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庆丰冷着脸扫了一遍众人,道:“吃饭。”

    家人这才围桌而坐,开始吃饭。

    吃完饭,吴彩云洗了碗筷就赶紧跑到两个女儿住的房间,把银梭叫出来问话:“告诉妈,你大伯怎么会跟你奶奶说起他给我买东西的事?”

    银梭没好气的白了吴彩云一眼:“我大伯才没出卖你,是你自己笨,奶奶一诈你,你就什么都招了,亏我还一直给你使眼色,你就是不明白。”

    吴彩云一听呆若木鸡,肠子都悔青了,问道:“你奶奶怎么突然会想着要诈我?”

    “这怪妈自己,妈要不是在那些穷得叮当响的村民面前嘚瑟,他们怎么知道大伯给妈买了布料和手表,他们如果不知道,就不会说给奶奶听了。”说到这里银梭忍不住埋怨道:“妈妈也是,大伯买给妈妈的东西本就一时半会儿见不得光,妈还要拿出来嘚瑟。现在可好了,鸡飞蛋打!”

    吴彩云懊恼道:“我可没有嘚瑟,是我那天从城里回来碰见唐晓芙那个小贱人,她不知怎的就猜到我身上有你大伯给我买的东西,然后说与村民们听,村民们这才知道的。”

    她看了一眼银梭身上的新衣服:“你不能光说我,要是你不穿这一身新衣服,你奶奶的气也许没那么大。”

    银梭忙解释道:“这是大伯硬要给我买的,”然后气狠狠转移话题:“这个唐晓芙实在可恶,先是用计把我赶出了学校,现在又让奶奶对妈起了戒心,以后咱们家的日子就难过了!得想个办法收拾她才好!”

    吴彩云叹了口气:“连你爷爷的计谋都落空了,只怕我们一时拿她没有办法。”

    银梭眼冒凶光,抿嘴奸笑:“有一个人收拾得了她!”

    “谁?”

    “大伯!”

    母女俩个会心一笑。

    很快就快到中午两点了,吴春燕见吴彩云还呆在房间里不出来,不由得勃然大怒,站在吴彩云的房门口破口大骂:“当自己是才结婚的小媳妇躲在房里不好意思见人吗?已经到了上工的点,怎么还不去上工?”

    吴彩云这才记起那天自己为了脱身从城里回来,骗吴春燕她要到队里上工挣工分,可回来之后,她早就把自己说过的话忘光了,现在见吴春燕提起,只能垂头丧气跟在自己男人身后去大队劳动。

    吴春燕一直恶狠狠的盯着她的背影走出院子才罢休,一扭头看见丁家丽斜靠在她房门的门框上,脸上挂着幸灾乐祸的笑容。

    吴春燕把脸一板:“你笑什么笑!一天到晚就知道东家长西家短,上工就不积极,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一想到没有用蛇吓到方文静母女三个搬回来,反而自己被蛇咬了,从此后唐振中每个月要给唐晓芙姐妹两个十五块钱抚养费,吴春燕就要郁闷地背过气去,再也无法容忍家里任何成年人不好好去队里挣工分,这次先把大媳妇赶去上工,再把小媳妇管紧,不许她再耍滑头,得好好上工,挣满工分回来!等过几天再赶两个孙女去上工,也只有她们家奇葩,女人都窝在家里不去赚工分。

    丁家丽恨恨的哼了一声,只得也去上工。

    转眼又是一个星期天,再过两天就到元旦了。

    七十年代末的节假日不像唐晓芙前世,把星期六星期天挪一挪,和元旦那天凑三天假,那个年代很古板,该哪天休照常休,不挪借。

    元旦过后再过十余天就期末考试,放寒假了。

    唐晓芙有点期待寒假,只有放寒假了,她才有大量的时间帮方文静做衣服,现在总有人找方文静做衣服,可方文静不敢多接活儿,怕不能按期交货,误了人家的事。

    唐晓芙希望寒假和方文静多做些衣服,多赚点钱,家里太穷了,穷得她有时晚上都睡不着,幸亏借助刘干部的力量,向唐振中要到了她姐妹俩个的生活费,不然她母女三个日子更加难熬。

    越靠近元旦,唐晓芙就越紧张,过了元旦就是新的一年到来,那么妹妹晓兰就步入了十五岁,只要她安然度过十四岁,是不是她母女三个就能逃脱前世的厄运?

    星期天唐晓芙起了个大早,先帮方文静缝制了一会儿衣服,到了七点煮了一锅稀饭,又把方文静腌的萝卜叶从坛子里捞出一点,洗净,剁碎用花椒干辣椒炒了一小碗酸菜配稀饭,开胃是开胃,但没什么油水。

    现在天冷,方文静种的菜长得很慢,唐晓芙姐妹俩还得去挖野菜吃。

    吃完了早饭,姐妹两个就提着一个菜篮子去了坟地那边,等挖够了一篮子的野菜姐妹两个就往家走。

    刚走到家门口时,就看见唐振中怒气冲冲的向她们走了过来。

    姐妹两个还没有反应过来,唐振中挥起手掌就向唐晓芙扇来。

    唐晓芙本能的举起手中的菜篮子一档,唐振中这一巴掌用了十分的力气,菜篮子被打飞出去,里面的野菜撒的到处都是,唐晓芙脸上虽然没有挨到那一巴掌,可是掌力透过菜篮子还是把她掀到地上了。

    “姐姐!”唐晓兰急得大叫了一声,赶紧去扶唐晓芙。

    唐晓芙见唐晓兰急得眼泪直掉,正要安慰她自己没事,就见王葵带着几个外村的妇女向她们家走了过来,便故意惨叫了一声,心一横,牙齿用力的咬了一口舌头,顿时有鲜血从嘴角缓缓的流了出来。

    唐晓兰见了心中惊痛,转头怒瞪着唐振中,几近咆哮道:“你为什么打姐姐?”

    唐振中用手指着唐晓芙,怒气冲天道:“你姐姐害得银梭被学校开除,害你二婶被你奶奶误解,她难道不该打吗?”

    王葵几个妇女见唐晓芙父女相争,忙都加快了脚步走了过来。

    她们看见唐晓芙嘴角流血、唐晓兰仇恨地瞪着唐振中,觉得唐晓芙姐妹两个很可怜。

    王葵和唐晓兰一起把唐晓芙扶了起来,忍不住数落唐振中:“振中,不是我说你,你平常不在家,难得回来一次,回来就打自己的孩子,哪有你这样当爹的!”

    唐振中几次三番听吴春燕提起王葵,知道王葵是吴春燕的死对头,因此内心对她十分反感,和她说话自然没个好语气:“我家的事轮不到你管!”

    王葵大怒:“你一回家就打孩子你还有理了?”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