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芙到了学校,刚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简明就神秘兮兮的从抽屉底下递给她一套复习资料,冲她眨眨眼,不怀好意的笑着道:“这是你要的那种偏僻难题的复习资料。”

    “嗯。”唐晓芙接过来翻看。

    银梭一直偷偷地留意着唐晓芙,她始终认为她手里有一套特别好的复习资料,她就是靠着那一套复习资料让学习成绩突飞猛进的。

    此时见唐晓芙和简明在抽屉底下鬼鬼祟祟,便装做请教功课走了过去:“晓芙,这道数学题怎么做?”

    唐晓芙和简明吃了一惊,一本书从他两个抽屉之间掉了下来。

    银梭抓住机会,匆匆扫了一眼,上面写着:高二物理重难点题型大。

    简明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那本书捡了起来,塞进抽屉里。

    唐晓芙看都不看一眼银梭递来的习题,冷冷道:“自己问老师去。”

    要是换做以前,唐晓芙这种态度,银梭必定大做文章,可这次她却破天荒的:“哦。”了一声,显得极为心不在焉,然后装作不经意的问简明:“你刚才从抽屉里掉出来的是什么书?”

    简明用不耐烦掩饰他心中的慌乱:“还能是什么书?当然是课本!”

    银梭没再说什么,嘴角微扬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第二节课大课间的时候,银梭注意到简明对唐晓芙使了个眼色,接着两人便一前一后离开了教室。

    银梭偷偷尾随在后。

    简明和唐晓芙先后走到走廊的尽头,那里极为偏僻,鲜有人去。

    银梭轻手轻脚的走到拐角处停住,墙背面传来唐晓芙和简明的对话。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把复习资料掉地上了,银梭肯定看见了。”唐晓芙生气的埋怨。

    “你别那么紧张好吧,复习资料一掉在地上,我就捡起来了,我速度那么快,银梭即使看见了,也不可能看到复习资料的名称,没看到名称她怎么买?”简明显然不以为意。

    唐晓芙这才没说什么了,叮嘱道:“以后可不能让人看见那些复习资料,现在离期末考试也就二十天左右,你这段时间除了做老师的作业,别的复习资料都不要看了,就看我要你买的那一套复习资料,特别是我给你做记号的那些题,一定要弄懂。”

    简明“嗯。”了一声,问道:“你确定期末考试考的题目都是那些复习资料上的?”

    “八九不离十,这一套复习资料是内部资料,就算城里也不是每个学校都弄得到的,我那一套复习资料不知托了多少人弄到的,反正你听我的没错。”唐晓芙说完,从角落里转过来,向教室走去,紧接着,简明也走出了角落,同样向教室走去。

    银梭从一棵树后转了出来,长久的盯着他二人的背影。

    中午放学之后,银梭直奔镇上唯一的一家书店,问营业员有没有《高二重难题大》系列复习资料。

    营业员找了一遍,摇摇头:“没有。”

    银梭又跑去镇政府给唐振中打电话,省城书店多,如果连唐振中也很难买到那套复习资料,才能证明唐晓芙她们真的是靠那套复习资料迅速把成绩提上来的,如果很轻易买到,哼哼!你这个小贱人,你以为老娘很好骗吗!

    那个时候物以稀为贵,电话很少,就算是镇政府也没有几台电话,所以除了一、二把手办公室里安装了一部电话,工作人员公用一部电话,那部电话单独放在一间房里,并且有人单独守在那里接听电话,传话。

    银梭用的就是那部电话。

    她刚打完电话,就看见冷晨旭走进了隔壁办公室,于是故意磨磨蹭蹭,偷听冷晨旭都说了些什么。

    但是到底隔着一堵墙,听着不是很清楚,只隐隐约约听到“找人”“还没下落”等话。

    过了一会儿,冷晨旭离开了。

    银梭这才从电话房里走了出来。

    银梭有个远房舅舅在镇政府工作,不在编制内,也就一打杂的,但是很会吮痈舔痔,镇政府里的工作人员都喜欢他,银梭能来这里打电话也凭他的关系,并且他的消息也是相当的灵通。

    于是银梭找到了她那个远房舅舅,问他可知道冷晨旭为什么会来镇政府?

    银梭的远房舅舅道:“他这段时间确实接连来了好几次镇政府,是奉他家老首长的命令寻找他老首长的恩人,但一直没有下落。”

    银梭“哦”了一声,随口问道:“老首长的恩人姓什么?”

    “和你一个姓,也姓唐。”远房舅舅答道。

    银梭心中一动,和远房舅舅告了别,走出了镇政府。

    晚上回到家里,银梭向唐庆丰打听唐家的历史。

    她们居住的这个村姓王,顾名思义,村民基本是王姓家族,她们唐家是外来户,她们一家从哪儿来,她还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是逃荒而来。

    唐庆丰疑惑的问:“你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

    银梭道:“今天同学说起快过年了,走亲戚,拿红包,我在想,我们唐家连亲戚都没有,突然就想知道我们到底从哪儿来盼。”

    “你爷爷呀。”吴春燕的脸上露出鄙夷的表情,“他老家是sc人,那里太穷了,在你爷爷十七岁的时候,又是战争、又是干旱,实在活不下去了,于是举家往咱们这里逃,没想到兵荒马乱的,你爷爷一家人除了他一个,被流弹给炸死了,哪还会有什么亲戚!要不是我家收留了你爷爷……”

    “够了!”唐庆丰怒吼道,家死于战争、尸骨未存,那是他埋藏在心里最深的伤痛,决不允许任何人嘲笑,哪怕是他恩人的女儿、他的妻子也不行!

    吴春燕撇撤嘴,没再说话了。

    银梭沉吟了半晌,忽然问唐庆丰:“爷爷,你这段历史有多少人知道?”

    唐庆丰看她的目光越发狐疑:“你跟我说实话,你打听这些究竟想干什么?”

    银梭在心里思忖了一番,紧盯着唐庆丰浑浊的双眼道:“冷老首长在找他的恩人,正好也姓唐。”

    镇上搬来个大人物冷首长的事已经传遍十里八乡,所以唐庆丰夫妇两是知道冷团长这个人的,而且吴春燕后来还知道两次为唐晓芙母女三个出头的也是这个冷团长,对他没有半点好感不好,甚至还挺憎恨他的,因此听到这个名字心情就恶劣。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