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营业员如梦方醒一般,冲向吴彩云,厮打着她:“要不是你,我怎么会弄得丢了工作,我跟你拼了!”两人就在供销社的大门口打了起来,银梭躲在一边,只有金梭帮着吴彩云打架,许多人围着看热闹。

    方文静尴尬的对冷晨旭笑了笑道:“冷首长,这次又多亏了你。”

    冷晨旭清冷的眼眸有一丝暖意:“阿姨客气。”说着就要去卖酒的柜台买酒。

    唐晓芙叫住他:“你是刚回来的吗?”

    冷晨旭毫无温度的看着她:“怎么了?”

    唐晓芙不满道:“干嘛一副戒备森严的样子,难道还怕我打你一顿?我只是想把你上次放在我书里的八十块钱还给你,上次去你家找你,结果你家里没人。”

    “不用了。”冷晨旭一听这话,目光柔和了许多,并且似乎还含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怎不用了,我要你的钱干嘛?无功不受禄。”唐晓芙见他要走,急切之间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又觉不妥,赶紧松开:“你今天千万别出门,我等会儿回家拿钱给你送去。”

    冷晨旭盯着她看了几秒:“随你。”便去买酒了。

    唐晓芙于是拉着方文静和小满准备离开,方文静道:“不急,我还没给你姐妹两个买做裤子的布料。”说着要一个营业员扯了两块深蓝色的洋布。

    那个营业员不知态度几好的给她撕了布料,报价道:“四毛钱一尺,一块六尺,一共四块八。”

    方文静从贴身之处掏出那个包着钱和布票的手帕打开,忽然僵住。

    唐晓芙问道:“怎么了?”

    方文静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营业员,压低声音道:“糟糕,今天出门的时候有些匆忙,布票带的不够。”

    唐晓芙沉吟着道:“我留下来当人质,妈回去拿布票吧。”于是回头跟那个营业员解释,并且把钱先给付了。

    那个营业员虽然很不高兴,但不敢表露出来,怕赴刚才那个营业员的后尘,只得答应了。

    不远处冷晨旭把唐晓芙和营业员的对话听在耳朵里,这时走了过来,对方文静道:“阿姨,我先回去拿点布票给你们。”说完就迈着两条大长腿走了。

    方文静母女三个等了一会儿,冷晨旭就来了,把布票给了那个营业员。

    方文静母女三个又是对着冷晨旭一通谢。

    冷晨旭点点头走了。

    方文静把买的布料装在随身的布包里,唐晓兰想着今年过年有新衣服穿,总觉得像是在做梦,于是非要自己背着装有布料的布包包心里才踏实,方文静就由着她。

    母女三个到了集市,方文静买了一块乡下人最不喜欢的排骨和几块豆腐,就带着唐晓芙姐妹两个回家了。

    她们走的时候吴彩云母女两个还在跟那个营业员在互欧,银梭不知跑哪去了。

    一回到家里,唐晓兰就从布包包里把布料拿出来,在身上比划,方文静看了开心地笑了,坐在床边开始做衣服,唐晓芙准备午饭。

    自留地里的青菜已经长出来了,唐晓芙去地里扯了几个萝卜和一把小白菜,顺路在水塘里洗干净带回来,准备中午用萝卜烧排骨,清炒了个小白菜,打了个豆腐汤,炒个酸萝卜叶,共四个菜,母女三个吃相当丰盛了。

    一想到中午有红烧排骨吃,唐晓芙就忍不住吞了口口水,这一晃又好长时间没有吃肉了。

    她提着洗好菜的篮子才回到家里,唐振中就闯了进来。

    方文静和唐晓芙一看是他,都没了好脸色,都对他视而不见,各干各的。

    唐晓兰起初见唐振中大力把门推开,门撞在墙上,发出惊天动地的声音,把她吓得心惊胆战,可看妈妈和姐姐都那么从容,也就不怕了,轻手轻脚把才买的布料叠起收好。

    唐振中怒火冲天地瞪了唐晓芙姐妹一眼,然后对准方文静发脾气:“我在外面辛苦工作,原指望你在家里带两个女儿,不说把两个女儿教育成材,总能成人吧,你看看你把女儿教育成什么样了,故意和我们唐家做对,先是顶撞她奶奶,今天又在集市在诽谤她二婶!”

    唐晓芙正在切萝卜,闻言把刀往砧板上狠狠一剁,冷声问道:“自从我们母女三个从你们唐家搬出来之后,我都没去过你们唐家,我怎么顶撞奶奶?倒是奶奶找上门冤枉我和妹妹偷葱!至于二婶,我就更没诽谤了,爸爸就算要拿妈妈出气,得找个好点理由才行!”

    唐振中因愤怒,目眦尽裂:“你还没诽谤!今天早上要不是你说那些话,现在十里八乡会疯传我和你二婶……你二婶不清不楚吗?”一想到那些传言,他就又羞又恼。

    唐晓芙继续切她的萝卜:“爸爸给二婶买布买表,工资养着你们唐家人是事实,给二堂姐买新衣服也是事实,我哪一个字胡说了?可至于人家听到这些会怎么想,我可管不着!”

    唐振中结舌。

    方文静也冷冷道:“你少跟我提你在外面辛苦工作!你哪怕辛苦工作赚钱累死,也是为的你唐家,又不是为我母女三个!我没你弟媳好命,只用在家待着做个家务,我既要出工,还要帮人做衣服挣钱养活我两个孩子,的确没功夫教育她们,就算不成人也不是我一个人的责任,不过好在我两个女儿都争气!”

    一提起钱,唐振中就一肚子的气:“我怎么没给钱?上次给的十五块钱难倒肉包子打了狗?”

    方文静气急而笑:“那个钱是你实心实意要给的吗?再说了,女儿都长到十五岁了,你好不容易给点钱你还好意思说?要不要我们把这事拿到村民跟前评评理?”

    唐振中瞠目结舌的盯着方文静,觉得只短短一个月,她竟然这么能说会道。

    唐晓芙见唐振中还不走,不禁微蹙了眉:“今天早上本来就是二婶故意借别人的手欺负妈妈,爸爸不说替自己的女人出口气,居然为了别的女人来质问妈妈,爸爸的良心呢?”

    “大人说话哪有你一个小孩插嘴的份!信不信你再说一个字我打死你!”唐振中咆哮。

    “我信,我怎么不信!爸爸又不是没有这么打过我们!不过没关系,爸爸尽管打吧,等打完了,我就去告诉左邻右舍和刘局长,我爸爸为了二婶打我们!”

    唐振中像是被人点了穴位似的,抬起的手掌停在了半空,最后很不甘心的垂了下来,只得悻悻离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