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候打饭的人很少,银梭很快就帮金波把饭打好了,把饭放在他面前,自己在他对面坐下。

    金波感激地说了声:“谢谢!”

    他只知道银梭为他解了围,却丝毫没注意到银梭刚才那句话里别有用心的“心直口快”一词。

    银梭秀气地摆摆手,因羞涩而满脸通红:“别谢呀,你这么客气我会不好意思的。”

    接着无可奈何地长叹了口气:“这个左香香,我都不知该怎么说她了,挺好一个人就毁在一张嘴上。”

    金波沉闷地吃了几口饭,忽然开口道:“她那个人,人品有问题,并不是嘴的原因。”

    银梭大喜。

    左香香长得比较出众,并且有个有出息的二叔在县里当官,金波的爸爸能去县里工作就是多亏了左香香的二叔帮忙,但是左香香的二叔也不是白帮忙,他是想撮合左香香和金波在一起,因为他觉得金波以后会有大出息,两家联姻有益无害,不然他会费那么大的劲把金波的父亲弄到县政府工作?

    听说就在今年过年两家就要给金波和左香香订婚,现在金波对左香香讨厌至极,这个婚只怕订不成了,那么自己就少了一个情敌,再除去唐晓芙,金波就是自己的了,想到这里,银梭不禁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金波讶异的盯着她:“你在笑什么?”

    “哦哦~”银梭发现自己失态了,索性装天真:“我心里高兴啊。”

    “高兴什么?”话题一下子跳跃,金波有点摸不着头脑。

    “能跟班长你一起吃饭啊,很大的荣幸呢。”银梭眉眼弯弯的说道,装天真试探金波的反应。

    金波虽然有众多仰慕者,可是从没有女生这样当面直白的夸奖他,因此心中有点小得意,刚才的不快也消失了大半,不好意思地说:“我不过是个普通人,有什么荣幸的。”

    “你看你是校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我现在和你一起吃饭不知有多少女生羡慕嫉妒恨,我呢,当然不是为这觉得荣幸,因为自己长得太平常了,不配和班长你是那种关系,只有我妹妹晓芙那种花容月貌的女生才配得上做你的女朋友,我是仰慕你的才学,怎么可以门门功课都那么棒。”银梭不着痕迹的跪舔金波,同时暗暗试探唐晓芙在金波心中的分量。

    金波也算是个稳重的男生了,可是被银梭这么夸赞也忍不住飘飘然:“你也很棒啊,成绩就排在我之后,至于长相。”他认真的你的看了看银梭:“你长得也很漂亮啊,只是不像你妹妹长得那么明艳,你是一朵白莲花,清新脱俗。”

    银梭乐呵呵的摸摸脸:“我哪有那么好,不过还是很开心听到这些,我先走了,免得跟班长待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被看见的同学误会,传到晓芙的耳朵里就不好了。”说着收拾好饭盒站了起来。

    “等等。”金波叫住她:“你不是说晓芙老爱把人想得太坏了吗,她把谁想得太坏了?”这是他找银梭的主要目的,他本来忘了的,可是银梭那句“传到晓芙的耳朵里就不好了”提醒了他。

    银梭挥挥手:“你还是不要知道,又不是什么非知道不可的事。”说罢就走了。

    金波也匆匆忙忙吃完饭回到了教室。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