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读高一时,唐晓芙年龄小、长得漂亮、班男生都喜欢她,一下子把左香香的风头抢光光了,左香香因此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明里暗里老欺负她。

    原主虽然胆小怕事懦弱,可兔子逼急了还咬人,何况她呢,所以她也是想反击一下的,因此当银梭故意在她面前唉声叹气地说起自己因为长相不如香香而被左香香三番四次的当面嘲笑,原主被银梭煽动得生起一股侠义心肠,决定为银梭出气的同时,也替自己血恨一下,于是用围巾包住自己如花似玉的小脸,让人认不出她来,然后跑到左香香的村子里散布谣言。

    原主之所以一直坚定地认为银梭是好姐妹好闺蜜,是因为她一直没有意识到自己被银梭利用了。

    这也不能怪原主,原主才十六岁,而银梭又套路太深,从不明着唆使原主该怎么做,却总是不动声色地煽动原主按她想要的去做,到头来,原主认为每一件事都是自己的本意和决定,与她人无关。

    可新生的唐晓芙在前世能够在二十八岁的年龄成为一个成功的商人肯定有非凡的头脑和识认能力,再加上她被自己身边最亲密的两个人联手骗得那么惨,她肯定会对任何人都充满了审视,所以在搜寻原主的记忆时很快就觉得银梭不应该是原主认知的那样,因此才这么说,准备来个一箭双雕,既能揭穿银梭的真面目,又能让两条母狗互撕,她顺便看看戏,这样挺好哒!

    跟姐斗,姐比你们想像得还要腹黑!

    银梭下意识地偷瞥了一眼左香香,见她脸色阴沉得可怕,那副样子似乎随时会冲过来把她撕成碎片一样,不由得心惊肉跳,也就更加慌乱了,急于想撇清自己,结结巴巴道:“那根本不是我唆使的,是你自己老被左香香欺负,所以才散布关于她的谣言,替自己出一口恶气,这件事与我无关,你别把屎盆子扣在我头上。”

    唐晓芙讥讽的看着她:“左香香欺负我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我要给自己出口气为什么早不出晚不出,偏偏选在你被左香香嘲笑了之后再出,这就令人费解了。”说罢,还轻蔑的笑了一声,从从容容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楚琪冲着她翘起大拇指,一脸兴奋的赞道:“帅气!”

    唐晓芙只瞟了他一眼,就冷淡的移开了目光,楚琪有点泄气。

    金波极为担心的看着银梭,忍不住压低声音责备唐晓芙:“你怎么听信简明这个小混混的挑唆,让你堂姐陷入这种尴尬的境地,亏她在背后那么维护你!”

    唐晓芙冷冷地盯着他,冷哼一声:“我问你,简明刚才所说的话是真是假?银梭有没有背后说过我向她要钱要物的话?”

    “你堂姐虽然说过这样的话,但是……”金波正要替银梭辩解,就被唐晓芙打断了他的话,她紧盯着金波,一字一顿道:“我从没向银梭索要过任何东西!”

    金波没说完的话都堵在了喉咙眼,半张着嘴愣愣地看着唐晓。

    唐晓芙仍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他,掷地有声:“而我刚才所说的话,没有半个字是谎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