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波刚走到校门口,就听有人在喊他的名字,他顺着声音看去,银梭从校门口的角落里探出半个头来,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金波本待不理,可是看着银梭那殷切期盼的眼神实在不忍心,于是走过去柔柔问道:“你找我有事吗?”

    银梭一双白嫩的小手紧紧揪着自己的衣服下摆,涨红着脸怯怯道:“我想请你在小饭馆里吃碗面。”见金波似有点抗拒,又小声的补充了一句:“我有话想对班长说。”

    金波犹豫了一下,和她一起来到镇尾的一家私人开的小饭馆。

    银梭之所以选这个小饭馆,是因为这家小饭馆离学校最远,碰到同学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她现在急需一个隐蔽的环境和金波说话。

    小饭馆生意冷清,老板和老板娘都无神地坐在店里发店,见到他们两个就像见到财神一样,老板娘一面热情的问他们想吃点什么,一面手脚麻利的用抹布把一张桌子擦了擦。

    银梭和金波坐下,银梭正犹豫着该点什么,金波已经开口要了两碗阳春面,他和银梭一人一碗。

    满眼期盼随时待命的老板一听,有点失望,看着两个孩子穿戴的不错,而且又是一男一女,像处对象,至少应该会点几个菜,谁知只点了两碗最便宜的阳春面。

    银梭脸更红了,万般难为情道:“是我请你,怎么变成你请我了?”从身上掏出五毛钱来,非要给金波。

    金波当然不收,还义正言辞道:“我一个男生和你一个女生出来吃饭,怎么能够叫你付钱呢?”并且大有银梭再塞钱给他,他就生气的趋势。

    银梭“万般无奈”之下,只得作罢。

    大约十几分钟之后,老板娘就送上了两碗阳春面。

    银梭心事重重地吃起面条,边吃边小心翼翼偷看金波的脸色。

    “你不是有话要对我说吗?”金波用筷子挑起一些面条,送进嘴里,询问地看着银梭。

    银梭放下筷子,显得局促不安,半天才鼓起勇气踟蹰着开口道:“班长,请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指使晓芙去左香香的村子里造左香香的谣!”

    她眼里氤氲着一层水汽,泪光闪闪的看着金波,显得楚楚可怜。

    金波的确因为这件事对她心生反感,没有哪个人喜欢两面三刀的人,可见她泫然欲泣心就软了:“那唐晓芙怎么非要一口咬定是你指使她去造左香香谣的?”

    银梭万般为难地看着金波:“你非要让我说出真相吗?你就不能无条件的相信我吗?”

    “不能!你必须说!”金波连面也不吃了,直视着银梭。

    银梭犹豫了很久,终于下定了决心,一脸决然道:“算了,我背这个黑锅,至少这样做不会破坏你和晓芙的感情。”说完化悲痛为食欲,大口大口的吃起面条。

    金波听她话里分明有话,正色道:“我把你当朋友,你不能有事瞒着我!”

    银梭停下吃面,感动的看着他:“你现在还把我当朋友看?”

    金波对她肯定的点了点头。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