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芙姐妹从冷宅离开,刚走到村口,唐晓兰回头,立刻拉了拉唐晓芙的衣袖,又回头看了一眼,道:“姐,爸在后面。”

    唐晓芙回头,果然看见唐振中正急匆匆地往村里赶来,他身上背着一个崭新的黄书包,那可是那个年代最流行的书包,像唐晓芙姐妹两个用的书包就是方文静用边角余料的碎布拼成的,她们用不起那种黄书包,得好几块钱一个。

    这时唐振中也看见唐晓芙姐妹两个,脚步顿时减慢,大概是想等唐晓芙姐妹两个上了坡回了家,他再进村。

    唐晓芙却故意不走了,正是下工的点,下工的人也成群结队地往村里走,见到唐振中纷纷和他打招呼:“你不是星期天才回吗,怎么今天就回来了?”

    “有点急事,所以就提前回来了。”唐振忠在外人面前总是很温有礼。

    “什么急事呀,一晚上都等不得。”那时的农村人并不懂隐私,因此有人八卦的打听。

    唐晓芙早就走了过去,闻言,说道:“的确是很急的事,我爸特意给银梭送复习资料来了,她生怕银梭期末考试输给我,奖学金被我得了。”

    许多人一听这话,都用古怪的眼神打量着唐振中。

    唐振中下意识的把背在身上的黄书包往背后挪了挪,怒道:“你这孩子在胡说八道个什么,我哪有给银梭买复习资料!”

    唐晓芙逼视着他道:“你没有?那你敢不敢把你背着黄书包打开给我们看看,里面究竟装了些什么!”

    众人一听这话好奇的目光都落在了唐振中背上的黄书包上,

    唐振中色厉内芿道:“我包里装的什么为什么要给你看,你这孩子跟你妈变得一样不可理喻!”说着,把黄书包往背后又推了推。

    唐晓兰这时早已偷偷的绕到唐振中的身后,趁其不备,把黄书包抢到手。

    唐振中惊觉自己上了当,连忙转身就去抢黄书包,唐晓兰已经把黄书包朝下一倒,里面的书噼里啪啦都掉在地上。

    唐振中也顾不得去抢黄书包了,弯腰想去把那些书都捡起来。

    唐晓芙一脚踩住一本书,又蹲下来捡起另一本书翻了翻,脸上笑开:“爸爸说这些书不是给银梭买的,那这些高二年级的复习书难道是爸爸要用吗?”

    唐振中气急败坏,伸手就要打唐晓芙,被旁边几个围观看热闹的壮年男人给拦住,严肃的劝道:“有话好好跟孩子说,干嘛动手打孩子!”

    唐晓芙冷嘲热讽:“我戳穿了我爸的谎言,他恼羞成怒了呗。”

    然后又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爸爸给银梭买,为什么不给我买?我也想得到奖学金!爸爸就那么希望我比银梭差吗?”说罢,委屈的泫然欲哭。

    旁边就有人劝道:“振中,你连你侄女的都买了,你就也给自己的女儿买一套吧。”

    唐振中为难道:“这套资料很难买,买不到第二套的。”

    其实还有个原因,是这套资料相当贵,当然,这个话唐振中是不会说的,他可不能落人口实,让人觉得他舍不得在自己女儿身上花钱。

    唐晓芙乞求道:“爸,你把这套复习资料给我好吧,我是你的亲生女儿!”

    唐晓兰也帮着求:“爸,你就给姐姐吧,姐姐很想争取到奖学金,不然今年我们家过年都没钱。”

    旁边围观的许多村民也纷纷替他姐妹两个说话:“振中,你就给你女儿吧,侄女再亲怎么可能亲得过自己的女儿。”

    唐振中骑虎难下,把那些书本都捡进黄书包里,起身,推开众人,一言不发的快步向唐家走去。

    背后人群一片唏嘘,唐晓芙姐妹只得撅着嘴离去。

    那些村民边慢慢的朝家里走去,边议论纷纷:“看来唐振中和他二弟媳的传闻是真的,你看他一套复习资料都不给自己的女儿,非要给吴彩云的女儿,实在太可疑了。”

    “就是!”有人马上表示认同。

    又有人道:“你们不觉得吴彩云的二儿子建武长得特别像振中?”

    “是唦,我早就发现了,只是这种话不好乱说,再说侄儿长得像大伯也说得过去。”

    “这话是不错,错就错在唐振中对待自己两个女儿和吴彩云孩子的态度上。”

    众人听了这话,都意味深长的沉默了,没人发现唐振华走在他们的身后,脸色阴沉的可怕。

    唐晓芙姐妹两个相视一笑,即便不能从唐振中那里得到什么,给他添添堵也是好的,不然他还以为她母女几个能够任由着他搓扁揉圆。

    不过唐晓兰替唐晓芙有些惋惜,她们姐妹俩费了那么大力气,还是没能要到那套复习资料,但是唐晓芙却是无所谓,这令唐晓兰很是费解。

    更后面是银梭,她看见唐晓芙没有要走那套复习资料,不禁大松了口气,一脸的喜气洋洋。

    谁说祸不单行,福无双至,今天对她而言可谓三喜临门。

    第一喜,大伯唐振中帮他弄到了那套复习资料。

    第二喜,今天中午的时候,史得志特意来告诉她,他装作不经意的已经把他们唐家就是冷首长要寻找的救命恩人的消息传给了伍卫国,如果快的话,说不定明天人家就要来认亲。

    当然,这件事她不准备告诉唐家任何人,这样当冷首长他们找上门时,家人的惊讶都不是伪装的,那么会令冷首长更加相信史得志的话,要知道,人家既然能够做到首长这个位置,肯定目光如炬,想要欺骗他不容易,归根结底这件事相当的冒险。

    第三喜,今天下午课间的时候,自己利用简明和唐晓芙在教室外打情骂俏的功夫,把简明的政治书偷看了一遍,凡是他做记号的地方,她也在自己的课本上做了记号,她猜想这些记号肯定是唐晓芙给简明做的,不然简明的政治政治成绩怎么会那么大幅度的突飞猛进?

    但是话又说回来,唐晓芙又是从哪儿得知政治是要考这些范围的?

    银梭回到家里,唐振中正拿着一杯茶在喝,吴彩云坐在他的对面,满面春风的和他说着话,见自己的女儿走了进来,笑着冲她招手:“银梭,你要的复习资料,你大伯千方百计的帮你弄来了,你赶紧好好谢谢你大伯。”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