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波眼里露出些许反感:“我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么能装的人!不就是昨天晚上唐银梭去你家指责你不该那样不公平的对待你妈,然后她又心地善良的把我给她的那个面包好心给你吃,结果让你误会她和我是那种关系,所以怀恨在心,故意污蔑她从而达到报复他的目的!”

    唐晓芙轻笑了几声:“你这一番话说得好像是真的似的,我差点就要认罪了,只是奇怪,那个面包怎么到了她的手上?难道你们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金波冷笑:“你总算说出了你心中的疑问,好吧,那我就光明正大的告诉你,是昨天下晚自习之后,唐银梭家里没人来接她回去,于是她请了我送她回去,我把她送到村口之后,就随手把那个面包给了她,没想到竟然为她招灾,早知道我就自己吃了,也就没这么多麻烦了。”

    “班长~”银梭恰到好处的叫唤了一声,眼里含着泪:“这事真的不能怪你,就算没有你送的那个面包,我指责了晓芙,晓芙也是会怀恨在心的。”

    唐晓芙撑头而笑:“你们两个一唱一和可真是默契。”

    她挑眉看着金波:“昨晚银梭没人接所以才劳烦班长大人的呀,班上那么多男生银梭可真会挑选独独挑中了班长大人,这对班长大人来说是何等的荣耀!只是银梭天天下晚自习都没有人来接,并不是昨天一天这种情况啊,她平时都是和她读高三的三哥一起结伴回家的,怪不得昨天晚上只有她三哥一人鬼鬼祟祟出现在我家门口很久才离去,我们现在就一起找银梭的三哥对质,看是银梭没有人陪她回家,还是她处心积虑的制造机会好让班长大人送她回家。”

    银梭慌了,她怎么都没料到谈话七绕八绕居然绕到她设计骗金波送他回家这上面来了,如果真的找唐建斌对质,难保他不说真话,到时自己在金波面前的好形象也要崩塌,于是连忙叫道:“不要!”

    唐晓芙已经率先往教室外面走去,听到银梭的话,停步反问她:“为什么不要?”

    “我不想这点小事闹到别的年级,影响人家学习。”银梭只能找到这个苍白的理由。

    唐晓芙冷笑:“怎么办,我就是一个锱铢必较而且不肯背黑锅的人,誓要查出真相,还自己一个清白,你怕影响别人,你做白莲花好了,我去找你三哥质问。”说着硬拉上金波。

    金波不愿意去,跟在他和银梭身后回到教室的简明一声不吭走过去,提着金波的衣领对唐晓芙说了声:“带路。”

    唐晓芙走在前头,简明揪着金波的衣领拖着他随后,许多同学也尾随在他们身后看热闹,银梭略一迟疑也赶紧跟上,自己跟去也许能力王狂澜,总不能干坐在这里等着事情想不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吧。

    左香香见了,冷嘲热讽道:“你不是怕影响人家学习吗,怎么也跟着去,是因为太心虚了,没办法装白莲花了?”

    银梭虽然被抢白了,可只是紧抿着唇没吭声,她现在哪有心情伪装自己,当务之急,是怎么阻止唐建斌讲实话。

    一行人浩浩荡荡来到唐建斌所在的高三一班。

    高三一班的学生都奇怪的看着唐晓芙她们,不明白她们怎么都跑到自己班上来了。

    有几个男生听说唐晓芙轻浮,只要是个男生就都能打成一片,于是冲着她轻佻的吹着口哨,其中一个长相极端猥琐的男生嘴里还污言碎语:“哟,晓芙妹妹,是不是来找我这个情哥哥的。”

    简明勃然大怒,就想上前去教训那个男生,唐晓芙已经冲过去一掌扇在那个男生脸上,神色平静道:“这就是你胡说的下场!”

    这一巴掌令闹哄哄的现场安静下来。

    那个男生先是一愣,接着就想反扑挽回面子,自己一个大男生被个名声臭不可闻的女生当众扇了耳光,这叫他以后在学校里怎么混!

    他怒目圆睁:“你这个骚货,敢打老子!”说着举拳向唐晓芙狠狠砸来,简明几步冲上去,一脚把他踹飞出去,揣到墙角:“敢骂我的女王大人,你想找死明说,别这么费事,今天下午我会让我的小弟来收拾你的,你放一百二十个心,不用感谢我,我就这么助人为乐!”

    那个男生一见简明出面了,吓得都快尿了,这个小霸王谁敢招惹啊,就连镇上那些混混见了他要么绕道走,要么叫老大。

    ”我.....我有眼不识泰山,求老大放过!“那个男生此时也顾不得颜面,求饶道。

    唐晓芙飞快地扫视了一遍高三一班,目光锁住唐建斌:“唐建斌,我来问你,你昨天晚上下晚自习后为什么不跟银梭一起回家?”

    唐建斌讶异的看着唐晓芙,不明白她怎么为了这个问题突然来他们班上,但还是实话实说:“不是我不跟银梭一起回家,是她说有功课要请教老师,让我先走的,怎么?出什么事了?”

    “哦。也没什么事,银梭跟你说是有功课要请教老师,可是跟我们的班长却说家里没人接她回家,她一个人走夜路好怕怕,要班长送她,现在真相大白了,谢谢你哦。”说着一阵风离开了。

    同学们也跟着她一起离开。人渣,只见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