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庆丰严肃地与银梭对视,迟疑着问:“你的意思是,让我们冒充老首长的恩人?”

    吴春燕这时终于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了,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

    银梭重重地点点头:“所以我才想知道,有多少人知道爷爷的往事?”

    唐庆丰一脸惋惜道:“知道的人虽然不多,但毕竟是有人知道啊,我们冒充不了,他家的好处我们只有干瞪眼看的份儿。”

    吴春燕贪财,听到“好处”两个字眼睛早就亮了,激动的嗓子都变尖了:“我们怎么拿不到那个好处?虽然有人知道你的过去,可是你只讲了你家人死于战乱这件事,但并没有说别的,等我们成功冒充那个老首长的恩人,如果有人真的质疑,你难道不会说救人那件事我们没有提过吗?”

    她是铁了心的要从冷家那里捞到好处,而且真的冒充成功了,冷晨旭那个死小子肯定会向自己赔礼道歉的,自己一定要他多多的送礼!送礼!!一直郁结在心头那口恶气也就散了。

    本来无精打采的祖孙两个一听吴春燕的话,像打了鸡血一般重新燃起希望,是呀,逃难旅途那么多天,发生了那么多事,他也只对别人讲过他家被炮弹炸死的事,别的就再没讲过,谁能拿得出证据证明他们唐家就不是冷家的恩人!

    “银梭,这件事咱们可要好好谋划谋划。”唐庆丰点燃了一根,用力地吸了一口,“你最好详尽地打听关于冷家和他恩人的细节,这样我们冒充的时候才不容易露马脚。”

    第二天,银梭把这件事交给她的那个远房舅舅,她那个舅舅别的本事没有,见人自来熟,是人是鬼他都要跪舔一下,又最擅长和人拉话,因此让他去打探消息是很容易的。

    第三天中午放学,银梭去镇政府的时候,她那个远房舅舅不无得瑟地向她炫耀,他是如何只用了一刻钟不到就和冷首长家的警卫员伍卫国攀上交情,并称兄道弟的。

    伍卫国虽然年轻,可冷家的秘密知道不少,因此当他不着痕迹地打听冷首长的恩人时,伍卫国那傻子竹筒倒豆子,都告诉他了。

    四十年前还是战乱年间,冷首长的母亲暂居在南京,有次外出买菜,大街上突然有人开火。

    当时街上的人们都四下奔逃,冷首长的母亲在躲避中被慌乱的人群撞倒在地,扭了脚,摔在了地上,偏偏这时有一颗冒着烟的手榴弹滚到了她脚边。

    女人胆小,再加上脚受伤了,因此两腿发软,虽然心里知道这时应该快跑,可坐在地上就是动不了。

    冷首长的母亲以为自己必死无疑,这时忽然冲出一个男子,不由分说,抓起她往旁一跃,然后扑倒在地。

    与此同时,那个手榴弹轰然爆炸。

    事后,冷首长的母亲只不过受了一场惊吓,身上并没受伤,倒是那个救她的男子,因为覆在她的身上,背上中了好几片手榴弹的碎片,背上都是血,挺吓人的。

    冷首长的母亲吓傻了,连话都不会说。

    那男子的同伴跑了过来,看了看他的背,问他伤势严不严重,要不要找家医院检查检查。

    那男子把手一摆,说是轻伤,他急着赶回五福镇去,但最后还是被他同伴给拖去看医生了。

    等到那个男子和他同伴走了之后,冷首长的母子这才回过神来,为没能向恩人说声谢谢而内疚不已。

    冷首长的母亲那日受惊不小,回去就病倒了,她那时也是有些年纪的人了,这一病不起,很快就撒手人寰,临死之前,一再叮嘱冷首长,帮她找到那个救命恩人,说声谢谢,如果恩人不在了,他后人日子过得不好,就多帮扶下。

    冷首长的母亲根据那日她所见和那个男子与他同伴的对话,留下三条线索,恩人是个二十四、五岁的英俊男子,姓唐,可能家住五福镇。

    那时还是战乱年代,根本无从打听起,后来又由于许多历史原因,再加上冷家要报效国家,把冷首长母亲临终的嘱托搁置下来,一直到现在冷首长退了下来,才正儿八经地查找当年救他母亲的恩人。

    银梭听了一阵狂喜。

    她那远房舅舅疑惑地问:“你打听这些干什么?”

    银梭怎会跟他说实话,道:“好奇罢了。”

    远房舅舅忽然意味深长地笑了:“你家也姓唐哩,只可惜呀,此唐非彼唐。”

    银梭装做没听到,走进了电话房,对着守电话的那个工作人员展开一个甜甜的笑容:“王叔叔,我借用一下电话。”

    “用吧。”那个王姓工作人员道,他对银梭有好感,这孩子长得好看,还有礼貌,听说成绩也不错,他有心想把自己的大侄子说给她。

    银梭拨通了唐振中办公室里的电话:“大伯,我要你买的复习资料买到了吗?”

    “哎呀!那套复习资料太难买了,我没买到,正托人买呢。”唐振中在电话里说道。

    银梭心一阵猛跳,那套复习资料原来真的是小贱人提升成绩的秘密武器!

    她连忙撒娇道:“大伯,你一定要帮我把那套复习资料买到,我这次期末能不能拿到奖学金可靠你了!”

    唐振中对她疼爱有加:“你交给大伯的任务,大伯想办法也要完成,你放心好了。”

    从镇政府出来,银梭脸上洋溢着笑容,谁说福无双至?现在自己不就是双喜临门吗?她们唐家既能冒充冷首长母亲的恩人,而自己又能弄到那套复习资料!

    自己学习底子比唐晓芙要好得多,得到那套复习资料就相当于如虎添翼,学习成绩肯定会突飞猛进,到时年级第一舍我其谁?那六十块钱的奖学金也就是囊中之物了。

    回到教室里,银梭还收不入脸上的笑容。

    她前脚进教室,后脚简明也跟着进来了,他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银梭,便移开了视线,低头学习。

    银梭心咯噔一沉,该不是简明看出什么了吧,赶紧低下头装作写作业。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