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芙不屑地嗤一声,眼睛向四周扫了一圈,锁定了银梭,斜睨着金波,嘲讽道:“是银梭跟你说是我污蔑她的吧,你别不否认,你看她心虚的样子,班同学都聚焦在你我身上,就她仍然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模样,我们现在所说的事关乎着着她的名誉,正常反应她不是应该比其他人更关注吗?”

    银梭本来是打算置身度外,让金波为她冲锋陷阵,这种洗白自己的事别人来做比自己来澄清效果不知要好多少,而且替她洗白的事在班上乃至校都有着很大影响力的金波,唐晓芙想不认输都不可能,却万万没有料到唐晓芙剑走偏锋,不跟金波争长论短,只一个劲的揪住自己不放,自己要是再不出声,就坐实了唐晓芙的话,那自己是个白莲花心机婊的事实又再一次刷新高度。

    想到这里,银梭定定神,抬头迎上唐晓芙讥笑冰冷的目光:“事情过去就过去了,我不想旧事重提,你们要争执是你们的事,我只想好好学习。”

    “那么大度?”唐晓芙气定神闲,眼神却犀利得叫人惶惶不安,“你真那么大度,上午和左香香打架时就不会痛下杀手把她往死里打,明明一直处于上风,可老师一出现你就处于下风了,这是为何,爱装柔若的心机婊?”

    这点当时班同学有目共睹,银梭根本就无法拿话掩饰,她脸上青红交替,神情尴尬,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金波见银梭难堪,于心不忍,替她辩护:“有人打她,她自然会反击,老师来了问题自然有老师处理,她当然不用再打下去了,怎么在你眼里就成了唐银梭在耍心机?”

    同学们一听他这话也很有道理,看银梭的眼神没刚才那么鄙夷了。

    唐晓芙立刻戳穿:“自卫没错,可当时唐银梭是自卫吗?她可比左香香强壮多了,制服左香香很容易,至于抓住左香香的头发往墙上死命的撞吗!有的人呐,最会的是说一套做一套,嘴里装大度,下手比谁都狠!”

    被银梭揍得鼻青脸肿的左香香仇恨地紧盯着银梭,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唐晓芙说的一点不错!我当时已经被打得手无还击之力,唐银梭还把我往死里打,到了办公室却跟廖老师哭诉说她吃了大亏,幸亏我一头一脸的伤,廖老师才没完相信她,不然我可就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

    银梭暗暗叫苦,她本来指望金波出面帮她洗白,让左香香相信自己是被唐晓芙污蔑了,从而与左香香重修旧好,两人共同对付唐晓芙,可现在计划似乎偏离了轨道。

    金波带着怒气对唐晓芙说道:“你不要别有用心的揪着唐银梭这条小辫子不放,如果你不污蔑她,她又怎么可能和左香香起冲突,归根结底错的是你!”

    银梭闻言,如死里逃生一般总算松了一小口气,幸亏金波的口才好,到底把责任扣在了唐晓芙的头上。

    唐晓芙云淡风轻的看着金波:“我为什么一定要污蔑银梭,我和她有什么深仇大恨?”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