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振中心中很有些自豪,这个重要的位置唐老爷子居然要他坐,说明在三个儿子中,唐老爷子最器重的是他。

    唐振中的下首依次是唐振华、唐振兴还有伍卫国。

    唐建文这些晚辈站在一边,唐建斌在自己房里没出来,银梭已经去厨房泡茶去了。

    冷老爷子看了看唐建文几个,笑着对唐庆丰道:“大兄弟好福气,有这么多孙子。”

    唐庆丰苦笑着道:“什么福气哟!是前世的债,眼看他们一个个大了,都要娶亲接媳妇儿,大把花钱的日子到啰!”

    冷老爷子看了一眼唐建文几个,笑着道:“他们年纪都不大嘛,你就这么心急要给他们娶媳妇儿!”

    唐庆丰脸上的笑有几分不自然。

    冷首长招呼唐建文他们坐,几个孩子这才各找了一个小板凳,离着火盆远远的坐下,都不说话,局促地低下头去。

    唐庆丰嘿嘿笑了两声,有点赧然:“乡下孩子,没见过世面,来个客人就紧张的不会说话了。”

    冷首长呵呵笑道:“没事!没事!”

    唐庆丰见吴彩云和丁家丽两个媳妇坐得稳如泰山,不禁恼火,可表面上还不能够显露出来,对她两个道:“客人都来了半天了,你们怎么还不去准备茶水。”

    待客的规矩不是她们不懂,只是她们不敢离开,生怕有什么好处错过了。

    可现在公公都喊到她们脸上了,她们不能不动。

    吴彩云和丁家丽两人刚准备起身,银梭手里端着一个大红的托盘笑盈盈的走了进来,托盘上放着三碗热气腾腾的炒米糖水,这是乡下接待贵客的最高规格。

    她今天特意穿着上次陪着吴春燕去城里解蛇毒时唐振中给她买的那件黄色的棉袄,她皮肤白皙,穿那件黄色的棉袄,更衬得她肌肤吹弹可破,配了一条深蓝色的裤子,学着城里女孩子梳了一个马尾辫,显得青春有活力,只是脚上没有皮鞋,依旧只能穿一双棉鞋,是一双七成新的黑色灯芯绒面料棉鞋。

    唐庆丰不失时机的夸道:“还是银梭会看事,我这一群孙子孙女中就她最贴心。”

    银梭羞红了脸,走到冷首长身边,害羞的笑着道:“咱们农家小户,没什么好茶水招待冷首长,请冷首长喝一碗炒米糖水吧。”

    冷首长笑呵呵的端起一碗炒米糖水:“这就很好了!我们当年作战的时候,有时可是连一口水都喝不上,别说这么好的东西了!”

    银梭又走到冷晨旭身边,白皙的脸颊更红了,好像桃花一般娇艳,她腼腆的看了一眼冷晨旭,声音变得更加轻细:“冷团长,你也请尝尝吧。”

    冷晨旭扭头毫无温度的看着她。

    银梭心如鹿撞,她还是第一次和冷晨旭离得这么近,他帅气的五官是那么英气逼人,他身上散发出的男人气息让他沉醉。

    忽然之间,她觉得金波和他比起来,不过是一团烂泥,人家才是天空中的白云,可笑,自己却为了得到金波绞尽脑汁。

    冷晨旭目光清冷,从托盘上拿起一碗炒米糖水,淡淡的说了一声“谢谢。”但并没有喝上一口。

    冷首长拿起炒米糖水里的小勺舀了几口吃了,红糖夹杂着炒米的焦香,别有一番风味,赞了几声,便转入了正题:“请问唐老哥年青的时候去过南京?”

    “去过,怎么了?”唐庆丰见鱼儿咬钩了,心中暗喜,表面上却装糊涂。

    冷老首长沉吟道:“在南京有什么事令老哥难忘吗?”

    唐庆丰装模作样的想了想,皱眉道:“也没什么特别难忘的,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事情至今难忘,就是在南京的时候总是会突然有枪声响起,有次我亲眼看见一家三口走的好好的,忽然从天上掉下一颗炮弹,父母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都扑倒在孩子身上,结果自己被炸身亡,只剩那个孩子在那里哭泣。”

    冷首长:“哦~”了一声,脸上露出几丝失望的神情。

    唐庆丰朝天翻了翻眼皮,又想了想:“还有件事,是我在南京曾经救过一位妇人,我当时还受了伤,背上是弹片留下的疤痕。”

    冷晨旭在一旁冷冷的注视着他。

    冷首长又开始激动起来:“你方不方便让我看看你背上的伤痕?”

    黄庆丰诧异的看着他:“可是可以……不过疤痕有什么好看的。”他嘴里虽然这么说,却还是要吴春燕帮她把后背的衣裳推上去,露出背上那些狰狞的疤痕。

    冷首长看过之后,要吴春燕把唐庆丰的衣服放下来,免得冻着了。

    这才说明来意:“不瞒老哥说,老哥当年救的那个女人是我的母亲,我母亲临终之前一直交代我,必须得找到她的救命恩人,所以我今天就找到老哥这里来了。”

    唐庆丰睁大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不会这么巧吧,这都多少年前的事了,竟然还能跟被救之人的后代相聚!我该不是在做梦吧。”

    冷首长笑着道:“你没有做梦,一切都是真的。”

    唐家人都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个个嘴角飞扬。

    冷首长转动脑袋打量着屋内:“哎呀,虽说现在民生活困难,可你们家却也算过的不错了。”

    “哪里!我们家明明过的很艰难!”吴春春燕沉不住气嚷嚷起来,她有她的想法,如果被冷首长认为她家条件还过得去的话,说不定就不会掏钱给她们了,那么即便这个金娃娃现在坐在她家里,对她也半点好处没有。

    银梭责怪地看了吴春燕一眼,在心里恨恨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冷首长是什么人物,你这么赤果果的要钱,让人家怎么看你!

    唐庆先怒斥了吴春燕一句,然后对着冷首长尴尬地笑着:“别听这婆娘的,我们家振中在城里工作,还有两个孙子在生产队里挣工分,一家大小的嚼用是足够了的,只是家里上学的孩子多,负担有点重而已,家里的钱得精打细算的过日子,这婆娘每天操心着家里的油盐柴米,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也确实不容易,所以见人就喊穷,并不只是针对冷首长这样,冷首长不必理她!”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