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芙当然知道这个恶毒的老太婆为什么一大早会有这么大的气,不就是昨天下午放学时,唐晓芙用自制的弹弓射死了一只野鸽子,躲在外面,把野鸽子按叫花鸡的做法弄熟了带回来母女三个分着吃了,被吴春燕撞见了,不高兴了,认为没给她的几个孙子吃,所以才找个茬拿她们姐妹出气吗!

    笑话,姐打下的鸽子当然是给自己的妈妈和妹妹吃,难道给你们这邦豺狼吃吗!好叫你们吃饱了更加有力气了欺负我们母女几个吗!

    唐晓芙心里这么想着,把唐晓兰往床里一推,躲过吴春燕那大力的一棒槌再说,她不能让唐晓兰死,妹妹一死就拉开了自己和这一世的妈妈的悲惨命运。

    不过唐晓兰是躲过去了,吴春燕那一棒槌可是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唐晓芙的左肩上,痛得她当场差点飙泪。

    唐晓芙前世就是一个不顶天立地的女强人,再加上被自己的男友和闺蜜算计,她的性子比以前更烈,更加相信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她可不愿意平白无故的被打。

    说时迟,那时快,她往外一滚,照着吴春燕的肚子就是狠狠一脚踹过去。

    吴春燕也是六十多的老人了,哪经得起这么一脚,被唐晓芙给踹地上了。

    吴春燕还没来得及从地上爬起来,只觉眼前一片漆黑,唐晓芙把那床破棉絮扔她头上了。

    她一面命小妹唐晓兰把房门关上,一面飞快的捡起吴春燕掉在地上的那根棒槌骑在她的身上好一通抡着关门打狗。

    唐晓兰飞快地把门关上,也跑过来对着吴春燕拳打脚踢,这个黑心肝的老太婆在她还只有两岁的时候,大冬天的,她坐在门前的小凳上晒太阳,李春燕故意一脚把他从小凳子上踢翻,恶狠狠地怒骂:“贱人生的孩子配坐我家的凳子!”说得好像唐晓兰不是她唐家的孩子!

    幼小的唐晓兰被踢得后脑碰在石条做的门槛上,当时后脑就被碰了开了口子,鲜血潺潺的流,差点丧了命。

    还有一次过年,唐家家人不论大人小孩都能上桌吃年饭,唯独她们姐妹两个不行。

    唐晓兰一年到头也吃不到一口肉,好容易盼到过年了,当然希望能够吃到几块大肥肉,可是吴春燕就是不给她姐妹两个吃。

    唐晓兰馋不过,大年三十的半夜三更跑到厨房偷肉吃,才刚刚抓到一块红烧五花肉,还没来得及塞进嘴里就被吴春燕给抓到了,吴春燕用烧得通红的火钳去烫年仅五岁的唐晓兰的小手,说什么要她长记性不会再手脚不干净偷吃了,要不是方文静用身体护着,只怕唐晓兰的一只小手都要废了,不过方文静的背上留下了好几道火钳烙出的疤痕。

    吴春燕这样心毒,虽然唐晓芙姐妹两个年龄都不大,但是可真是恨透她了,因此唐晓兰也是拿出了吃奶的力气踢打吴春燕。

    吴春燕倒是想嚎叫,把家里其他人嚎来,可是头上顶着一床被子,嚎叫出的声音被闷在了被子里,传出来只剩下低低的呜呜声,再加上又关着门,除了唐晓芙姐妹两个,外面的人根本就听不到。

    唐晓芙见打得差不多了,把被子从吴春燕头上一掀,扔回了床上,把房门打开,牵着妹妹就往院子外面冲,边冲边哭喊:“我奶奶又打我们啦!”趁着唐家人还没反应过来,姐妹两个已经冲出了院子外。

    那时才刚刚早上五点多,唐晓芙的哭喊声显得格外凄厉,把许多已经起床却还没有出门劳动的乡亲惊动了,纷纷走出了自己家的门,问唐晓芙是怎么一回事。

    唐晓芙抽抽搭搭道:“我昨天无意中射中了一只野鸽,想着我妈妈妹妹一年多都没吃肉了,长得皮包骨头,于是躲在外面偷偷的把那只野鸽子弄熟带回来和妈妈妹妹分着吃了,结果惹怒了奶奶,奶奶一大早拿着棒槌打我们,幸亏我们跑得快,不然非要被她打死!”说着还扒下左肩的衣领,露出被吴春燕打得青紫的左肩,这个伤其实是旧伤。

    众人看了很是同情,都谴责吴春燕太不是个东西了,对自己的孙女下手太毒了!

    吴春燕被唐晓芙姐妹打了,哪忍得下这口气,提着把锄头追了出来,见了唐晓芙姐妹破口大骂:“贱人养的贱种,竟敢打老娘,看老娘今天不打死你们!”

    唐晓芙装出一副非常害怕的样子,牵着妹妹躲到村民们的身后,哆哆嗦嗦道:“明明是奶奶打我们,她现在却血口喷人,说我们打她,我们哪里敢打她!我们饭吃多了一口,家人都打我们母女三个!”

    唐晓芙这么说村民都是信的,因为那年唐晓兰被撞破后脑勺这件事村里人人皆知,村里也有一些婆婆不喜欢自己的媳妇连带着不喜欢那个媳妇生的孩子,可是像吴春燕这样下狠手的除吴春燕之外再没有第二个。

    唐晓芙姐妹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当然怕唐家特别是吴春燕,见了他们就像老鼠见了猫,村里人可都看在眼里,于是看向吴春燕的眼神带了鄙夷愤怒。

    唐晓芙所在的村叫王家村,大部分的村民都姓王,像唐晓芙家姓唐这样的杂姓为少数。

    王葵大婶一向和吴春燕不和,闻言冷笑:“好孩子,你奶奶是疯狗,最会乱咬人,我们没人会相信她的!”

    吴春燕听了气死,把手里的锄头往地上一顿,对王葵气势汹汹道:“你说谁是疯狗?”

    吴春燕的大儿子从部队转业后分到了省会一个大型国营单位当干部,整个村里五十多户人家就她儿子在城里工作,因此大家跟她说话不看僧面看佛面,明里不敢太得罪她。

    王葵把眼一翻:“我说我该说之人,谁是疯狗,谁心里有数!既然有人口口声声说被自己的两个孙女打了,那就把伤痕出示给大家伙儿看看呗,不就真相大白了吗。”说完,斜睨着吴春燕。

    吴春燕干瞪着眼,刚才虽然被唐晓芙两姐妹一顿痛扁,可是隔着被子,再加上除了唐晓芙姐妹两个到底是女孩子,又一直在读书,没怎么做农活儿,手无缚鸡之力,怎么可能打出伤来!就连唐晓芙抡着棒槌打在身上也没留下什么伤痕,她拿什么给众人看?

    王葵见状,冷嘲热讽:“有些人真是相当表砸还要立牌坊,明明是乱咬人,还不许人说,城里有个吃公家饭的儿子像是几了不起似的!”说罢,扭身就走。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