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村民一个箭步冲过去抓住唐振华的手,怒喝道:“你凭什么打晓芙?他爸都不给她妈买这些东西,给你媳妇买,她心中有疑问不行吗?”然后对唐晓芙姐妹两个和蔼的说:“你们赶紧回家吧。”

    唐晓芙对那个村民鞠了一躬:“谢谢志荣伯伯。”便和唐小兰一起回家去了。

    那个叫王志荣的村民见唐晓芙姐妹两个走远了,这才松开了紧紧抓住唐振华的手,对着围观的村民道:“大家都回去吃午饭了。”

    于是村民们三三两两的散去,边走边议论。

    “看这情形啊,十有八九振中和他的弟媳彩玲有一腿,不然怎么在彩云身上那么舍得花钱?”

    “更可笑的是正华戴个绿帽子不说教训自己的老婆,却想着去打晓芙,脑子有病吧。”

    吴彩云夫妻两个站在原地,一脸难堪的互相看了看。

    吴彩云把地上的布料重新捡起来拍了拍上面的灰尘,对着渐渐远去的那些村民的背影狠狠吐了一口吐沫,咒骂道:“乱嚼舌根的一群贱货不得好死!”

    唐振华的脸色有些阴沉,低着头往前走去。

    吴彩云知道他听了村民的话有些生气,明白这个时候自己不能招惹他,于是重新把那些布料藏在棉袄底下,跟在唐振华身后回家。

    当天下午丁家丽就从村民嘴里知道了唐振中给吴彩云买布料和手表的事,吃晚饭的时候便故意摔锅砸碗指桑骂槐道:“怪不得要抢着送婆婆去城里治疗蛇伤,原来是想借机会和人睡觉,靠卖肉来换布料和手表,真t要脸!”

    吴彩云心中气的要死,却故意装作不明白丁家丽在骂谁,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置身度外的样子。

    丁家丽骂了好大一会儿,见吴彩云根本就不搭理,觉得没意思了,便消停了,但心里却埋下了一根刺。

    一个星期之后,吴春燕身上的毒已完解了,只是精神欠佳。

    自从唐振中当兵到转业,能拿工资了,她家的条件得到了巨大的改善,她就变得特别怕死,恨不能长生不老才好,在家的时候就竭力保养,现在中了一场毒,总觉身体大亏,虽然医生通知她可以出院了,但她就是赖着不想走,总觉得再在医院多吊几瓶药水,多住几天就能延年益寿似的。

    吴春燕的主治医生只得要唐振中去做吴春燕的工作,让她赶紧出院,像他们这种大医院每天都有很多危重病人等着住进来,床位紧张,不可能让一个病愈的病人占着床位。

    唐振中把医生的话转述给吴春燕,吴春燕狐疑地盯着他看了很久,冷冷声称,自己并没有恢复健康。

    万般无奈下,唐振中只得把吴春燕安排在自己单位所在的对口职工医院内。

    他单位有一项福利,就是可以给自己的父母和未成年子女办家属医疗证,所以唐振忠也给吴春燕办了家属医疗证,用家属医疗证可以在他单位对口医院里住院报销一半。

    吴春燕被转了院,老大不高兴,同济名声多响亮,住在里面都觉得特别有身份。

    转院那天,吴春燕同病房的病友和她热情地告别,可吴春燕和唐振中银梭刚走出病房的门,就听见里面有人鄙夷道:“没钱打肿脸充胖子,住这么贵的医院,这种医院哪是她这个乡下太婆住得起的,这不,住了几天就得滚,哈哈哈!”

    吴春燕心中郁闷死了,埋怨唐振中非要给自己转院,害自己被人嘲笑。

    银梭当着唐振中的面替他在吴春燕的跟前说了不少好话,为此招了吴春燕不少痛骂。

    唐振中觉得银梭这孩子和她妈妈一样温柔善良又美丽,对她好感倍增,因此也分外怜惜她。

    银梭见时机成熟了,心想,该收网了。

    这天,唐振中在职工食堂买了午饭给吴春燕和银梭送午饭,老远就看见银梭坐在吴春燕病房外面的长椅上抹眼泪,他心中一疼,加快了脚步走了过去,轻言细语的问:“银梭,你怎么哭了。”

    然后看了一眼吴春燕所在的病房,劝道:“是不是你奶奶对你胡乱发脾气了?你暂且忍忍吧,老人家有时候是脾气大点。”

    银梭哽咽着道:“这个我知道,奶奶发脾气由着她发呗,谁叫咱们是晚辈!我才不会为这种事伤心。”

    唐振中一脸不解道:“那你为什么事在这里哭?”

    银梭欲言又止,最后撑不住还是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扑倒唐振中的怀里:“大伯,我想读书,我不要这么碌绿无为下去。”

    银梭被学校开除这件事,吴春燕并没有怎么生气,按她的老观点是,女孩子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她本来就不赞成银梭读书,别说考不上大学,即使考上了也便宜了她未来的夫家。

    所以当吴春燕听说银梭被学校开除之后,不仅不生气,相反还有一点高兴,她对银梭俩姐妹说,正好等过了年两姐妹一起去大队里劳动挣工分。

    因为银梭读书,金梭也没去队里劳动,吴彩云说是怕金梭心里有想法,吴春燕也明白,吴彩云是护着她俩个女儿,现在看她再找什么理由护了。

    银梭当然不愿意去大队劳动,所以她一直都想着重进学校,当她听说吴春燕的蛇毒当地镇上卫生所治不好,非得去省城医治时,她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唐振中还不知道银梭被学校开除的事,他以为她是因为孝顺清假照顾她奶奶的。

    他听完银梭的哭诉,问:“是你奶奶不让你读书了吗?别怕,我会承担你读书的费用的。”

    “不是。”银梭从他怀里退出,低垂着头,紧抿着嘴,配上她憨厚清秀的长相,看上去格外叫人同情。

    “那究竟是因为什么?”唐振中也不忙着给吴春燕送午饭了,在银梭身边坐下,关切地问。

    银梭显得万分为难,半天才吞吞土土道:“我被晓芙陷害,被学校开除了……”

    唐振中心中一紧,声音也提高了:“那个死丫头怎么陷害你了?”

    “别人妒嫉她,故意造她的谣,说她和一个男人不清不楚,她却非要说我才是那个谣言的始作俑者,那几个真正造她谣的女生为了避免自己开除就都顺着她的意思说是我造的谣,因为有这么多同学指证我,我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所以被学校开除了。”说到这里,银梭又呜呜地哭了起来。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