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芙说完,平静地拿起家庭作业做起来,一般哪门老师上完自己的课就会把作业布置下去,方便学生们抓紧时间做,要知道六门课每天加起来的量很大,又很难,不利用一切可以抓紧的时间,根本跟不上老师的步伐。

    金波注视了她大约十几秒,又低下头做卷子。

    当校工敲响了下午第二节课的下课铃声之后,数学测验结束,廖老师收了试卷走人。

    银梭看了看仍旧埋头做作业的唐晓芙,起身走到她身边,关切地问:“你刚才好早就交了卷子,做得特别好吗?”

    “马马虎虎。”唐晓芙连头也没抬。

    银梭微微怔了怔,脸上透露出几分委屈:“我只是想关心你。”然后讪讪地对着唐晓芙身旁的金波笑了笑,就走了,神情落寞。

    金波见银梭走出了教室的门,才对唐晓芙道:“你也真是,你二堂姐只是关心你一下,你干嘛摆张臭脸?”

    唐晓芙抬起头来,莫名其妙的盯着他:“我怎么摆脸色给她看了?我谦虚不行吗?你上次考的那么好,我问你考得怎样,你还不是说马马虎虎?难道你也是在摆脸色给我看?”

    金波被反驳得哑口无言,好半天才说:“你刚才那样回答唐银梭,她很难过。”

    唐晓芙惊讶的瞪圆了眼睛:“她为这难过?你觉得正常吗?”

    金波微张着嘴愣住,他从没往这方面想,只是看见唐银梭委屈隐忍的模样就心有不忍。

    左香香从厕所出来,刚走到教室外的走廊就看见银梭了,她手里端着两杯热水迎了上来:“我打开水的时候顺便帮你也打了杯开水,给,喝点热开水暖暖手,刚才写卷子的时候我手都冻掉了,你比我长得还娇弱,只怕更冷。”

    左香香说了声:“谢谢”接过杯子暖手,神色不是很好。

    银梭打量着她,一脸深沉的关切:“你怎么看上去好像不高兴?谁惹你了,还是刚才的测验没考好?”

    “还有谁?当然是你好堂妹唐晓芙咯。”左香香闷闷不乐,“居然不把我放在眼里,敢出言教训我了!”

    银梭掩嘴一笑,没说话。

    左香香脸色更加难看:“你觉得我被小贱人呛了一顿你很开心?”

    银梭连忙摆手撇清:“当然不是,你千万别误会,我是说你不知道情况,最好别轻举忘动,免得班长对你有意见。”

    左香香想了想,马上明白过来,冷笑一声:“你是说班长在背地里给唐晓芙那个贱人撑腰?”

    银梭本来一直侧对着教室门的,这时因为着急而走动了两步,背对着教室门,她无语地看着左香香,正色道:“左香香,你究竟明不明白我所说的话,同学之间要团结互助,你老针对唐晓芙,这样好吗?”

    左香香觉得莫名其妙,怎么银梭忽然说出这么一番义正言辞的话,就见她直冲着自己又是眨眼,又是递眼色的,于是往四周看了一圈,才发现原来是金波从教室里走了出来,而且正朝她们走来。

    ——原来银梭是在提醒自己。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