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家人个个面呈惊惶之色,他们没想到晓芙当着冷首长爷孙的面把他们的老底揭得一干二净。

    唐晓芙所说的话信息量很大,冷首长爷孙俩个何许人也,已经把真相猜到了七七八八。

    冷首长笑着对唐晓芙道:“你这丫头伶牙俐齿,好啦,别让我一个老人家站在外面喝冷风,快请我进去,你答应请我吃午饭的。”

    唐晓芙仍用身子挡着门口:“我不伶牙俐齿难道等着别人颠倒黑白诽谤我母女几个?我可不是圣母婊,没那么大方,人家打了我左脸,我主动把右脸伸给别人打!至于请吃饭的事,我得先弄清你们和唐家是什么关系才能决定请不请,我把糟蹋粮食喂了狗!”

    银梭在心里高兴死了,骂吧,骂吧,骂得用力些,让冷首长爷孙俩个恨上唐晓芙这个贱人才好!

    唐庆丰满含歉意的对冷首长道:“冷老哥,你千万别和这丫头一般见识,她随她妈,就这德性,她爸看她大妈家两孩子读书争气,就拿钱补贴了她们,她母几个就不依不饶,诽谤她爸和她大妈,城里来的刘干部不明情况,被她骗了,咱们走,不然她还要乱咬人!”

    唐庆丰说完,向自己的儿孙们使了个眼色,唐家人一拥而上,强拉着冷首长爷孙俩个离开。

    唐晓芙在后道:“我乱咬人!还不知谁一家是属疯狗的!想知道唐家人对我们好不好,只用去唐家看看我们以前在唐家住的是什么屋子!或者看看我身上穿的什么,唐家人身上穿的什么。”

    冷晨旭爷孙俩个不论哪次见到唐晓芙,她总是穿得破破烂烂的,再看看唐家人,各各穿着六七成新的衣服,特别是银梭,打扮得很出众,根本就不像农村姑娘。

    一行人正欲离去,忽然有个东西被唐晓芙扔了出来。

    众人回头,是一把漂亮的小花伞,唐晓芙站在门口一脸鄙夷反胃看着冷晨旭:“姓冷的,把你的伞拿去!我从来不会和任何与唐家交好的人来往的!”说玩,呯地一声把门关上。

    银梭暗爽,她巴不得唐晓芙和冷晨旭爷孙决裂!

    她故作担忧地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冷晨旭,心里揣测他心里肯定已经掀起狂风暴雨,只是死要面子装淡定。

    而真实情况是,冷晨旭内心毫无波动。

    银梭乖巧地过去把小花伞捡起来,又乖巧地递给冷晨旭,还乖巧地什么都不问。

    她深谙男人的心理,越是丢脸的事越怕人问起。

    冷晨旭接过伞,淡淡地说了声:“谢谢。”

    回唐家的路上,唐振中极力活跃气氛,冷首长爷孙两个都置之不理,搞得唐振中只得闭嘴。

    到了唐家院门口,冷首长并没进院子,而是把伍卫国叫了出来,三个人开车离开了。

    唐家老少爷们儿都傻了眼,他们一群人使出浑身解数愣是没留住冷自长爷孙俩,求他们此刻的心里阴影面积。

    那些坐在唐家的村民们见冷首长他们连午饭都没有吃,突然离去,个个都觉得纳闷,之前吴彩云可是把他们唐家和冷首长的关系吹上天去,现在人家冷首长就那么走了,那里村民心中都揣测起来,再加上这些日子唐家和方文静母女的冲突以及唐振中和吴彩云的绯闻,村民们已经靠着他们强大的脑洞,编出了无数版本的谣言,把唐家推到了风口浪尖,这是后话。

    再说唐家一群人和冷晨旭爷孙两个离开之后,方文静从菜园子里摘了菜回来,远远看见唐家一群人似乎是从自家的方向离开,于是问唐晓芙:“你爷爷他们来过了?”

    唐晓芙之前已经叮嘱过唐晓兰和简明不许和方文静说起刚才的事,免得她听了心里郁闷,答道:“没有呀,妈妈怎么这样问?”

    “没有就算了,我看见你爷爷他们走的方向好像是从我们家离开的。”

    “人家说不定是从我们家旁边路过,就妈妈想多了。”唐晓芙道。

    “好了,不说这些了,我去洗菜。”方文静说着,用篮子把简明带来的鱼肉还有孩子们早上捡的麻雀以及她刚采摘回来的青菜装起来准备提到池塘里去洗。

    唐晓芙放下书本道:“妈妈,我去洗吧。”

    方文静的手上都是裂口子,被冷水一浸会很疼,虽然她的手上也满是冻疮,但是没破皮,比方文静的情况要好,所以她才不忍心方文静去洗菜。

    方文静道:“你们抓紧时间好好学习,我来洗。”

    唐晓芙已经从她手里夺过菜篮子:“我们都连续学了好几个小时了,也得让脑子休息休息。”

    方文静说又说不过她,争也争不过她,便由着她去了。

    居民见状也连忙起身,把书本放在五屉柜上,对唐晓芙道:“女王大人,我和你一起去洗菜。”

    唐晓芙点头:“好呀,你把菜刀拿着,把麻雀和鱼部都杀出来。”

    方文静摇头道:“你这孩子,怎么要客人做事?”

    简明忙笑着道:“我不是什么客人,我是女王大人的随从。”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方文静表示很无奈。

    唐晓芙还要简明拿了个脸盆,待会把洗干净的菜装在脸盆里,临出门的时候要晓兰烧一锅热水,待会儿好拔麻雀的毛。

    唐晓芙和简明来到池塘边洗菜。

    楚地乃千湖之省,湖泊特别多,在乡下很少会挖井,一般都是去池塘洗东西。

    人用水的池塘是不准牛呀等动物饮水的,也不准洗床单衣物,洗这些脏东西另有池塘,不过唐晓芙觉得还是不够卫生,但是没有办法呀,这是接近八十年代的农村,就这个条件。

    两个人嗯,在池塘旁边的青石板上,一个洗菜,一个在那里杀鱼杀麻雀,都没有注意到冷首长他们坐的吉普车从他们背后悄悄地驶过。

    经过唐晓芙身后的时候,冷首长特意命令警卫员伍卫国减速,想看看唐晓芙究竟在洗什么菜,等看到唐小芙身边的小伙子在杀麻雀时,不禁笑了,像个小孩子一样童心大发,对伍卫国道:“我们先回镇里买些米面油来,然后再回唐晓芙那个丫头家里,蹭饭吃。”

    冷首长很喜欢吃野味。

    伍卫国答了一声:“好呐!”车子向镇子驶去。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