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唐晓芙在舌战金波,那边左香香对银梭怒目而视:“好你个唐银梭,居然敢在背后造我的谣!”吼完,从座位上站起来,像一粒子弹一样向银梭冲了过来,撕打着她。

    当时左香香的父母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给她寻的这门好亲,是另一个镇上的殷实人家,家里有两女一子,两个女儿都嫁得不错,还能贴补娘家,唯一的儿子也争气,在部队里当兵,而且才提升为副排长。

    那个年代农村姑娘能攀上一个兵哥哥可真不容易,十里八乡能够被征兵选上的人有几个,更别提还是个小小的干部了,所以左香香能够和那个兵哥哥定亲,不知有多少姑娘羡慕妒忌恨,只可惜这么好的一门亲事被唐晓芙的那个谣言给毁了,那个兵哥哥的父母听到谣言之后,不顾左香香和他父母的解释哀求坚决退了亲,为这事左香香差点气的吐血,现在她可找到了散布谣言的始作俑者,当然要手撕了银梭。

    银梭平时最会装隐忍大度善良,可现在根本没法装,左香香出手太狠了,已经踹了她好几脚,扇了她好几耳光,她再不还击,只怕要被愤怒的左香香给打死!于是和左香香对打起来。

    既然已经动手了,那之前苦心经营的温和礼让的人设肯定已经崩了,五十步和一百步效果相同,那还不如豁出去把左香香狠揍一顿,出一口心头之气再说。

    想到这里,银梭的出手变得格外狠毒,揪住在香香的头发,把她的头往墙上直撞,惹得同学们发出一一阵阵惊呼。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一身军装长得出尘绝艳的小伙子扶着一个头发花白,但精神奕奕的老头子笑咪咪地出现在教室门口,陪同那两人的还有县教育局的局长、校长和唐晓芙的班主任。

    一行人一看眼前的情景,除了那个不苟言笑的帅的冒泡的年轻军人之外都石化了,笑容凝固在他们的脸上。

    大约过了五六秒,不知谁喊了声:“老师来了!”

    坐在座位上看打架的同学们这才赶紧收回目光,拿起书本看了起来。

    银梭想要住手,可是一直被银梭按着狂扁的左香香已经斗红了眼,见银梭力度减轻、动作迟缓了,连忙找准时机把她揍翻在地,自己骑在她的身上,狂扇她耳光。

    “你们这是干什么!”从最初的震惊中清醒过来的班主任廖老师冲了过去,把左香香从银梭身上拉起,又把银梭给扶了起来。

    那个帅得逆天的年青军人视线一直停在唐晓芙身上。

    从出现在教室门口的那一刻起,他就注意到她了,不是因为她貌美如一颗明珠那样耀眼,她一身破衣烂衫如明珠蒙尘一般,并不能让人一眼在班四十多个学生中注意到她。

    他之所以会被她吸引,是因为班同学的视线都被那两个打架的女生所吸引,唯有她,只有她,那么安静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拿着一本书在看,如一块美玉一样晶莹剔透又远离纷争。

    这时他已经认出她来,这个明艳又清丽得如五月桃花的小姑娘不是自己昨天中午在山上随便转悠碰到的那个砍竹子的小姑娘吗?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