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夏王侯 天涯 大夏王侯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中州北疆,无边荒野,白雾弥漫,一道虚影现身,看着前方的古城,脚步迈出,踏入其中。

    妖尊亲临,一身杀肃,为报当日背后一掌之仇,寻上十三大寇的大本营。

    青元府,一位坐在轮椅上的中年男子身子一颤,看着天际的身影,眸子微微眯起。

    孔元慈,昔日十三大寇排名第二的顶峰强者,实力仅次于大圆满境的莫青白,却是在当年刀神北上之时,被废了双腿。

    而就在数月前,白狼原上,莫青白废武,两日后便是被孔元慈带回,勉强保住了性命。

    不曾想,一波未过,一波又起,妖尊寻仇而至,青元府陷入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

    如汪洋一般的压迫中,青元府上空,一道弥漫在白雾中的身影出现,一言未发,神识锁定下方的气息后,翻掌便朝青元府拍下。

    但闻惊天巨响,掌力天降,整个青元府瞬间化为废墟,尘沙激荡,飞扬漫天。

    “嗯?”

    一掌落下,白蛟神识再度扫过,突然眉头皱起,身影一闪,消失不见。

    十里外,虚空摇动,轮椅上的身影出现,带着依旧还在昏迷的莫青白,西行而去。

    须臾后,白雾汇聚,妖尊现身,看着西去的身影,眸中闪过一抹异色。

    言出法随!

    心知轻看了那个轮椅上的男子,白蛟一步迈出,再次追了上去。

    北疆大荒,十里为界,虚空不断闪动,咫尺天涯首现世间,双腿被废的第二大寇,一展惊世能为。

    后方,白蛟神识锁定两人,不断追逐,白光一闪即逝,速度同样惊人。

    同一时间,中州西北,璇玑皇朝疆域尽头,诛魔之战,越趋激烈。

    四千年前的赤练魔祸,给了诸教难以平息的痛,今朝魔者再临,形合心不合的诸教终于抛下恩怨,前所未有的合作,一次次派出教中强者,共平魔祸。

    十二位三灾巅峰,手舞铁锁钩镰,全力困锁魔者,纵横交错的黑光寒影,招招欲噬人魂。

    魔者行为受制之际,三位半尊手持长剑,剑行轻快,身如风中飘柳,夺命无情。

    最激烈的战局中心,任九歌挥戟正面迎战魔者,剑戟之争,王对王,各不相让。

    魔者一剑战群雄,踏奇步,挥魔锋,铿然刺耳的神兵交并声,在战局中不断响起。

    十二根铁索,进退有序,默契无间,三位半尊联手护阵,任九歌近身牵制,完美无缺的杀阵,步步逼命,毫无破绽,诛魔之局,渐渐倾斜。

    “葬天”

    战局受制,夏子衣眸中冷意闪过,眉心魔印血光大盛,剑凝魔元,一剑葬天。

    顷刻间的天塌地落之象,十里空间如遭末劫,迅速崩裂开来,惊世骇俗的威势,让人直感末日再临般的恐惧。

    余波中,十二道身影齐齐飞出,落地之后,连退数步,手臂之上,血水泊泊淌落。

    反观战局中心,剑戟僵持的刹那,三剑贯入魔者体内,带出一瀑妖艳的血花。

    魔身染红,诛魔之战现曙光,却见魔者周身魔气狂啸奔腾而出,铿然挡下三口剑锋。

    “抓住你们了”

    魔者眸中光大盛,翻掌拍出,直接拍向一人天灵。

    三人抽剑欲退,突然,身子一震,受魔氛所困,竟是一时难以动弹。

    下一刻,魔掌拍下,砰然一声,漫天血喷如雨,半尊殒命,红染双目。

    “温伦”

    其余两人一震,旋即回过神,强提功体,挣脱魔氛束缚,带过前者,退出十丈之外。

    “帮……帮我报……”

    最后的话,终究未能说出口,温伦双臂垂下,不甘离去。

    半尊陨落,是道消魔长的悲凉,魔威之前,正义受阻,半尊亦难以前行。

    战局中,剑戟再度交锋,任九歌借势退出数步,看了一眼身陨魂散的温伦,脸上怒意难掩。

    “魔者,你罪无可恕,纳命来!”

    话声落,任九歌手中长戟擎天而起,顿时,天地之间,风云突变,黑色的飓风,急转而出。

    杀招现,魔者神色不见任何变化,剑上魔气盘旋入空,在九天化为一尊模糊的神魔之象,看不清面容,唯有那让人恐惧的压力,在天地间不断充斥。

    双招转眼碰撞,刹那间的风停,下一刻,便是十里天惊地变的毁灭,狂沙怒浪中,一道身影染血而现,脚下一退再退,握戟的手,血水哗哗淌下。

    逆不了的天,诛不了的魔,任九歌脚步停下,再度呕出一口鲜血,眸中尽是难以置信之色。

    自修武以来,首度落败的结局,让这位太白府的唯一出世者心中满是震惊和不甘。

    “阿弥陀佛”

    就在这一刻,远方,梵雨天降,一道白袍白发的身影缓步走来,平和的面容,不带任何私念,唯有心系苍生的慈悲,魔劫再临,佛者终究下定决心不再留情,以杀度世。

    人间至尊现,在场气氛顿时一滞,金色梵雨落地生莲,修复着被毁坏殆尽的大地。

    再次相见的佛与魔,相互对视,再无一语。

    念珠一转,摇曳声中,七佛现世,清圣梵唱在天地间响起,无边佛力压下,灭罪诛魔。

    佛尊出手,夏子衣神色终于凝下,体内魔氛狂啸而出,周身盘绕,阻挡降下的佛力。

    佛魔相克,最极端的碰撞,再无任何转圜,亘古以来的对立,不容丝毫妥协。

    天地间,佛力,魔气不断碰撞,就在魔气渐露不支之态时,魔者身后,神魔之象再度显化,恐怖的威压铺天盖地而现,竟是暂时挡下了佛力的压迫。

    菩提尊眸子一凝,看着魔者身后面容模糊的神魔之像,渐渐露出震惊之色。

    怎么可能!

    就在佛魔僵持之时,东方,虚空颤动,一道身影掠出,感受到远方的强大气息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调整方位疾驰而去。

    片刻后,虚空再次扭曲,白雾凝聚,看着前者离去的方向,迅速追去。

    千里外,佛魔之战已至关键,突然,滔天的妖气从远方掠至,遮天蔽日,震撼人心。

    虚空摇动,第二大寇现身,看着前方的白袍佛者,阴沉的面容瞬间转变,露出惊恐之色,呼喊道“大师,救命!”

    ……

    中州西南,魔轮海,战车横空,诸教太上再临,一位位活了数百岁月的老怪们,寿元都已所剩无几,为长生之机,放手最后一搏。

    再闯人间禁地之地,众大教准备更加充分,王器光芒铺天盖地,将一架架战车笼罩在内。

    大世辉煌,众教鼎盛,王器威势远胜昔日,气息相连,将整片天都遮了起来。

    “轰”

    就在这时,黑光摇曳,一尊尊棺木再度出现,古老的强者们从棺中走出,挡去诸教太上们的前路。

    “唉”

    一声轻叹,众人之前,耀眼的霞光汇聚,一道强大的连天地都颤动的身影出现,右手抬起,定住所有出世的古时强者。

    “这些尸神吾会挡下,你们去吧”霞光中的身影开口,道。

    “多谢”

    诸教太上开口道谢,旋即再也没有犹豫,驾着战车冲入了魔轮海中。

    下一刻,葬龙绝地再现恐怖之能,一架架战车剧烈摇动起来,王器悲鸣,光华迅速黯下。

    砰然坠地的战车,摔的四分五裂,玄铁铸造的车身灵气散尽,在绝地中化为比凡铁还不如的废材。

    然而,终是有人冲入了绝地之内,在一道道苍老的,羡慕的目光中,消失不见。

    “能不能搏得长生,就看你们的造化了”

    霞光中的人间至尊再度一叹,旋即身形渐散,从绝地前离去。

    绝地中,棺木重新没入地下,后方,一架架四分五裂的战车散落的满地都是,道尽大世悲凉,踏武道,求长生,不死的痴妄,困扰了太多太多人。

    中州北方,两道身影继续北上,赶了数日的路后,已然离赵家不远了。

    皎月高挂,洒下点点寒意,月下,篝火跳动,在黑夜中,如此明亮。

    赵流苏坐在篝火旁,双手托着俏丽的小脸蛋,看着眼前默默发呆的人,一看就是很久。

    “长花了吗?”许久之后,宁辰回过神,面露一丝笑容,道。

    “没有”赵流苏小脸一红,摇头道。

    “从前我也像你这么笨,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一个女子,当时觉得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太不真实了”宁辰轻轻笑了笑,道。

    “我才不笨,后来呢?”赵流苏反驳了一句,耐不住好奇地问道。

    “后来,她砍了我一刀,差点把我变成太监”宁辰微笑道。

    “活该”

    赵流苏小脸再次红了红,片刻后,又轻声道,“你喜欢她?”

    “以前是,现在不知道了”宁辰应道。

    “为什么?喜欢一个人不应该从一而终吗?”赵流苏不解道。

    “你还小,很多事尚还不懂,喜欢一个人,不是喜欢就可以,人的心,只有那么大,不可能容纳第二个人,所以,有的时候,不想放下,也必须放下”

    宁辰再次笑了笑,笑容很平淡,看不出什么伤感,只是笑中的淡然,充斥了太多的风霜。

    现在的他,只能为一个人活着,这是他欠她的。

    本书来自 品≈书

百度搜索 大夏王侯 天涯 大夏王侯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大夏王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一夕烟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夕烟雨并收藏大夏王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