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春燕阴鸷的盯着吴彩云看了好一会儿,才沉声道:“把振中给你买的布料和手表交上来!”

    吴彩云心中一惊,不由自主的看向银梭,银梭神情凝重,微不可查的向她摇了摇头。

    吴彩云硬着头皮装糊涂:“什么布料?什么手表?妈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吴春燕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少跟老娘装糊涂,振中什么都跟我说了。”

    吴彩云傻了眼,急忙解释道:“那些东西都是大哥非要给我买的,我是迫不得已收下的。”

    吴春燕冷笑一声:“你现在不用迫不得已了,东西给我就行了。”

    吴彩云站着没动。

    一直站在一边听她们两个说话的丁家丽这时阴不阴阳不阳的笑了两声:“看来迫不得已是假话,真的叫二嫂拿出来,二嫂就舍不得了。”

    “你到底拿不拿!”吴春燕凶狠的盯着吴彩云怒吼道,就连在一旁饮茶的唐庆丰都抬起阴狠的双眼向她看去。

    吴彩云被逼无奈,只得转身回到房里,很不情愿的拿出那几块布料和那块手表交给吴春燕。

    吴春燕冷笑连连:“真没想到你当着我的面不知哄得我多开心,背着我,居然花言巧语让我大儿子给你买这买那!”

    吴彩云低着头不敢吭声。

    丁家丽煽风点火:“我以前常听人说,对你笑的人不一定真心对你好,那叫笑里藏刀,就是为了算计你,原来都是真的,啊哈哈!”

    吴春燕脸色更加难看,起身把东西拿到自己房里锁了起来。

    因为是中午吃饭的点,家里人都陆陆续续的回来了,一家人准备吃饭。

    唐庆丰扔掉手中的烟头用脚踩了踩:“吃饭之前我有一件事要盘问你们。”

    银梭看了一眼唐建斌,他泰然处之。

    唐庆丰如刀一般的眼神犀利的划过每个人的面庞:“这次你们奶奶被毒蛇咬的蹊跷,分明就是方文静那三个贱人在搞事,只是奇怪,她们这一做法和我们的做法如出一辙,用我们的手段对付我们,难不成是有谁向她们通风报信了的?”说罢,目光落在唐建斌身上,家里其他人的目光也落在了他身上。

    但他表现得很平静。

    吴彩云忙道:“哎呀,不可能是建斌,那天咱们谈话他不是去砍柴了吗?再说了,建文兄弟两个是三更半夜去方文静家里扔的蛇,建斌根本就不知道,所以婆婆中蛇毒跟建斌没关系,怪只怪唐晓芙那个小贱货太狡猾,估计她也想用蛇来吓唬.......”

    吴彩云正喋喋不休的替自己的小儿子辩解着,唐建斌忽然开口说道:“是我提醒过唐晓芙要当心。”

    他这一句话如石破惊天,所有人都瞪圆了眼睛看着他,但他仍旧面不改色,似乎并没认识到自己做错了。

    丁家丽夸张的大惊小怪的叫着:“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呢,你难道不知道爷爷奶奶最喜欢的就是你吗,你这么做多伤他们的心!”

    吴春燕也是极度失望地看着唐建斌,可孙子辈里就他可能有大出息,她得巴结好他,以后才能享到他的福,因此虽然心里不舒坦,可还是忍住不说他。

    唐庆丰把桌子上的一个杯子用力往地上一砸:“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知不知道你这次差点害死你奶奶!”

    “我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爷爷想怎么处罚我都行,我只希望从此以后家里不论任何人都不要再去伤害大妈母女几个了,她们都搬出去住了,你们还要怎样!”唐建斌有几分气愤。

    丁家丽“哟”了一声:“咱家出了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居然为了方文静一家贱人指责我们!”

    “你闭嘴!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唐庆丰冲着丁家丽怒吼,丁家丽虽然很不服气,可是不敢再开口了。

    唐庆丰阴冷的盯着唐建斌好一会儿:“我们怎么做轮不到你在这里指手画脚,你还没独立,吃的穿的住的是我们给你提供的,你为了不相干的人差点害死你奶奶你良心过得去吗?”

    唐建斌听到这话,脸上表情纠结,不帮唐晓芙母女三个他心中难安,可是因为帮唐晓芙她们而害死了自己的奶奶,他也会终身内疚的。

    吴春燕这时抓住机会笼络人心,皱眉道:“算了,老头子!别对建斌大吼大叫的,方文静母女三个都那么有心计,谁知道那几个小贱人给建斌灌了什么迷魂汤,建斌才会这么没头脑去帮她们。”

    然后咬牙切齿道:“这几个黑心烂肝的小贱人,居然敢放毒蛇咬我,我非去撕了她们不可!”

    说罢,起身就要往外冲,被唐庆丰喝住:“站住!你怎么一大把年纪了,还像没长大脑似的呢?”

    吴春燕虽然停下了脚步,可是并不服气:“我怎么就没长大脑了?人家都放蛇咬我了,我还连个屁都不敢放?那方文静母女三个贱人可不得意坏了,只怕以后还要变本加厉算计我们!”

    唐庆丰冷声道:“你也不想想,唐晓芙既然敢这么做,她肯定是想好了对策的,到时她一句话,她母女三个都是女流,见到蛇就怕,哪里敢抓,更别提往我们家扔了,就撇清了自己,再反咬一口,说你故意用毒蛇咬伤自己,使出这招苦肉计陷害她母女三个,我们才叫有理说不清!

    这件事就到此为止,谁也不许拿这件事到那三个贱人家里闹,别没为自己讨回公道,反而被晓芙那个死贱种当众揭发咱们想用毒蛇逼她们回来的打算,这是阴招,不能让外人知道,要是村民们知道了,不知会用什么眼光看咱们!你们难道都是死的,没有发现唐晓芙今时不同往日,变得特别难对付了吗?”

    吴彩云深受其害,嘟囔道:“怎么没发现?正因为这样,我们更得刹刹她的锐气,不然她更不怕咱们了。”

    唐庆丰阴鸷地看着她:“她的锐气我们当然得刹,但在没想到万之计之前,谁都不许轻举妄动!”

    吴春燕只得悻悻坐下。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