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振中见状,从身上掏出一块钱给吴彩云:“你带着银梭去我单位对面的那个卖水饺的小店吃碗水饺,我借到钱就和你们在那里会合一起去看妈。”

    “好。”母子两个拿了钱转身往工厂外走去。

    两人来到唐振中所说的那家水饺店买了两碗水饺用了七毛钱,多的钱买了两个大肉包子,母女两坐下来吃起来。

    唐振中借到钱赶到水饺店和吴彩云母女两个会合的时候,她们早就吃完了水饺和大肉包子。

    一行三人急匆匆的赶到医院,唐振中拿着医生开的医药单去缴费,医院一次性收了一百五十块。

    唐振中一阵肉疼,一百五十块,自己得不吃不喝不能请假,上四个月的班才赚得到。

    他交费的时候,吴彩云母女两个都跟在他左右,见他缴完费,手上还有一大摞大团结,少说也有一两百块钱,都在心里暗暗打那些钱的主意。

    缴费之后,吴春燕终于吊上了解蛇毒的血清,不到一个小时人就彻底清醒过来,只是年纪大了,中了一场毒,折腾了一番,精神看上去很萎靡。

    她在病床上左右转动着脑袋,看见同病房的病人床头柜上都堆满了水果点心,而自己床头柜上光溜溜的什么也没有,顿时雷霆大发,冲着唐振中怒吼:“这就是我养的孝顺儿子,我中毒了,你来医院看我,居然空着手!”

    吴彩云忙替唐振中解围:“妈~大哥听说你不好了,向同事借了钱心急火燎的赶来给你缴费,之后又守在病床边等你醒来,所以不是大哥不给你买水果,而是他还没抽得出时间给你买,现在我就陪大哥给你买。”

    唐振中和吴彩云出了医院大门,吴彩云好言好语安慰唐振中:“大哥在城里工作的时候,妈其实每天都要念叨大哥好几遍,说她所有儿子里就大哥最有出息,每次提起大哥都特别自豪,今天妈是因为中毒身上不舒服所以脾气才不好,大哥千万别放在心上。”

    唐振中本来心中的确有些郁闷,自己巴心巴肝的到处向同事借钱给吴春燕交住院费,她居然这种态度对自己,难免有点心寒。

    虽然他也知道吴彩云安慰他的那些话也未定是真话,可是有一个人能够看到他的付出而且总是站在他这边,这令他很感动,因此心中的郁闷消散大半,道:“我知道了。”

    他见吴彩云唉声叹气的,问道:“你有什么心事吗?”

    吴彩云欲擒故纵:“没……没什么。”

    唐振中再问,她便说道:“真没什么,大哥你别问了。”

    唐振中停下脚步,不高兴的说:“你现在有心事都不肯告诉我了。”

    吴彩云贤良淑德的抬头看着唐振中道:“你一个人单身在外也不容易,我只是不想要你心烦嘛。”

    “可是你什么都不告诉我,我心会更烦。”

    吴彩云这才迫不得已说道:“上次端午我回娘家送节礼,我两个嫂子和两个妹妹手上都撑着一块明晃晃的手表,他们坐在一起话里藏话笑我家穷,连块表都戴不起……”说完神情黯然地低着头。

    唐振中盯着她看了许久,忽然意气风发道:“不就是一块手表吗?她们能够买得起多好的手表,顶多是武汉产的那种三十多块钱的表,我给你买一块上海产的五十多块钱的机械表,把她们压下去,看她们还敢不敢笑你!”说着就要去商场给她买表。

    吴彩云一把拉住他苦苦哀求道:“你真是的,一个当干部的人和这种人赌什么气?她们想笑由她们笑去,我又不会少一块肉,千万别为我乱花钱,你的钱来的也不容易!”

    唐振中听了感慨万千,动情的对吴彩云说:“你知道吗?今生我最后悔的事就是错过了你!”

    唐振中的父辈是四川人,因为听说在湖北不用吃杂粮,日子比山区要好,于是举家从山区迁移到了湖北,湖北是不用吃杂粮,生活要比山区好,但是初来乍到的唐家在当地没有半点根基,肚子喂得饱,可很穷,唐振中兄弟三个都讨不到老婆。

    那时吴彩云和唐振中兄弟三个因为是表兄妹的缘故,经常见面,眉来眼去的,唐振中和唐振华都看中了吴彩云,虽然她脸盘不是很漂亮,可那大胸脯大屁股对农村年轻男子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再加上吴彩云特别有心计,把兄弟两个迷得神魂颠倒,他们哪怕身上只有一分钱,自己的老娘都不会孝敬也要孝敬她。

    唐振中去当兵前向吴彩云表白,与她约好他一提干就娶她为妻。

    只是唐振中去当了三年兵之后,的确有提干的希望,可是上级跟他说,提干后要把他调到边疆,吴彩云哪肯随他去边疆吃苦,但又不好明说,故意和唐振华不清不楚,弄大了肚子,便急匆匆的嫁给了唐振华,等唐振中探亲回来质问她时,她把责任都推给了吴春燕和她自己的父母,说是他们逼婚,她被逼无奈。

    唐振中自然是信了她的话,因此对自己的母亲有了隔阂,但是对吴彩云却是言听计从。

    吴彩云现在见唐振中对自己恋不不忘,心中窃喜,却故意正色道:“你有这种想法就不对了,现在我们都有了各自的家庭,何况大嫂跟我比起来出色的多,长得漂亮,人又能干,你就不能心意的对她吗?”

    唐振中冷笑一声:“娶妻当娶贤,文静长得虽然漂亮,可是太爱招蜂引蝶,这也就算了,又不贤惠,连老人都不想管,而且又贪财,逼着我给两个女儿的生活费,哪像你,我要给你买点东西,你总是不让!”

    吴彩云得把握好火候,既能弄到唐振中的钱,又不至于玩出火来,一本正经苦劝道:“这些大哥都别说了,既然有了各自的家庭,就必须得对自己的家庭负责,以前的事各自都放下吧。”

    唐振中怅惘的长叹了一口气:“我知道,我不会影响你和振华的感情的,我只是想单纯的对你好而已。”然后努力的扯出一个笑容:“别说不开心的事了,走,我给你买手表去!”

    吴彩云“迫于无奈”只得跟着去了。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