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司门口百货大楼,吴彩云故意摸摸这块布料,看看那件衣服,流连忘返,却并不开口要,然后带着恋恋不舍的神情和唐振中来到卖表的柜台,买了一块最贵的上海产女士机械表。

    买完表之后,唐振中就要急着去买水果,吴彩云胀红着脸道:“那些布料和衣服真好看,你让我再看看再走吧。”

    唐振中听了这话心里一酸,咬牙道:“我身上还有一点钱,你买几块布料吧。”

    吴彩云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你都已经给我买了一块表了,我……不能再要了。”

    唐振中二话不说,扯了几块布料给她。

    吴彩云手里拿着唐振中给她买的布料,显得局促不安,一个劲儿的责备他:“你看你,干嘛花这么多冤枉钱?”

    唐振中看着她开心的笑容,心里很满足。

    两人买了水果赶回病房,吴春燕勃然大怒:“叫你们两个去买点水果点心,怎么去了这么久?”

    那时吴彩云早就在进病房前把表放兜里,几块布料放在棉袄下藏起来了,吴春燕根本就不知道,不过被正从厕所出来的银梭无意中撞见,但她没说破。

    唐振中怕吴彩云受委屈,连忙解释道:“为了买到好一点的水果和点心,我们多跑了几家商店。”

    说着把买的点心和水果放在吴春燕的床头柜上,吴春燕瞥了一眼,买的还不少,阴沉的脸色这才缓了下来。

    吴彩云小心翼翼的在医院里待了一夜,想着自己身上又是表又是布料的,在吴春燕面前晃来晃去难免会露陷,就想先离开,可又怕落个不肯照顾老人的话柄,惹吴春燕生气,以后不好从她手里哄骗钱财,于是早上特意给吴春燕买了一大碗饺子,自己的男人和女儿一个人两个馒头。

    早上来探望吴春燕的唐振中见吴彩云什么都没吃,关切的问道:“彩云,你怎么不吃?”

    吴春燕一面吃着饺子,一面道:“这还用问,肯定是她已经在外面吃过了。”

    吴彩云强笑着道:“我还没吃呢,主要是我想妈这次中毒身体伤得厉害,得好好治治,治病的钱不能省,我反正在医院里不用干活儿,就不吃早饭了,这样可以省点钱出来给妈看病,虽然不多,但是我的一点心意。”

    吴春燕撇了撇嘴,一言不发的吃着饺子,心里却在腹诽,说得好像你天天在大队劳动挣工分似的,你哪天不是在家里待着没干活儿!

    对吴彩云不去大队劳动挣工分吴春燕心里是不满的,可是因为吴彩云是被她不争气的二儿子弄大了肚子匆匆嫁进唐家的,按照吴彩云母亲的话来说是受尽了委屈,唐家得把她供着,再加上吴彩云嫁进来肚子就已经大了,因此没去队里上工。

    后来孩子一个接一个的出世,吴彩云打着要带孩子的名义,就一直没有上工,再后来,她的两个儿子唐建文、唐建武长大之后,去了队里挣工分,她们家有三个劳力在队里上工,跟三房比多了一个,吴彩云就更不用去队里挣工分,吴春燕即使心中不满,可是也不敢说什么。

    唐振中在一旁看了很是心疼吴彩云,在心里把吴彩云跟方文静比较,心想,方文静就不会像吴彩云这样委屈自己处处为唐家和老人考虑,不过话说,妈对吴彩云太狠了!因此脸色有点阴冷。

    吴彩云见吴春燕心情大好,趁机不动声色捅方文静一刀:“妈,你现在好了些,我想就留银梭照顾你,我和振华就先回去,现在大嫂娘儿几个分出去住了,大哥每个月还要给他两个女儿十五块钱的生活费,所以我决定从今天起也去队里上工劳动,不然咱们家的粮食恐怕都不够吃。”

    她见吴春燕眼睛里露出一点笑意,趁热打铁踩上丁家丽一脚:“再说了,家丽干什么都大手大脚的,我怕她在家里做饭,家里那点米面油不够她折腾的。”

    吴春燕一听这话紧张起来,丁家丽食量大,又贪吃,要是要她做饭,管保家里的米面油很快就没了,哪像吴彩云每天精打细算计划着吃,于是连忙挥手道:“你们快回去,我这里有银梭照顾就行了。”

    唐振中说了声:“我把二弟二弟妹两个送到车站去。”便扔下吴春燕跟着吴彩云夫妻两个出去了。

    到了外面,唐振中给吴彩云买了一笼热气腾腾的小汤包,又塞给她五块钱,板着脸道:“人是铁饭是钢,你以后可不许这么糟蹋自己的身体了,哪能不吃饭咧?”又教训唐振华:“你是彩云的男人,应该照顾彩云才是,怎么彩云不吃早饭你都不理会呢?”

    唐振华没好气道:“你也知道我才是彩云的男人,那你还在这里多事?”

    唐振中神情一滞,脸上有点尴尬,半天才底气不足道:‘我哪是多事,就是看着彩云太委屈了。’

    吴彩云怕他兄弟两个争执起来,连忙拉着唐振华走了。

    唐振中看着他夫妻两个渐行渐远的身影,心中百般滋味。

    吴彩云夫妻两个中午时分在镇上下了车。

    吴彩云边走边喜滋滋地看着手里的那几块布料,然后往唐振华怀里一塞,从口袋里拿出那块上海表戴在手腕上,转动着手腕自我欣赏着。

    唐晓芙姐妹两从学校走出来,恰好看见了这一幕。

    唐晓兰紧盯着吴彩云手上那块被太阳光一照亮得刺眼的表问唐晓芙:“怎么她会有一块表?”

    唐晓芙望了一眼唐振华手中的布料,又望了一眼吴彩云的手腕上的表,不屑道:“肯定是昨天吴彩云送吴春燕去城里治蛇毒,吴彩云哄着爸爸给她买的呗。”

    唐晓兰恨得咬牙:“她可真不要脸!”

    “一个巴掌拍不响,咱爸也是个不要脸的人渣!”唐晓芙幽幽道。

    唐晓兰咬牙切齿地盯着吴彩云夫妻两个。

    唐晓芙见吴彩云往她们这里看过来,忙把唐晓兰一拉,两姐妹躲在了角落里。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