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兰箭步冲过去,把门从里面插上插销,愤愤不平道:“还真是个奇葩爸爸,难得回来一次不说关心关心我们,倒每次为了他们唐家的人骂上门来!”

    她还要往下说,就听唐晓芙肃着脸叫了声:“晓兰!”

    唐晓兰这才留意到方文静脸色很不好,忙打住了话头,没话找话道:“妈妈今天不是在集市上说过回来要给我们宝贝吗?是什么宝贝?”

    方文静这才勉强扯出一丝笑来:“你不说我差点忘了。”

    于是拆开一个枕头,在里面摸了半天,摸出一个红布包的东西,打开来看,里面是一对古色古香的麻花银手镯。

    唐晓芙还好,前世她给她前世的妈妈买过不少的珠宝首饰,又哪里会把这一对银手镯放在眼里。

    只是这对银手镯倒勾起原主的记忆,原主前世是在她生日的时候,方文静把这对银手镯分别给了她姐妹两个一人一只,但不久之后,妹妹晓兰死了,母亲方文静疯了,那只银手镯也被银梭给骗走了。

    这一世因为她的穿越,许多事情都发生了变化,唐晓芙曾以为,有了原主前世的记忆,就像开了挂一样,一切能够未卜先知,能够做及早的防范,实际上并非如此。

    唐晓兰两眼放光,惊喜地看着那对银手镯,问道:“妈妈,这对银手镯是从哪儿来的?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方文静拿起一只银手镯先给唐晓芙戴上了一只,又给唐晓兰戴上一只:“这对银手镯是妈妈出嫁的时候,你大外公给妈妈的陪嫁,因为妈妈嫁过来之后,发现唐家的人对妈妈不好,所以这对银手镯就一直藏得紧紧的,你当然没见过。”

    唐晓兰道:“原来是这样啊。”她扭动着手腕,欣赏着银手镯,“妈妈,我以后可以天天戴着这只银手镯吗?”

    “当然可以。”方文静疼爱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但是别弄掉了,也别叫人骗走了。”

    唐晓兰两眼一直盯着自己的那只银手镯,重重的嗯了一声。

    半个小时之后,唐晓芙做好了午饭,母女三个围着五屉柜而坐。

    唐晓芙把排骨夹给妈妈和妹妹吃,唐晓兰闷闷不乐道:“原以为只要搬离了奶奶家就能过平静的生活,谁知今天这个来闹,明天那个来闹,真是心烦,要是能够搬到别的地方就好了。”

    方文静也叹道:“能搬到哪里去,户口在哪里就只能呆在哪里。”

    唐晓芙含着筷子道:“事在人为,总有办法离开的。”

    吃过午饭,唐晓芙就拿着那八十块钱和几张布票去了一趟冷家大宅,去还给冷晨旭,开门的是伍卫国。

    唐晓芙一面往里走一面道:“你们怎么又搬回来了?搞得搬家好像玩儿一样。”

    伍卫国一头雾水:“我们没有搬走,一直住在这里。”

    唐晓芙停下脚步:“那我怎么上次那么用力的拍门,拍了好久,把你们对面的大婶都拍出来了,可就是没人出来给我开门呢,后来还是那个大婶告诉我说你们都搬走了,我这才离开的,不然还要傻傻的一直拍下去。”

    伍卫国心中一动:“什么时候的事?”

    “就是上次我来你们家卖菜的第二天中午。”

    伍卫国道:“那天冷团长回部队了,冷老爷子应战友之邀去了wh,但是我在家,我记得我那天的确是听到有人拍门,可等我出去一看,没看见人,对面的那个大婶跟我说没人来找......”

    说到这里,两人狐疑的对视。

    唐晓芙走后,伍卫国走进冷晨旭的房间,欲言又止。

    冷晨旭抬眸淡淡看着他:“有话要说?”

    “嗯。”

    “那就说。”

    伍卫国看着他手里把玩的八十张大团结,小心翼翼道:“冷团长,你真的把钱收下了?”

    “别人不要,我也不好硬塞给她。”冷晨旭把那八十块钱放在了书桌上。

    “那怎么办,我们不是帮不到那两个小丫头了吗?”

    冷晨旭微角微勾:“既然她不想被人施舍,那就让她通过自己的本领得到这些钱。”

    吴卫国听得一头雾水,想问又觉得自己太八卦。

    冷晨旭道:“今天幸亏我碰到了唐晓芙,不然还不知道她来找过我。”说着,扭头看着伍卫国。

    伍卫国连忙解释:“这件事你不能怪我,我也是被人给骗了。”

    “谁?”

    “就是我们对面的佘大婶,那天唐晓芙找上门的时候,她骗唐晓芙说我们搬走了,等我开门问有没有人找时,又骗我说没有人。”

    冷晨旭修长的手指在桌子上弹了弹:“以后不许买她家的青菜。”想了想又补充道:“她家任何东西都不许买!”

    伍卫国喜笑颜开,响亮地答了声:“好!”紧接着问:“那以后咱们买谁家的青菜?”

    冷晨旭用看白痴的目光看着伍卫国:“当然是唐晓芙家的。”

    这个元旦,不少乡亲送布料给方文静做衣服,唐晓芙帮着她做。

    方文静一面做活儿,一面抑制不住高兴:“从你奶奶家搬出来太对了,现在咱们给人做衣服的钱是自己的!今年可以过个好年,而且还能攒点,照这样下去,肯定能把你读大学的钱攒出来!”

    唐晓芙盘着一件大红色新娘对襟袄子的扣子道:“还早呢。”

    “早什么早,也就一年半的时间。”

    唐晓芙心想,就过年的时候能够靠做衣服赚点钱,平日就很少有人做衣服了。

    但即便是过年,纯手工几天才能做成一件,也赚不了多少,想靠手工做衣改变现状根本就不可能。

    她一面做着活计,一面期期艾艾道:“妈妈,我想做点小生意赚点钱,你看行吗?”

    “你打算做什么生意?”

    “进点女孩子的头饰和纱巾年画之类的回来卖。”

    方文静停下来看着唐晓芙:“这么多东西得不少本钱吧,万一卖不掉怎么办?”

    “总要试试,应该能卖掉的。”唐晓芙柔柔道,“我手上没钱,想向妈妈借一百块左右。”

    方文静低下头接着做活儿:“别说我手上没一百块,就是有也不能借给你,那么多的本钱,如果亏了,还不把妈急死。”

    唐晓芙听了沉默,这一点早在她预料之中,方文静好容易有点钱,绝不可能轻易拿出来给她折腾。

    可不折腾怎么能赚得到钱?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