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梭脸上的笑容凝住,她以为她故意这样别有用心的向唐晓芙认错,唐晓芙肯定会气的爆炸,然后尖酸刻薄的讥讽她一顿,这样就显得唐晓芙心胸狭隘、小肚鸡肠,反衬出她痛改前非、重新做人的正面形象,让同学们重新对她产生好感,可万万没有想到唐晓芙竟然唱了这么一出。

    最令银梭心塞的是,唐晓芙字里行间都指出她是一个不学好的女孩,让她的人设一路继续崩盘。

    而且更令她气愤的是,自己这次能重返学校,凭着自己的心计,怎么到了唐晓芙的嘴里就是她的功劳了?

    但这种事情又无从争起,一是只有她和唐晓芙双方心中有数,二来如果认真争执,同学们就会觉得她根本就不是真心实意地想和唐晓芙和好,刚才就白装了。

    银梭嘿嘿一笑:“多谢你了,晓芙,我一定会洗心革面的!”

    唐晓芙冲着她嫣然一笑:“我看好你,一定要加油哦。”

    她的声音软软糯糯,好像山涧泉水叮咚非常好听,可银梭听了却好想把她痛扁一顿!

    银梭努力克制住滔天的恨意,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中午放学的时候,唐晓兰也得知银梭重返校园了,而且还是靠的唐振中的力量,不禁恨得咬牙:“爸爸对二叔一家可真好!”

    唐晓芙叮嘱道:“这事别让妈妈知道,免得给她心里添堵。”

    唐晓兰点头:“这个我知道,就是怕纸包不住火。”

    唐晓芙叹了口气,没说话。

    姐妹两回到家里时,方文静已经做好了简单的午饭,一锅够她娘儿三个吃的米饭和两个青菜。

    吃饭的时候,母女三个各怀心思。

    方文静欲言又止,良久,道:“听说银梭回学校读书了?”

    “妈这么快就知道了呀。”唐晓芙故作轻松地笑了笑。

    “嗯,你奶奶到处吹牛,说你爸到底在城里当官儿,一句话就让你们校长撤消了对银梭的处分,现在满大队的人都知道。”方文静淡淡道。

    唐晓芙嗤笑:“不过一个国营单位的车间主任,在他单位里勉强算得上个人物,出了他单位的门,狗屁都不是!他说话谁买他的帐!银梭能重返学校那都是唐振中用钱砸出的一条路!”

    “啊!”方文静道:“你爸借钱找关系把银梭送到学校去的?”

    “不然呢,妈妈还真以为那家伙长了张大饼脸所以面子大?”唐晓芙刻薄道。

    方文静沉默了一会儿,道:“你在学校当心点银梭就行,你认真学你的,以后考上个大学就好了。”

    “嗯,我知道,妈妈别为我操心。”唐晓芙宽慰方文静道。

    转眼就到了元旦,唐晓芙总算松了口气,临近元旦的那几天里,她简直每一分每一秒都提心吊胆,生怕唐晓兰出个什么意外死掉了,还好,有惊无险地到了新的一年,唐晓兰平平安安的,这一世总算避过一劫,往后的日子一定能够好起来。

    她扭头看着身边熟睡的唐晓兰,这个小妹妹特别粘她,连睡觉也紧贴着她。

    唐晓芙伸手爱怜地轻抚着她的小脸,虽然与方文静和唐晓兰只生活了一个多月而已,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原主的记忆和与方文静唐晓兰流着相同血的关系,唐晓芙觉得自己和这一对母女已经有着生死与共的亲情了。

    这些日子唐晓芙母女两个靠着给人做衣服积攒了一点钱下来,再加上队里把下个月的口粮分了下来,方文静是出的满工分,有二十五斤粮,两个女儿每人能分到十五斤,另外还有唐振中给唐晓芙姐妹两个的生活费,勉强够用了。

    于是元旦这天吃过早饭,方文静带着两个女儿去镇上逛逛,准备买点豆制品和肉好好过个节,再给两个女儿一人扯一身布料做过年的新衣,这么多年,两个女儿都没穿过新衣服,总是穿金梭银梭姐妹两个的旧衣服。

    不是方文静不给两个女儿做,是因为那时和吴春燕她们住在一起,如果给两个女儿做新衣,不仅穿不到唐晓芙姐妹两个身上,还要暴露她偷偷攒私房钱的事,而吴春燕是从来不给唐晓芙姐妹两个做新衣的,并且理直气壮地说,本来就是小的穿大的旧衣服。

    这话不是说不过去,但过年总得给两孩子做身新衣服吧,可也没有……

    因为临近过年,又加上是元旦,所以打年货的人很多,大家都怕在年边打年货东西会涨价,狭窄的街道被打年货和买东西的人们挤得水泄不通,方文静母女三个还是第一次一起逛集市,每个人心里都很高兴,手拉这手随着拥挤的人群边走边看,现在不同于往年,上头政策松动了,摆摊的特别多,卖吃的喝的用的都有,甚至有人把自家织的土布拿出来卖。

    有一家打首饰的摊位前挤满了各个年龄层的女人,有人拿出一块银元打成好几只戒指,引起许多人羡慕的目光,经历了那个饥荒的年代和那段特殊的年代,许多人家的那点金银首饰或者银元要么换粮食吃了,要么被搜走了,谁家要是还能剩下一两块银元可真是稀奇事!

    许多前来打首饰的妇女没有银元,便拿出一块黄铜打首饰,更多的是连黄铜都没有,只能眼馋的看着别人打首饰。

    打首饰的银匠师傅手艺相当不错,一块黄铜被他打得黄澄澄的亮,简直以假乱真可以冒出黄金首饰了,不过黄金光泽是金黄,黄铜的黄色偏重。

    唐晓芙停下了脚步。

    方文静和唐晓兰陪着她看了一会儿,方文静催促道:“好了,别看了,回家我有宝贝给你们。”

    唐晓兰好奇地问:“什么宝贝?”

    方文静看了看四周:“回去再说。”

    母女几个先去买布料。

    镇供销社里也是人山人海,每逢临近过年,供销社总要进许多色彩鲜艳的布料,一般都是印花洋布,涤纶之类的化纤布料在当时是高级布料,一般人买不起,所以进的少。

    不过今年供销社进了不少灯芯绒,有许多人都在扯灯芯绒布料。

    母女三个费了好大的劲挤到了卖布的柜台。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