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档小区新绿美地外繁华的大街的一处不显眼的角落里停着一辆保时捷。

    唐晓芙坐在车内神色平静的盯着小区的大门。

    还有十天,二十八岁的唐晓芙就要做新娘了。

    要是换作一个月前,她是非常期待向往着这场婚礼的,毕竟再过两年她就跨进三十岁的大门了,青春于她就真的逝去了,再说她和廖伟经过八年长跑也该开花结果了,……女人不管多强,还是希望有个自己的家,何况一个月前,含辛茹苦把她养大的母亲意外身亡,她就更觉孤单,想要有个家。

    可正是因为母亲的过世让唐晓芙无意中似乎发现了一个真相。

    那天,交警打电话告诉她,说她的母亲因为交通事遇难,叫她去事发现场。

    当唐晓芙赶到现场时,看到浑身是伤的廖伟正惊恐不安地向交警述说车祸的过程,而那辆载着她母亲的价值五十多万的宝马后座部分撞得变形扭曲成一坨废铁,到处都是触目惊心的血迹。

    唐晓芙的母亲已经送上了急救车,不过在去医院的路上就已经去了……

    廖伟看见唐晓芙就像做错事的孩子,既想得到她的安慰又害怕被她责骂,看上去凄惶无助。

    是廖伟非要给唐晓芙的母亲报了一个旅行团准备去旅游,也是廖伟送她的母亲去旅行社出的车祸。

    在来的路上唐晓芙一路都在痛哭,确实想对廖伟一阵拳打脚踢,发泄心中的怒气,要不是他在大热天里给她母亲报什么狗屁旅行团,要不是今天出门,她的母亲说不定此刻还在她的婚房隔壁的那套豪华三室两厅里悠哉悠哉地喝着牛奶,吃着自己烘烤的小点心,不知过得多惬意,又哪里会遭此横祸!

    可是,看见廖伟这么一个大男人内疚伤心无助惶恐不安成那样,只知道哭,连看她一眼的勇气都没有,她的心虽然滴血,却什么也没说。

    唐晓芙跟着交警去了一趟交警大队,查看事发时的录相。

    在路上,交警告诉她,廖伟是为了避让一个违规闯红灯的行人,打了方向盘,突然改变方向,令后面的货车司机猝不及防,一头撞在了她母亲的那辆宝马车的马尾,当场就把马尾连后座撞得稀烂……

    唐晓芙和交警一起反复地看过车祸视频,没有任何疑点。

    整件车祸,因为是廖伟打方向盘改变车向导致了惨烈的车祸,后面的货车司机责任很小,只出于人道主义赔了一万块钱了事。

    唐晓芙不是因为只赔了这么一点钱难过,她虽不是土壕,可也不缺钱,她有自己的时装公司,身家也有几千万,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她难过的是,她的母亲就这么走了,而连一个为她惨死买单的人都没有!

    在丧事期间,廖伟一直陪伴在她左右,安慰她,为了尽快让她走出失去亲人的痛苦中,廖伟建议把本来订在元旦的昏礼提到八月,这样两人才能住到一起,他才能更好的照顾她。

    廖伟的这一暖心举动令唐晓芙很感动,于是答应了他的请求。

    丧事过去一个星期,保险公司居然陪付了唐晓芙近四百万元的保险,原因是她母亲在旅游前各买了一份五万元的意外险,

    唐晓芙当下就狐疑了,她母亲很迷信,从不买保险,特别是意外险,而且还一买五万的,并且有效期只有一年,按她母亲的观念意外保险只保意外,可人生哪有那么多意外,纯粹是浪费钱,所以即便要买也根本就不可能买这么大的保险,顶多买个一千块钱左右的。

    这时,唐晓芙的一个好姐妹又说了一件事,令唐晓芙更加疑窦丛生。

    那个好姐妹说有一次廖伟开车送她回家,在路上也曾遇到一个不守交通规则闯红灯的行人,当时那个好姐妹叫他刹车,他不仅不刹车,还故意稍稍加速,把那个违章的行人撞倒在地,并且跟那个好姐妹说,像这种不遵守交通规则的人,就应该给他一点教训,反正乱穿马路是行人自己负责,他又不用负责。

    那个行人确实得到了血的教训,他被廖伟撞得失去了一条腿。

    既然廖伟是这种人,那送他母亲去旅行社的那一天,为什么看见乱穿马路的行人又会刹车呢?

    久经商海的唐晓芙不动声色的在廖伟的车上安装了窃听器,没过几天就发现了真相,原来廖伟和她亲如姐妹的好闺蜜白莲花有一腿。

    他们两人在一起整整十年了,连孩子都有了。

    令唐晓芙失笑的是,她当时居然相信了白莲花所说,她的孩子是个可怜的私生子,孩子的父亲是个警察,她还没来得及和他结婚他就因公殉职了。

    唐晓芙感动得一塌子糊涂,因此帮她养孩子,而白莲花和廖伟这对狗男女却密谋想霸占她的财产,那就理所当然必须得除去第一继承人唐晓芙的母亲,并且廖伟还特意给老人买了意外保险,这样可以从保险公司骗得一笔巨款,反正这笔巨款到最后会落入他和白莲花的腰包,再然后向唐晓芙诱婚,让她跟自己结成夫妻,那廖伟就成了唐晓芙财产的第一继承人,只要唐晓芙一挂,她所有的财产就都是他的了!

    而唐晓芙在与廖伟交往的这八年内,廖伟通过食物相克的原理让唐晓芙早已身缓慢中毒,肝衰竭了,她很快就会因为肝衰竭而死亡,只是唐晓芙每次不适去医院检查时的报告都被“体贴”陪她去医院的廖伟掉包了,因此唐晓芙并不知道自己的病情已经病入膏肓,还以为自己得的是普通的肝炎,吃着廖伟掉了包的对病情有害无益的假药。

    当唐晓芙得知真相之后,她特意去医院检查了一番,果然她的肝脏已经衰竭了,只能做移植,问题是,她只有半年的寿命,这半年内能够等到合适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唐晓芙在心里呵呵,怪不得与廖伟相交的这八年内他从不碰自己,他的理由是珍惜她,不结婚就坚决不碰她,她还当时傻了吧唧的感动的直落泪,现在想来是笑话,原来人家早就有妻儿了,人家要对他的妻子忠贞,当然不碰自己了。

    想到这里唐晓芙嘴角不禁勾起一抹讥讽的笑意,廖伟和白莲花还是蠢啊,你们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应该再机密些才对,怎么能让自己知道呢?难道不知道自己是个手段凌厉之人?

    廖伟、白莲花,我会让你们死的很痛苦的!

    廖伟一家三口有说有笑地从小区大门走了出来,丝毫没有察觉到危险在向他们靠近,唐晓芙是个成功的商人,沉得住气,她虽然已经知道了真相,却并未在廖伟和白莲花面前显露出一丝一毫,因此那一对狗男女很是嘚瑟,在背后嘲笑唐晓芙笨得像只猪,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所以昨天唐晓芙叫廖伟今天一大早去喊白莲花母子两个和他们一起去森林公园烧烤,两人都不疑有他。

    唐晓芙见到他们三个,连忙从车窗里探出头来,一脸微笑地叫着:“阿伟,莲花,我在这里!”

    廖伟一家三口笑着跑了过来,上了唐晓芙的车。

    一路上唐晓芙和平时一样和廖伟他们三个有说有笑,开着车到了森林公园附近。

    唐晓芙下了车,按了一下手中的电子钥匙,把车门反锁了。

    正在车里有说有笑的一家三口见状,都惊讶地扭头从车窗玻璃里看着唐晓芙。

    廖伟和白莲花交换了一个眼神,廖伟故作镇定的拍着车窗玻璃对于唐晓芙道:“晓芙,你干嘛把门关上,赶紧把门打开,让我们出来,别开这种玩笑。”

    唐晓芙从车子的后备箱拿出一个大白色油壶,把油壶打开,将里面的汽油部都浇在车子上,唇边含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安静从容道:“我今天要为我冤死的妈妈报仇,怎么可能跟你们开玩笑?”

    廖伟和白莲花一听都大惊失色,廖伟道:“晓芙,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你赶紧把车门打开,听我们说!”

    唐晓芙淡淡一笑,从身上掏出打火机:“是不是误会你们到了另一个世界见到我的妈妈去跟他们说吧。”

    说着啪的一声把手里的打火机打着。

    白莲花惊恐得面目非,用力的拍打着车窗玻璃:“晓芙,你千万别做傻事,你杀了我们你也会被判死刑的。”

    唐晓芙挑眉一笑:“我只剩下几个月的生命了,能够和你们同归于尽,我感到很满意。”

    说着把手里点燃的打火机一扬,顿时整辆保时捷轰的一下燃烧起来,唐晓芙看着廖伟一家三口在车子里面哭喊挣扎,不禁嘴角高高的飞扬。

    就在保时捷轰的一声爆炸之际,唐晓芙纵身一跃,跳进了冲天火光里……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