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里,方文静问唐晓芙:“那八十块钱还给冷团长了吗?”

    唐晓芙从贴身之处掏出了八十块钱交给方文静:“去晚了一步,老爷子祖孙两个都离开了。”

    “不是有传言说老爷子要搬回来住吗?怎么会家里没人?”方文静不解的问。

    “我也不太清楚,也许传言只是传言,并不是真实情况呢?”

    “既然这样,那等以后有机会再还给冷团长吧。”方文静把那八十块钱单独藏好。

    晚上一家三口一个人吃了两个肉包子当晚餐。

    唐晚兰到底是个孩子,能够吃到两个肉包子高兴得脸笑得像一朵花似的,方文静和唐晓芙见了心情都跟着大好起来。

    姐妹两个吃了包子就抓紧时间做作业,唐晓兰做完作业就洗了睡了,唐晓芙还在松脂烛光下帮方文静缝制衣服。

    母女俩个低声地交淡着。

    方文静道:“明天早上煮点面糊汤,再一人吃个肉包子就对付过去一顿了,剩下的那点米中午吃,晚上再煮面糊汤,家里的粮食就都吃光了,明天晚上我拿你从你奶奶那里讹来的那两块多钱去你富贵爷爷家买九斤黑市大米回来,一天吃一斤半,九斤可以吃六天,希望这个星期天你爸回来把你们的抚养费给你们,我们这个月就能够过得去了,如果他不回来给你们抚养费,我就得拿咱们攒的钱去买粮了。”

    “嗯,我明天起早些,把麻雀和斑鸠都拔毛杀了,然后洗干净,妈中午做红烧麻雀,后天杀野兔,大后天杀野鸡,这两天幸亏有冰保鲜,等冰部化了,野兔和野鸡就都放不住了。”

    母女两个商量完了家事,就都不再说话,专注的做着自己手上的活计,一直到很晚才睡去。

    明明很困很累,可唐晓芙躺在床上就是睡不着,脑子里似有千头万绪的谜团一样缠绕着她。

    银梭为什么要在原主面前装白莲花,难道仅仅是想得到原主的一片感激之情吗?可是像银梭这种无利不起早的人要原主的一声感谢对她而言也没有多大的好处。

    ——银梭的举动似乎有些令人费解。

    唐晓芙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原主的记忆,在上高中之前银梭对原主虽然没有像她姐姐金梭那样明目张胆的欺负原主,但是对原主并不好,真正开始对原主好的时候是从读高中开始,那么,她为什么突然改性要假装对原主好?

    而且原主后来被逼嫁,银梭协助她逃跑又被抓,肯定是个圈套,可银梭为什么要演这出苦肉计?她可是在原主的逃跑事件里被她爸和她大哥揍得浑身是伤,躺了几天几夜才能够下床,而原主会自杀也正是因为看管变得更严,无法再次逃脱,又对银梭充满愧疚感,心生绝望才跳井自杀。

    想到这里,唐晓芙心中一惊,在黑暗里猛的睁开双眼,突然发现了一个巨大的疑点,银梭演出这出苦肉计目地是要逼原主自杀,可她为什么非要逼原主自杀?原主反正都已经要卖进深山老林了,能碍她什么事?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