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芙讥讽地看着唐振中,脸上在笑,眼神凌厉,一字一顿咬牙道:“我爸打我当然有理,因为银梭造我的谣我不该告老师,害她被开除,我更不该把爸爸给二婶买布料买手表的事捅出去,让二婶丢脸不说,还引起奶奶对二婶的不满,二婶和二婶的孩子都是爸爸的心头肉,所以银梭陪着奶奶去了一趟城里,爸爸还给她买新棉袄,可我姐妹两个的棉衣都小了破了爸爸视而不见,我这样冒犯她们,我爸爸痛扁我都是看在我是他亲生女儿的份上才手下留情的,不然早就一刀捅了我这才解恨!”

    王葵等几个女人听了唐晓芙挨打的原委个个都古怪的盯着唐振中,那种无声的谴责令唐振中如芒在背,他是典型的既要立贞洁牌坊又一心想当表砸的心理,一心想冒充道德模范。

    他慌乱起来,结结巴巴道:“你们……别……别听小孩子胡说!”

    “爸爸不是为这些打我吗?”唐晓芙眉眼弯弯,大颗大颗的泪珠却不断的从眼里滚落,“那就一定是为了给我和妹妹生活费的事咯。从小到大爸爸都没出过一分钱养我和妹妹,现在被迫给了我和妹妹十五块钱的生活费当然恼羞成怒要打人了!”

    她字字句句把唐振中斑斑劣迹都揭露在众人面前。

    那几个女人看唐振忠的目光越发鄙夷。

    王葵大有深意的一笑:“怪不得怕我插手,原来有这么多见不得人的勾当怕被我们知道!”

    方文静砍柴回来,见到王葵几个女人围着唐振中在理论什么,两个女儿都在哭,忙加快了脚步走了过来,把柴往地上一扔,看着自己的两个女儿问:“你们怎么了?”

    王葵几个女人七嘴八舌告诉她原委,方文静气得眼泪直流,抄起手中的扁担,对着唐振中劈头盖脸地乱打一气:“你还是个人吗,我母女三个过得这么艰难,你这个做丈夫做父亲的像瞎了眼看不见似的,这也就罢了,竟然为了你弟媳和你弟媳的女儿打她们,你良心被狗吃了吗?”

    唐振中气势汹汹地来,想要给银梭和吴彩云出气,气没出成,他自己的丑恶面目却暴露在他人面前,还被方文静像发了疯一样追着打,死要面子甩下一句“好男不跟女斗”抱头仓皇逃走了。

    王葵几个女人劝慰了方文静母女三个一番,帮着她们把野菜捡进篮子里,然后把柴抬到家门口,跟着她母女三个进屋。

    原来那几个女人都是王葵介绍给方文静来做衣服的,方文静问清楚是给谁做,想要什么样式的,王葵和那几个女人就离开了。

    她们一行人边走边说着方文静一家的事。

    王葵道:“文静的大闺女一句假话都没说,银梭造晓芙的谣被学校开除这是事实,晓芙的二婶陪着她奶奶去了一趟城里带回好几块布料和一块表,村里许多人都看见了,就连银梭也是一身新衣陪着她奶奶从城里回来,她那一身新衣不用问肯定是她大伯买给她的。”

    那几个女人都难以置信,回去后把这件事当个稀奇事说与别人听,很快,附近村落都流传着关于唐振中和吴彩云的诽闻,说大伯和弟媳有一腿,大伯为了弟媳母女两个打自己亲生女儿,就连唐家多年来虐待方文静母女三个的事也被人们扒了出来,把整个唐家都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当然这是后话。

    唐振中无功而返,灰溜溜地回到家里,吴彩云母女俩个正等着他的好消息,见他如此模样,已经猜到他这一去没教训成唐晓芙,恐怕又被唐晓芙教训了。

    母女俩个都很失望,不过还是装模作样的安慰了唐振中一番,不管怎样,得让唐振中觉得她们才是他的知心人。

    好在唐振中让银梭重返学校的事有了些眉目,在他到处送礼贿赂下,在砸了一百多块钱之后,终于给银梭打通一条路,市教育局以给银梭的处分太重为由责令育红中学重新处分银梭,于是育红中学给银梭的处分,由开除改为记大过,银梭重返了校园。

    星期三,当高二(二)班正在上第二节化学课的时候,廖老师领着一身簇新衣服的银梭走了进来。

    廖老师示意化学老师暂停一下,然后对班同学说:“因为是教育局觉得,学校对唐银梭同学的处分过重,现在判为记大过,所以唐银梭同学重新回到我们这个大集体中来了,希望大家和唐银梭同学和睦相处。”说到这里,他特意看了一眼唐晓芙。

    唐晓芙正神情冷峻的盯着银梭,唐银梭装作可怜兮兮的瑟瑟地低下头去。

    廖老师走了之后,同学们在底下都窃窃私语,化学老师整顿了几次纪律才好了些。

    下课铃声一响,化学老师走出教室,女士们大多围拢在银梭的课桌前,好奇地向她打听怎么市教育局会突然过问她被开除的事。

    银梭纯纯地笑着:“是我大伯发现好长时间没有去上课,就问我原因,我不肯说,他就查到学校来,才知道我已经被学校开除了,又详细的问了我开除的原因,觉得我虽然做错了事,但还罪不至于开除,于是向市教育局反映,我才得以重返校园。”

    然后低头腼腆的笑了一下:“我以前确实做了一些错事,以后一定不会再犯了,你们大家都监督我好了。”

    同学们见她认错态度这样诚恳,自然原谅了她一半。

    银梭怯怯地看着唐晓芙,咬咬唇,勇敢的向她走去,在她的课桌前站定,歉意的向她深深鞠了一个躬:“唐晓芙同学,以前的确是我伤害了你,我在这里向你赔罪认错,求你原谅我。”

    唐晓芙连忙起身,惊讶地说:“我早就原谅姐姐了,姐姐难道不知道吗,你以为真是我爸到学校来打听才得知姐姐被开除的吗,实话告诉姐姐吧,是我告诉我爸的。

    姐姐自从被学校开除后,也不去大队上工,也不在家做家务话儿,还总是到处乱逛,我怕姐姐就这么突然走上社会会被坏人带坏,所以才跟我爸说,要他把你重新弄回学校,不然你以为你会这么容易重返校园?我这么做只是避免你走上邪路而已,姐姐你一定要珍惜机会,改过自新呀!”

    唐晓芙说完,一把握住银梭的手,热泪盈眶殷切的看着她。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