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梭欢快的走到唐正宗的面前,夸张的向他鞠了一个90度的躬,笑颜展开,甜甜的说道:“谢谢大伯,我这一次一定会拿到奖学金的!”

    唐振中高兴的见牙不见眼,连声说着“好!”字,还夸她有志气,然后看着随后进来的唐建斌温和的问道:“建斌,你有什么复习资料要我给你买的吗?赶紧说,我好给你买去,你到期末也争取拿到奖学金!”

    他这话一出口,满屋子的人都殷切的看着唐建斌,虽然银梭如果拿到奖学金也是为唐家争光,可总不如唐建斌拿到奖学金那样让唐家光耀门楣。

    在中国,特别是农村的观念是男孩子才顶立门户,女孩子再优秀,长大了就是别人家的了,这也是唐庆丰不肯不遗余力培养银梭的原因,不过他这个观念在慢慢的转变,因为银梭比他想象的还要有心机,是个人才。

    唐建斌冷冷道:“我不要!”便走进了房间,留下唐振中神情尴尬。

    吴彩云笑着解释:‘建斌这孩子性格也不知道像谁,总这么别扭,大哥别往心里去。“

    唐振中勉强的笑了笑:”我怎会和个孩子计较?“

    唐建斌在屋里只学习了一会儿,吴彩云就走了进来,扯了把椅子在他身边安安静静的坐下。

    童建斌头也没抬的问她:“有事吗?”

    那清冷的语气带着几分疏离,叫吴彩云听了很不舒服。

    “建斌啊!”吴彩云一开口,便语重心长:“刚才你大伯说要给你买复习资料,你怎么一口就回绝了呢,又不是花妈的钱,你干嘛那么心疼?你大伯自己没有儿子,他心甘情愿把钱花在你们身上,你只用好好读书,就算是报答他了。”

    唐建斌停下笔来,盯着作业看了良久,低沉着嗓音道:“妈,咱能不能有点志气,不用大伯的钱?外面说什么的都有!”

    吴彩云愣了一下,撤撇嘴道:“你以为那些人真的是路见不平,占着理指责咱们吗?他们也只不过眼红咱们而已!再说咱们身正不怕影子斜,亏你是读书人,这个道理你不懂?他们随他们说去,谁说谁烂嘴巴!不!烂心烂肝,不得好死!”

    说到后来,吴彩云开始诅咒起人来,就连语气也变得恶毒起来,唐建斌听在耳朵里很是不舒服,可那是他亲妈,他能怎样?

    吴彩云骂爽了,劝导唐建斌:“建斌呀,这次你们学校设立了期末奖学金,听你妹说,所有科目拿到有六十块钱哩,抵得上你大伯一个半月的工资了,你可得把这笔奖学金挣回来,不如……你就让你大伯给你买套学习资料?”

    “不要!”唐建斌斩钉截铁地拒绝了,“再说,有复习资料我也拿不到奖学金!年级比我伏秀的人多了去!”

    吴彩云又是失望又是恨铁不成钢,用力戳了戳他的脑袋:“你就这点出息!一个当哥哥的还不如你妹!”说罢,起身丧气的离开了。

    唐建斌如释重负,别人一家人在一起,特别是和自己的母亲在一起,都会感到分外温馨,只有他,会觉得压抑,为什要大伯的钱,为什么不靠自己的双手挣钱,这样活着尊严吗?

    ..........

    刚到晚上九点,唐晓芙就开始收拾课本,结束了学习。

    方文静在一旁见了,问:“你作业做完了?”

    “嗯。”唐晓芙把书包收好,放在五屉柜的角落,转身去床边拿了一套方文静裁剪好的衣服开始缝制。

    方文静一边忙着裁剪,一边忍不住抬眼看了几眼自己的大女儿。

    唐晓芙拿起穿好线的针细心地缝制起来,眼角的余光却是留意到了方文静那欲言又止的目光,于是开口说道:“妈妈,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方文静这才期期艾艾道:“你还是别帮妈做衣服了,再去学会儿,妈……听说你爸给银梭买了好些复习资料,就是想拿奖学金呢,你也得努把力才行,就算拿不到奖学金,也别和银梭差太远……”

    唐晓芙不屑嗤笑,脸上的神情很是鄙夷,冷哼一声:“就凭她?她那资质别说有复习资料,就算有老师给她开小灶,她也拿不到奖学金!”

    银梭虽然用功,可是在学习上并没什么天赋,文科大多死记硬背,她还能凑合着过去,可理科真的是考验智商的学科,你智商差一点成绩就很难提升。

    银梭目前的数理化成绩看上去好像还不错,可那是她每天点灯熬油勤奋的结果,她房间的灯不到夜里十二点不会灭,早上五点半就又亮了,这个看上去还不错的分数背后她的付出是巨大的。

    可即便这样,只要数理化哪次卷子题目难度大一点、刁一点,她就被打回原形,考分也就中等偏下。

    可笑的是,银梭总想在人前维持她聪明的形象,每次有女生围在一起抱怨自己每天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成绩上不去时,她总是拔高声音说她每晚十点不到就睡了,故意让班上的男生听到,她就是要以智彗与美貌并存的形象让那些小男生为她痴狂,但好像效果不太明显。

    方文静迟疑道:“不会吧,我听你奶奶说,银梭成绩很好的。”

    唐晓兰道:“在我们班她成绩还能勉强挤进前十,可在年纪她的成绩根本就没什么竞争力,连前十都进不了。”

    那时农村的师资力量差,就算考进年级前十,考大学仍是无望的,何况在前十之外!可之所以还有这么多农村学生在苦读,还不是希望通过上大学改变自己的命运!再不济,有个高中文凭,去城里当工人的机会也大些。

    方文静听了没再吭声。

    唐晓芙知道方文静在想什么,道:“妈妈,你放心,这次奖学金我不能保证拿到手,可是数理化三门肯定没问题的,我绝对不会让唐家看我们的笑话的!”

    方文静笑着点头:“妈妈相信你!”

    方文静有个优点是一般农村父母没有的优点,那就是从不打击自己孩子的自信心,哪怕孩子说大话,她也笑着柤信。

    有许多农村父母在听到自己孩子童言无忌地说出自己的理想时,总会嘲笑,什么“咱家祖坟又没冒青烟,你哪会那能呢?”“等你有出息,我们得踮在豆腐上望”之类的,特别伤人自信。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