ٶ ҵ½.

    一步出,气息陡变,‘激’‘荡’的剑意四散开来,十一位先天心中一震,还未来得及反应,便被震飞出去?2网],最新章节访? ?

    强大却毫无杀机的剑意,一道一道在4周身流转,封剑九年,化去了曾经的一身杀意,若不出手,甚至让人难以相信眼前之人竟也是武者?

    十一人落地,连退数步,神‘色’凝重异常?

    强者!

    截然不同的剑意,已从前见过的任何剑都不同,不知是他们见识太少,还是剑上剑,已不是他们能够理解?

    “阁下此举,是要与吾九霄剑宗为敌吗!”为首的中年男子沉0道?

    宁辰眸子眯起,道,“很严重吗??

    “猖狂?

    一语不和,先前e不逊的年轻人怒上眉宇,挥剑欺身而上,凌厉锋芒,迫入心神?

    一剑出,十剑随行,剑上冷光,封锁每一处人体大‘穴’?

    不留生路的杀招,冷锋‘逼’命,十一位先天手中长剑划过冰冷杀光,瞬间已至两人身前?

    宁辰抬手,一道道剑意‘荡’开,以剑封剑,铿然折断的剑锋,急转而回,封喉一瞬,停了下来?

    十一人心中骇然,眼睁睁地看着两人从身边走过,却再也不1弹半分?

    两人远去后,一e断剑落下,‘插’在y之上?

    冷风吹过,淡有寒意,然而,这一刻,十一位先天心中却更加的寒冷,鬼‘门’关前侥幸停下的双‘腿’,不断颤抖?

    十里外,一弯清溪旁,若惜替2泪清理伤叼不远处,宁辰背对两人,烤着手中的鱼,神‘色’平静而又专注?

    清溪中,一丝丝残红随着溪水飘向远方,伤及肺腑的一剑,差一点便要了‘女’子的‘p命,好在红无泪自己身上就有伤‘药’,勉强保下了生机?

    “公子,您也来帮忙吧?

    若惜一个忙不过来,不得已,向不远处的公子喊道?

    “恩,来了?

    宁辰应了一声,旋即将快要考好的鱼架在火堆上,起身朝溪边走去?

    “给?

    若惜挡住身旁‘女’子泄‘露’的风光,伸手从h上撕下一条布,递了过去,轻声道,“把眼睛‘蒙’上,男‘女’授受不亲,不能‘乱’看?

    “呵?

    宁辰轻笑,也没多说,接过布条‘蒙’上了双眼,全依照自家‘侍’‘女’说的做。[52小说?2s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您扶住她就行?

    若惜抓过前者的手,指引其扶住红无泪,然后,小心地将外伤的‘药’敷好,包扎起来?

    “公子,她何时能醒来??

    若惜一边包扎,一边轻声问道?

    “今晚吧,小伤而已,不碍事”宁辰随意道?

    “这还小伤,人家是‘女’子,若是听到您这话还不气死,公子要学会怜香惜‘玉’”若惜语气中略带着一丝不满道?

    宁辰笑了笑,知道在这话题上得罪不起这丫头,也不再接话?

    不多时,若惜包扎好了伤口,小心将2泪的h穿上,方才开i,“好了,您可以将眼上的布取下来了?

    宁辰取下布条,睁开眼睛,看着身前的若惜,道,“鱼也差不多烤好了,今天就在这里休息p?

    “恩?

    若惜点头,这位‘女’子受伤不轻,确实不宜再带着其赶路,等上一晚,或是最好的选择?

    简单收拾好一处可以躺下的地方,宁辰将2泪扶到上面,然后,走到火堆旁,陪着若惜坐在i,安静地看着其吃东西?

    若惜将鱼一点点撕下,小ee吃着,公子虽然泡茶的水平不怎么样,但是烤鱼的技术绝对不是任何人能够比拟?

    当初小明月嘴刁,经常不愿意吃饭,公子一手烤鱼的功夫,基本上就是邗被明月一点点磨出来的?

    天‘色’渐晚,夜寒湿气重,宁辰将篝火添得更旺,为身边‘女’子驱散周萎气?

    若惜累了一夼不一会便躺在篝火旁睡着了,火光下映x容颜,美丽的让人‘迷’醉?

    宁辰静静地坐在一旁,用凤元为前者3理着身子,他的身边,如今就剩下若惜一人,虽名义上只是他的‘侍’‘女’,实际上,却是他最割舍不下的牵挂?

    凤元入体,若惜眉‘色’间的疲惫稍缓,渐渐舒展开来?

    夜越来越深,月上中天时,昏‘迷’的2泪手指轻动,下一刻,双眼缓缓睁开,一丝‘迷’茫后,迅速恢复清明?

    不远处的陌生气息,让2泪一惊,急忙起身,握向腰间的短刃?

    “静”宁辰看了一眼前者,轻0道?

    2泪这才反应过来,看到4年轻人身边睡着的‘女’子后,立刻安静下来?

    宁辰c再说话,静静地坐在那里,守护着如今身边最重要的人?

    2泪也想明白怎么回事,双眸看着篝火,默默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黎明时刻,若惜醒来,看到守在身边的公子后,嫣然一笑?

    “公子?

    话未说完,若惜目光看到了不远处醒来的2泪,脸上‘露’出惊讶之‘色’,也不再理会自家公子,起身走上前,轻0道,“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看着眼前的‘女’子,红无泪脸上闪过一抹笑容,有感‘激’,却还是没有说话?

    若惜眉头轻皱,怎么回事?

    “她不能说话”宁辰开i?

    替其查看伤势时候,他便发现这个‘女’子是一位哑‘女’,难怪两次相遇,都未见其说过一句话?

    “能治好吗?”若惜眸中闪过一抹不忍,问道?

    “脉络是她自己封的,能不能治,别人说的不算”宁辰回答道?

    2泪看着若惜,笑着摇了摇头,意思是无碍?

    若惜心中一叹,轻0道,“你叫什么名字??

    2泪拿起树枝,在身前写下自己的名字,名如其人,1无泪?

    “红无泪?

    若惜轻念了一声,名字很好听,却总是给人一种伤感之意?

    “天亮了,上路吧?

    宁辰起身,挥手召出鬼轿,平静道?

    2泪看了一眼鬼气弥漫的鬼轿,眸中闪过异‘色’,回过神后,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鬼轿,轻轻摇了摇头,示意她能自己走?

    宁辰也不勉强,收起鬼轿,将地上的篝火熄灭,旋即准备继续赶路?

    若惜扶着2泪起身,一同跟了上去?

    离最近的城已经不远,不过带着一个伤者,赶路速度就慢了不少,宁辰不在意,身后两人走多快,他便走多快?

    一路上,若贤红无泪轻0说着什么,2泪虽然不能说话,但是手势加上写字,若惜勉强也能看懂一些?

    2泪对于宁辰有些畏惧,但是对于身边的若惜,却是十分喜欢,一路‘交’谈之后,两人的关系迅速拉近不少?

    天‘色’将黒之时,三人终究赶到了最近的齐宜城中,就近找了一家客栈,开了两个房间休息?

    若惜说要照顾2泪,便没有再单独要一个房间,宁辰倒是不担心红无泪会对若惜不利,他的房间就在隔壁,这点距离,还成不了阻挡他的障碍?

    “公子,‘床’铺好了,您旂休息”若惜回过头,道?

    “恩”宁辰点头道?

    “公子,我们在这里停几天吧,无泪姑娘伤势不轻,需要静养”若惜走上前,请求道?

    “可以,你说的算”宁辰轻声道?

    “还是公子最好”若惜展颜一笑,道?

    “呵,真会说话”宁辰笑道?

    “您早些休息,我不和您说了,无泪姑娘i还需要人照顾?

    说完,若惜不在多留,走出房间,轻轻关上房‘门’,朝一旁的房间走去?

    隔壁房间内,2泪坐在‘床’上,看到走入的若象,脸上‘露’出一抹笑意?

    “已经打发公子休息了,其实,你不用这么怕他,公子很好说话的”若惜上前,将‘女’子身后的枕头抬高了一些,轻语道?

    2泪轻笑,指了指前者,又指了指自己,意思是,对于那位公子来说,她们两人是不一样的?

    虽然出手救她的是d公子,但是真h作用的却是身边的若惜,她很清楚,d公子绝对不是容易心软之人?

    “无泪,我们会在这里留几日,待你的伤好的差不多后,再上路,不过,我和公子去的地方有些远,你要不要一起去?

    说到这里,若惜犹豫了一下,还是轻0劝道,“我从公子那里听过蒤罗灭生‘门’是什么样的组织,若是可能,你最好还是不要回去了,这样的日子,终究太过危险?

    “仇?

    2泪伸手在被子上轻轻写下一个字,藏在心中许多年的秘密,今日首次诉出?

    一旁的房间中,宁辰站在窗前静静地看着外边的夜景,眸中闪过思绪之‘色’,这位2泪不简单,以封脉法自封了说话能力,非是有大‘阴’谋,就是有大恩仇?

    蒤罗灭生‘门’是整个南陵的顶端杀手组织,传言三位‘门’主,修为一个比一个可怕,让各个大教和皇朝都十分忌惮?

    2泪的资质,在他见过的人中,也数得上一流,只是少了强者的指点,才会不如南明天和北宫宇这些年轻的天骄?

    隔壁房间,若惜看着无泪一字一字写下的身世,眸子微红,闪过不忍的泪光?

    “我让公子教你行吗?”若惜轻声道?

    虽然她不知道公子究竟有多么厉害,但是应该比很多人都厉害的多?

    2泪闻言,微微一怔,下意识看向一旁房间,眸中不自觉升起畏t‘色’?

    本书来自l/33/33741/

ٶ ҵ½.

½Ŀ¼

ݾԻֻΪԭһϦС˵ӭλ֧һϦ겢ղ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