    唐晓兰以前在唐家时,不论家里有没有客人,从来就没有上桌吃过饭,因此有些怯场。

    唐晓芙道:“妈妈也上桌吃吧,不然晓兰不敢上桌吃。”

    方文静这才和唐晓兰一起上了桌。

    简明挺会来事的,给方文静和晓兰拿了碗筷,殷勤的给她们布菜:“晓兰、阿姨,快吃,晓英的手艺真不错呢!”

    方文静笑着道:“你别喊我阿姨,辈分都被你喊低了,喊我奶奶。”

    简明风中凌乱,指着唐晓兰道:“那我不是要喊晓兰姑姑了?”

    唐晓兰羞涩的低下头去,又觉得好笑,一边吃着卤麻雀,一边偷笑。

    好在简明没心没肺,只尴尬了片刻,就又变得活蹦乱跳,开心的吃着菜。

    糖醋排骨端上桌,很和冷氏爷孙两个胃口,他们爱吃江浙口味的菜。

    冷晨旭看了一眼饭桌,对唐晓芙说道:“别弄太多菜了,你也赶紧来吃吧。”

    唐晓芺扭头瞄了一眼饭桌,前面四个菜都快吃光了,只有糖醋排骨是因为刚端上去的,所以还有一半,于是道:“你们吃,我不急。”

    又烧了个红烧五花肉块,因为增加了三个人,所以唐晓芙把简明带的肉红烧了,接着做了个酸辣粉条,烧了个麻婆豆腐,清炒了菠菜和小白菜还有茼蒿三个青菜,桌上满满当当是菜。

    一顿饭做了足足一个小时,都一点多了,唐晓芙肚子早就饿扁了,盛了饭坐在桌子边吃起饭来,肉菜都吃的差不多了,只剩下几个卤麻雀和小半盘红烧五花肉,可红烧五花肉她又不吃,卤麻雀又已经冷掉了,于是吃了些麻婆豆腐酸辣粉条和一些青菜下饭。

    其他人也各盛了饭吃。

    冷首长年纪大了,饭量不如年青时候,早就减下来了,可今天不仅吃了那么多菜,还吃了小半碗干饭和一碗稠稠的稀饭。

    乡下人煮饭没电饭锅,就在铁锅里煮,中间要沥一次米汤,再把半熟的饭放进锅里蒸熟,这样蒸熟的米饭会在锅底留下一层焦香的锅巴,把锅巴上的白饭盛起来,再把之前沥出的米汤倒进去,一锅别有特色的稀饭就成了,这样煮出的稀饭带着一股持有的焦香,不用大鱼大肉,佐点咸菜和青菜就好吃得不得了,唐晓芙来到这个时空就特别爱吃这种稀饭,可惜家穷,老是吃红薯,很少能吃到米饭,自然就很少吃到这种稀饭了。

    冷首长吃完,放下碗筷,心满意足道:“今天这顿饭吃得实在是太痛快了!”

    一顿饭吃完都两点了。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