ٶ ҵ½.

    玄机阁内,‘玉’衡宗主,萧无名,宁辰三人已进去很久,四位太上长老守在外面,等待消息。。wщw 更新好快。请y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尹逸轩,惋3同样在阁外等候,不经‘玉’衡宗主的同意,不得入内?

    c人知道三人谈了什么,只是在天将亮时,4走出,朝着山之巅的较武台走去?

    ‘玉’衡宗主,萧无名随后出现,看着远去的年轻人,眸子闪过复杂的光芒?

    此人的存在,已破坏了百朝竞锋的平衼实在难以想象,一个看上去资质最多只能说是一般的年轻人,竟能成长到如此可怕的地步?

    “逸轩,红竹,记住今日的教训,年轻一d,你们并不是真正走在最前方的人,未来的武道之路,此人将是你们这一h都避不开的高峰”‘玉’衡宗主开i?

    尹逸轩,惋3沉默下来,直到此刻,心中依然难以相信,竟有同龄人,已超越他们这么多?

    山之巅,铁索摇曳,云‘浪’蜿蜒,一位位上台挑战的外‘门’弟子都败下阵来,内‘门’排名前十的弟子,都非寻常之人,真正对战时,先前慷慨‘激’扬的外‘门’弟子们才知道自己的弱小?

    渐渐地,挑战的人越来越少,较武台上,内‘门’第十的y元i枪当关,已战退不下数十人?

    就在这时,红h上台,平淡如水的气息,宛如最普通的人,让下方众多子弟大为惊讶?

    “宁辰,拜候?

    话0落,气息瞬变,强x气流‘荡’开,下一刻,4动,瞬息消失?

    y元神‘色’一惊,只看到一抹残影近身,再回神,已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直接震出较武台?

    一招败敌,万人震惊,未及看清的战斗,回神之后,战局已然结束?

    4走下,台下的人自动地分开了一条路,看着一步步远去的红e轻人,从异常压抑的沉寂,迅速爆发出海‘浪’一般的1声,c到,竟真的有人成功了?

    远处,‘玉’衡宗主静立,看着下山去的宁辰,开i,“无名,就由你收他为弟子p?

    萧无名眸子闪过光芒,平静道,“此人的剑上造诣,已超越了我,我c这个资格?

    “名义上而已,百朝竞锋将要开始,他必须要有一个正式的身份”‘玉’衡宗主b色’道?

    “或许可以请老祖出关,由他老人家亲自收入‘门’下”萧无名建议道?

    “老祖e冲击y满境界,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打扰,此事,就先按照我说的办p‘玉’衡宗主道?

    萧无名点头,c再说什么,转身离去,弟子超越师尊,这名义上的师字,他亦受之有愧?

    确是不知,天下间,还有什么样的强者,才能真正有资格为此人师?

    不过,再怎样,红竹都应不得这声师姐,先后入‘门’的规矩,该改了?

    山下,竹林小屋,安静而又宁和,若惜看着屋前的公子,走上前,柔0问道,“公子真要替‘玉’衡e参加这百朝竞锋吗??

    “公平‘交’易而已,我需要借‘玉’衡神鼎来救鬼‘女’”宁辰缓缓道?

    “公子可有把揼”若惜伸出手,拿掉红d飘落的竹叶,轻0道?

    “哪一件事,百朝竞锋,还是救鬼‘女’”宁辰转身问道?

    “都有”若惜道?

    “百朝竞锋之事,不太好说,百朝之中,很可能有落星辰那般的绝世天才,我现在只有半身,想要镇压他们的锋芒,不会太容易,至于回生之术能否唤醒鬼‘女’,虽没有绝对的把握,但至少应该有七成的可能”宁辰应道?

    若惜眸子闪过感慨之‘色’,希望真是如此,她真的不希望再一次看到公子失望的表情?

    山上山巅,万人竞武,有人成功打败内‘门’前十的弟子后,让外‘门’弟子心中再次升起希望,不断有人上去挑战,渴望同先前的红e轻人一般,获得与内‘门’弟子一同争夺百朝竞锋的资格?

    一日又一日过去,宁辰未再上过山,惋红竹下得山来,师尊说过,她若想在剑上之路走得更远,下山请教这位名义上的师兄,会是最好的选择?

    对于武学,宁辰非是蔽守之人,惋红竹请教,也不会明知不言?

    被宁辰一招打败的y元,也下山过一欼其他人或许没有看出来,但是他深有感受,眼前年轻人的实力,高出他太多,甚至连几位执法长老都无法与其相提并论?

    渐渐地,不知消息怎样传开,一些未曾见3内‘门’弟子也下得山来请教,让安静的竹林小屋前,变得吵杂起来?

    山上山,萧无名在知道此事后,眉头皱了皱,却也不好说什么?

    “无名不用担心,此人不是心‘胸’狭窄的人,不会因为这些小事而对e有什么不满”‘玉’衡宗主平静道?

    山上的太上长老们都在闭关,对于自己的弟子也没有太多时间指点,如今有一位实力深不可测的年轻人出现,不管是源于好奇或许真有武学之上的问题请教,山下竹林小屋注定不会再如往日一般平静?

    “若惜,你知道师兄的武学是谁教的吗?”小屋中,惋3坐在‘床’边,看着前方歉扫屋子的若惜,轻声问道?

    在亲眼见识到先前玄机阁一战之前,她实在不能相俼世上竟有人能以先夬四劫的修为与师尊战至平手,虽然师尊尚有所保留,但是她的这位师兄明显也c动用全力?

    “公子不曾拜过师,武学都是自己练的,不过倒是有几位前辈,指点过公子,你若是好奇,可以亲自去问公子”若惜一边整理屋子,一边应道?

    “师兄似乎不太喜2,下山这么多欼我都c见过师兄笑过一次”惋3轻叹道?

    “惋姑娘多虑了,公子一直都是这样,你们相处的时间还短,公子若是真的一开始就对你报以笑容,那你才应该担心,除了身边珍惜的人,公子也只有每次坑人时,才会一见面就‘露’出笑脸”若惜轻语道?

    话0方落,吱呀一声,房‘门’打开,宁辰走入其中,坐在‘床’边惋红竹立刻站了起来,美丽的容颜上‘露’出恭敬之‘色’,道,“师兄?

    “红竹,跟我出来”宁辰开i?

    惋红竹点头,跟着一同走了出去?

    竹林间,宁辰看着眼前‘女’子,平静道,“你迈入三灾多久了??

    “不到两年”惋3诚实道?

    宁辰沉默下来,还不错,不过比起他见过的那些妖孽级别的天才,确实还有着不小的差距?

    他和‘玉’衡宗主的‘交’易,就是帮助‘玉’衡e拿到百朝竞锋的第三名,难度非是一般?

    百朝竞锋之争,历b激’烈异常,除了南陵的各大传承,甚至连其余三域的大教,都会暗中派出弟子前来,争得一席之位?

    所以,惋红竹和d尹逸轩能在这些日子达到何等层次,对于他们此次能否在百朝竞锋拿到前三的位置,至关重要?

    “你身后的剑,拿给我看看”宁辰道?

    惋红竹眸子微疑,从身后腰间取下剑,递到前者面前,1笑容道,“差点忘了,师兄是剑神,是红竹疏忽了,应早些拿出此剑让师兄一评?

    “莫要胡说?

    宁辰轻斥了一句,却也c放在心上,看着手中未出鞘的剑,眉头轻皱?

    剑不错,王者气息引而不发,应是一位剑上的顶上强者曾经用过的剑,不过,剑上阳刚太过,对于惋红竹来说,并不适合?

    “换一e吧,此剑对你的实力并c太大的帮助”宁辰开i?

    惋红竹眸子闪过讶异,师尊也说过相同的话,只是,此剑是先祖传下,她亦一直没有寻到合适自己剑,便一直使用此剑至今?

    “还请师兄指点”惋3恭敬道?

    “山上有一棵红‘色’的神木,若想要剑,就看你能不能说服山上山的‘玉’衡宗主和几位太上长老,将此木带到我1了”宁辰平静道?

    惋红竹闻言,眸子一跳,血痕紫檀,师兄说的莫非是它?

    宁辰指点了一句,便没有再说,转身朝木屋之中走去,以惋3功体属‘p来看,此木是最合适的神材,不过,能不能得到,就要看她的本事了?

    …?

    山上山,外‘门’弟子的挑战结束,内‘门’弟子重新开始百朝竞锋名额的争夺之战,宁辰偶尔上山去,完成自己该做的任务,无惊无陚进入了四强之争?

    对于这异军突起的年轻人,众人先是惊异,后来渐渐习惯,到现在的麻木,似乎就算此人打败一直霸占内‘门’弟子前两位的尹逸轩,惋3,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事情?

    四强之争,宁辰的对手,是内‘门’弟子中一直屈居第三的少‘女’,虽然天赋不输于任何人,但是因为年龄的关系,始终打不过尹逸轩,惋3两人?

    战斗结果c太多悬念,宁辰一上场,就把少‘女’送下了较武台,实力的巨大差距,把小姑娘气的哭了好久?

    接下来的战斗,便是众人一直等待的焦点之争,内‘门’弟子最出‘色’的两位天才,尹逸轩,惋3,这一次应该就能真e出胜负了?

    铁索摇曳,哗哗作响,一身白g尹逸轩走上较武台,安静等待着一直以来最期望一战的对手?

    一刻钟,两刻钟……近乎半个时辰过去,惋红竹却始终c出现,就在众人等得有些不耐烦时,远方,一位美丽的‘女’子拖着一棵巨x神木缓缓走来,在最后的时刻,终于赶到?

    本书来自l/33/33741/

ٶ ҵ½.

½Ŀ¼

ݾԻֻΪԭһϦС˵ӭλ֧һϦ겢ղ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