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新生的唐晓芙绝对不会再搭理这几个烂货男生让自己的名声受损,因此凡是来请教功课的,她都冷冷一句话:“不懂的自己问老师去,我又不是老师,干嘛缠着我?”

    弄得那些男生异常扫兴的散开。

    许多同学都暗暗探究的看着唐晓芙,她以前柔弱温顺,胆小如鼠,特别怕得罪人,就连那些明里暗里欺负她的女生向她请教功课,她都一副贱相讨好地耐心地给她们讲解,可她怎么突然变得这么高冷了?

    唐晓芙在心中轻蔑的冷哼一声,让你们去不适应吧,只要姐姐我高兴就好,付出的越少,以后受的伤害就越小!

    一个叫左香香的女生一向与唐晓芙不合,总是隔三差五出幺蛾子整她,这时听见唐晓芙的话,一脸轻蔑道:“哟!尾巴翘上天了,居然这么拽,还真当自己是学霸了?”

    唐晓芙马上反唇相讥:“我什么时候说自己是学霸了?又什么时候拽了?我就是觉得自己太差劲了,所以才要他们去问老师,我的话有问题吗?值得你像抓住小辬子一样迫不及待地跳出来煽风点火,看谁会上你的当!”

    左香香闻言,脸上红白交替。

    她愤恨地偷瞟了一眼唐晓,蓦然发现她好似脱胎换骨了一般与以前截然不同,以前只要自己呛她几句,她都会吓得直发抖,恨不能找个地方躲起来,哪像现在居然敢对自己冷若冰霜了!

    银梭在一旁心中暗喜,撕吧,撕吧,老娘最喜欢看你们鹬蚌相争,我好渔翁得利。

    下午前两堂课安排数学测验。

    唐晓芙拿到试卷微蹙了一下眉,话说,这真的是八十年代的高中试卷吗,怎么这么简单?

    难道是老师发错卷子了?

    她伸颈看了一眼她高大上的同桌,班长金波的卷子,两个人的卷子是一样哒,总算放心了。

    尽管唐晓芙扔下高中课本都十年了,可是当年她学习可是学霸,并且记忆力也超群,虽然相隔十年了,可知识并没有还给老师,凭着前世模糊的记忆和原主脑子里的知识,她很快就做完了,又检查了一遍,便起身去交卷。

    那些埋头苦思冥想的同学都抬起头来讶异地盯着唐晓芙,这家伙怎么这么快就交卷了?是完不会做吧。

    数学这门课是班主任廖老师在教,一个四十几岁,中规中矩的男人。

    他正坐在讲台上批改作业,并没有像前世唐晓芙的中学时代那样,一到考试老师就会虎视耽耽地盯着学生,生怕有人作弊。

    那个年代的高中生,特别是农村高中生,学习很自觉,为了能实现草鞋换皮鞋的目标,他们就差头悬梁,锥刺股,谁又会幼稚地做出在考试的时候作弊这种自欺欺人的傻事?至于班上那几个不学好的男生,他们想作弊但没人借他们抄,再说他们成绩这么差,各科老师早就放弃他们了,所以廖老师才敢放心大胆地批改试卷。

    他正神贯注地盯着正改的一本作业,忽然觉得眼前站了个人,于是抬起头来,看见唐晓芙手里拿着试卷站在他面前,有点诧异地问:“唐晓芙同学,你的试卷有问题吗?”

    “没有,我做完了,交卷来了。”唐晓芙清甜的声音软软糯糯,叫人听了,如沐春风。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