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说这麴义在后是非常的没有名气。

    麴义在后世又叫曲义。汉灵帝年间,平原麴氏避难西平,成为当地的大姓,麴义常在生活在凉州,精通掌握羌人的战法,他所部私兵都是精锐。后来成为冀州牧韩馥的部将。

    初平二年,麴义背叛了韩馥,韩馥亲自率兵征讨,反被麴义击败。

    袁绍素来有入主冀州之心,于是与麴义结盟,共同逼迫韩馥出任让冀州,从而让袁绍反客为主,成功成为冀州牧,麴义从此在袁绍帐下效力。

    南匈奴单于於夫罗劫持河内太守张杨反叛袁绍,驻扎在黎阳,袁绍命麴义追击到邺南,击败南匈奴的部队。

    后来在界桥大战中,更是以少数兵力战击败了强大的公孙瓒,阵斩了公孙瓒的大将严纲。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牛人,在后世却是很少有人知道。

    庄内,一场大战下来,也是犹如一片废墟,不过能战胜黑山军,庄里的人们还是非常高兴的。

    当然,也有无数因为家中的儿郎战死,而躲个某个角落流着泪水。

    老族长听说麴义来了,很是高兴,亲自出庄来迎接。

    “老朽赵延年拜见麴将军。”

    老族长上前对麴义拜道。

    麴义见状,有些疑惑的道:“你是?”

    “老朽是这赵家庄的族长。”

    麴义听了,赶紧热情的道:“赵族长,快快请起,你赵家儿郎个个皆是好汉啊。”

    这话听在老族长耳朵里,仿佛是无上的光荣一般,一时神采飞扬,仿佛又年轻了好几岁一般。

    “麴将军过奖了,我赵家儿郎守土卫家,实乃不得已而为之呀,此次损失很是惨重,不知又有几多人因此而人亡家破呀?”

    麴义听了这话,也是深深的叹了口气,虽然他是位将军,但是战争的残酷谁也不想看见。

    “是呀,不知会有多少人因此而家破人亡呀,只是世道如此啊。”

    见两人越说越是深沉,杨信赶紧上前道:“族长,您看这天寒地冻的,我们还是进庄内再说吧?”

    老族长反应过来,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对对对,是老朽无礼了,麴将军莫怪,庄内已经准备好了酒菜,请将军入庄。”

    说到这里,对身后一直未曾说话的仆人道:“赵四,你云吩咐一下,让庄内准备些热菜热饭,送到外面的大营里,将士们不远千里来此,我们应该好生谢谢人家。”

    “是,老爷。”

    见赵四得令走了,老族长才引着众人向庄内走去。

    酒宴上,杨信与众人推杯换盏,好不热情。

    虽然杨信在后世并不是个以酒见长的人,但是好在此时的酒没有什么酒精度,这也是为什么古人们总是一喝一坛或者一缸的原因。

    如果这些古人到了后世,给他们喝那茅台或者五粮液,想必也是三杯倒吧。

    虽然如此,杨信喝了近十碗酒后,神志也有些恍惚了。

    他举起酒道:“为了今日的胜利,我敬大家一碗,也为那些因此而死去的兄弟们。”

    说完,也不管其它人如何,他则是先干为敬,一时显得豪气干云。

    麴义见他如此豪爽,哈哈大笑道:“想不到呀,杨兄弟曾经可是一杯倒的主呀,没想到现在也能千杯不醉呀,真是佩服,哈哈哈”

    杨信不以为意,继续给自己倒了一碗酒后道:“小弟那时不算个男人,可今天在坐的各位,哪位不是英雄,跟英雄喝酒,当有英雄的喝法,麴兄以为如何?”

    麴义觉得他说得非常有理,大笑道:“好,杨兄弟说得对,英雄当有英雄的喝法,来,我们喝了。”

    杨信等他喝完了后问道:“麴兄可知外面的情况?”

    麴义不明白他问的是什么,愣了一下。

    “不知此时洛阳城如何了?”

    麴义终于明白了,摇了摇头道:“哎,虽有天下十八路诸侯,但由于各怀鬼胎,进展并不顺利呀,我们冀州更是折损了一员大将潘凤,听闻那吕布在虎牢关下大战各路群雄,真可谓是盖世英雄呀。”

    说到这里,好像又想起了什么一样,然后又道:“当然在这一战中最出风头的,当属那自称中山靖王之后的刘备刘玄德,此人与他那两位结拜兄弟三英战吕布,竟能斗得吕布也是束手无策,尤其那张翼德与关云长,真是高手中的高手呀。”

    杨信听了,知道刘关张三人经此一战后,可谓天下皆知了。

    而自己还在这赵家庄默默无闻,不过看了看赵云后,他也变得信心十足,至少我有了一个好兄弟。

    杨信又问道:“不知麴兄对当今天下有何看法?”

    麴义听了,想了想道:“哎,自黄巾之乱开始,天下已经乱了,如今董卓专权,天下诸侯并起,迟早要天下大乱。”

    杨信又问:“那以麴兄之见,这天下诸侯之中,何人可以托付天下?”

    麴义想也没想就开口道:“要说这天下诸侯,最有可能问鼎天下者非此次会盟之盟主袁绍袁本初不可。”

    “哦,何以见得,难道就因为他是盟主?”

    麴义听他如此一问,哈哈一笑道:“非也,非也,袁家终汉室一朝,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天下,从此次诸侯会盟就可看出,更何况袁公为人宽宏大谅,天下豪杰莫不想为其效力。”

    杨信听了,哈哈一笑道:“看来麴兄对袁公很是看好呀,不知倘若有朝一日州牧大人与袁公两军对阵,麴兄打算做何选择?”

    麴义听了,脸色一黑道:“杨兄说笑了,州牧大人在州内施仁政,世人无不称颂,袁公怎可与之为敌,杨兄弟慎言,慎言呀,若因此传到令姑父耳朵里,岂非不好?”

    说到这里,抬头看了看杨信道:“依杨兄之意,可是有不同的看法?”

    杨信听罢,微微一笑道:“若说这天下,真可谓能人异士数不胜数,就十八路诸侯而言,在下更看好曹操曹孟德。”

    “哦,有何高见,洗耳恭听?”

    杨信继续道:“这曹孟德虽家世与袁本初不可同日而语,但曹氏在陈留根深蒂固,难道麴兄忘记了月旦评之旧事乎?”

    “哈哈哈,那许劭一骗子的话也能当真,难道杨兄弟会相信?”

    听了杨信说到月旦评之事,麴义瞬间笑了起来,在他看来,这不过就是一个骗子的鬼话而已。

    “说实话,在这天下诸侯之中,麴某以为幽州的公孙瓒,荆州的刘景升,扬州的袁公路都有可能,唯独这曹孟德,说真的,他算什么东西,一阉人之后耳,杨兄是否太高看他了。”

    杨信见他如此说法,知道他根本就瞧不上这些身份低微之人,于是道:“也许麴兄是对的,但麴兄也不要忘记了,这草莽之中也是出豪杰的,想那高祖皇帝不也是一亭长乎?”

    他这一问,顿时让麴义哑口无言。

    老族长见他们两人越说越尴尬,老族长赶紧打圆场道:“哈哈哈,两位都是难得的英雄豪杰,此时我们只喝酒谈风月,其它的以后再说如何?”

    在坐的赶紧又附和着道:“对,对,只谈风月,不谈国事。”

    只是大家都没有注意坐在席位最末端的人,他看上去很是文弱,不过他的双眼中却是神采奕奕。

    他听了杨信的话,不由得暗自点了点头,对这毛头小子不由得更高看了几分

章节目录

三国之我霸三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神兽咸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兽咸鱼并收藏三国之我霸三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