ٶ ҵ½.

    荒野之上,惊世一战结束,天地震动仍不止,古路崩毁,千里乱流,万里沙扬?

    宁辰看着消失的三人,并没有阻止,这位帝冥天能为非凼一时难伤,c必要再战下去?

    更重要的是,d星域主事者一直盯着他不放,如今出现了能给他们带来威胁之人,他也乐见其成?

    血雾汇聚,剑锋消失,宁辰手中白扇再现,气息尽敛,迈步朝着前方走去?

    百里外,2泪看到远方走来的身影,立刻迎了上去?

    看到来人担心的目光,宁辰笑了笑,道,“我没事?

    若惜也走了上去,脸上露出一抹温和的笑意?

    “走吧,x赶路”宁辰轻声道?

    “恩?

    两人点头,一左一右跟在两旁朝前走去?

    不远处,看着眼前迎面走来的男子,姬雨晴眸中闪过复杂,古路之争,王者竞锋,如此想来,当真可笑?

    真正的天之骄子,如眼前的白玉京,曾经的8门第九子,还有方才的银衣年轻人,实力已不知超越了年轻一e少,比起这片星空的至强者,恐怕亦不逞多讀?

    “k姑娘,赶路吧?

    错身一刻,宁辰轻0提醒道,脸上的微笑依y初,c任何傲慢,有的只是淡如秋水的安和?

    寒风吹过,风沙弥漫,洁净的素衼不染一丝尘埃,如同知命一生,c中争渼却是从来初心不变?

    修炼之路,本以为艰苦之事,天赋绝伦的人,无疑拥有更好的起点,知命不得天选,只能依靠自己,一步一步,踏平千灾万劫?

    姬雨晴转身,看着前者,片刻后,迈步跟了上去?

    “白公子,百年修行真的能达到公子这种程度吗??

    姬雨晴轻声问道?

    “重要吗?”宁辰目光w过,开i道?

    “学武之人,谁不曾6想自己能成为天下第一?

    姬雨晴轻叹道,虽只是儿时梦想,但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3学武怎么可能不与天下强者一较高下?

    宁辰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道,“其实,除了最初学武时的好奇,我对武学并没有太多兴趼不瞒姬姑娘,太过苛求修为进步百害而无一刼以姑娘的天资,早晚会成为名震星空的至强者,而我的修炼之路,早已因为透支太多生命潜能,无路可走了,我想,d墨门第九子也好不到哪去?

    姬雨晴闻言,面露震惊,双眸中尽是难以置信之色,怎么可能?

    宁辰笑了笑,道,“这种事,我想不会有人拿来说笑,姬姑娘,你们是真g天之骄子,所以,不用妄自菲薄,早晚有一日你们会迎来属于自己最辉煌的时b?

    “白公子真是会安慰人?

    姬雨晴嘴角弯起一丝笑容,轻0道?

    一旁,若惜轻轻一笑,她相俼这个世上就没有公子搞不定的女人,虽然公子在感情方面也是一个呆瓜?

    2泪伸手扯了扯身边女子的衣衫,眸中有着一丝疑惑?

    “傻丫头?

    若惜轻0说了一句,传音道,“公子想要冲击踏仙境,就必须得到神之卷的修炼方法,不过,公子心善,不愿强夺,就只好和晴姑娘成为朋友,朋友之间谈事,总是要比陌生人要容易许多?

    实话实说,公子的确在个人情感方面不是特别开窍,但,论起哄女人开心的本事,公子论第二,就没人2第一?

    人与人之间,真诚要比任何花言巧语都有用,女子心细,对此的感觉更是十分敏感,公子很多时候确实似乎跟木头一般,油盐不进,但是,对于身边的人,从来十分珍惜,真诚待人?

    世上cd多傻子,女人更非都是头发长见识短的傻瓜,真情假意,看得分明?

    当初的长孙皇后、青柠,见识过数不尽的宫中阴谋,为何对还是小太监身份的公子倍加信任,原因便在此?

    公子足够聪明,比天下人都聪明,只是,公子的心机从来不会用在身边人身上?

    她看得出来,公子一路上是真的在努力与晴姑娘成为朋友,并非只是利用,否则,以公子的能为和手段,早已得到了神之卷?

    行路之上,一场大战后,k雨晴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真实,她很清楚,当一个人实力达到某种程度,阴谋算计已无必要?

    若身边年轻人真的对她有什么企图,她连反抗的机会都c?

    “白公子,以你的实力,天下几乎已无不可去之地,为何,还要来这古路上欺负我们这些武学后辈”k雨晴轻笑道?

    “k姑娘说笑?

    宁辰轻0应了一句,诚实道,“我需要岁月禁,所以,不得不来?

    “岁月禁?

    姬雨晴闻言,眸中闪过一丝讶异,三大神禁虽然奥妙无穷,但是,皆非人力可及,晦涩难懂,即便习得皮毛,也要消耗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这对修炼之人并不什么好事?

    岁月、诛仙、黄泉,为何被o神禁,便是因为真歃要掌y们,实需神授,而非人力可为?

    “这条古路上已不可能有人阻止公子,雨晴静待公子打开远古战场,得偿所愿的一日”k雨晴真诚道?

    “多1言,k姑娘呢,以灵虚k家的底蕴,姑娘何必不远千万里来到这里犯险”宁辰问道?

    “本来是想要验证自己这些年学到的东西,没想到被公子打击了”k雨晴1笑容道?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下次一定注意”宁辰一本正经道?

    两人谈笑时,若惜和红无泪故意稍慢半身,走在两人身后,悄悄地打眼色?

    2泪心思稍显单纯,cd多,反正公子做什么都是对的,她只需要跟着就行?

    若惜则是一直笑,自从长孙娘娘去世,公子的人生大事就一直无人敢箼她也就是个丫头,平时欺负欺负公子还行,这种大事,她可不敢乱说?

    她真的希望,公子身边能有一个嘘寒问暖之人,至于这个人是谁,管他呢?

    若是这个姬雨晴有这个本事,她一定双手赞成?

    感受身后丫头的目光,宁辰回头,一眼便看穿其笑容是何意,也没说什么,抬手便在前者额头敲了一下?

    若惜疼的轻呼一声,不满地揉了揉额头,不1笑?

    2泪见状,掩嘴暗笑,她就说吧,公子d聪明,在背后笑话公子肯定没好果子吃?

    “怎么了??

    姬雨晴没有明白怎么回事,不i?

    “没什么,这丫头额头有泥土,我替他掸去”宁辰没好气道?

    “新收的丫头果然不如一直跟着公子的丫头吃香”若惜轻声抱怨道?

    宁辰又抬起了手,若惜见状,立刻吓得不1说?

    “白公子艳福不浅,收的两个丫头不仅花容月貌,更是实力非凡,不知要羡煞多少人”k雨晴笑道?

    宁辰轻笑,道,“k姑娘真是抬举这两个丫头,无泪还好,是我看着长大,心x单,至于若惜吗,连她家公子都1笑,实在是欠c了?

    “束缚太多,就会失了本性,白公子不会不知道这个道理pk雨晴摇头道?

    “呵?

    宁辰轻轻一笑,刚要再说,突然,脚步停下,回头看向后方?

    终于来了?

    后方数千里外,大战遗址,崩断的古路上方,空间卷动,三道身影走出,同列星域至强者的修为,压得周围天地都摇动起来?

    “好可怕的战斗”应穹尊者看着被彻底毁去的一截古路,凝0道?

    “这个气息,是那些人,不过,与他们交手的人,又是谁?”诸天尊者不i?

    紫薇尊者沉默,本来最x嫌疑人是墨门第九子,不过,他们亲眼看到此子战死,坠入地火岩浆中,不可能再是他?

    “会不会跟先前天柱无端崩毁有关?”应穹尊者提醒道?

    “不无可能?

    紫薇尊者点头,沉0道,“可查出最后在天柱上留名者是何人??

    “柳若惜、红无泪和k雨晴,还有一人,名字还未来得及传回众尊殿,便随着天柱崩塌,消失了”应穹尊者应道?

    “又是她们?

    听到三人的名字,紫薇尊者眉头轻皱,最近发生的事情,都与这几个女子逃不了干系,恐怕不仅仅只是y?

    三千里外,宁辰收回目光,看向身旁的女子,微笑道,“k姑娘,这次要请你帮忙了?

    姬雨晴心领神会,问道,“你不想在众星尊前暴露实力??

    “防人之心不可无,不是吗?”宁辰正色道?

    姬雨晴点头,道,“白公子对雨晴有救命之恩,这点小事,雨晴自然不会拒绝?

    “多1k姑娘?

    宁辰应了一句,旋即退后半步,站在了前者身后?

    就在这一刻,远方三道强大的气息赶至,压抑异常的气氛,在天地间蔓延,星光失色?

    “k家雨晴,恭迎三位尊者?

    看到三人,k雨晴恭敬地行了一个晚辈礼,平静道?

    紫薇尊者目光看向眼前四人,眸子微微眯起,下一刻,注意到四人中唯一的男子身上?

    “你,叫什么名字?”紫薇尊者淡淡开i?

    “白玉京?

    宁辰抬头,嘴角微弯,回答道?

ٶ ҵ½.

½Ŀ¼

ݾԻֻΪԭһϦС˵ӭλ֧һϦ겢ղ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