ٶ ҵ½.

    知命侯府,书房,昔日知命侯静思事情的地方,如今空‘荡’‘荡’一片,人已去,音容不在。(ianhuatang 好看的小?最新章节访? ?

    若惜一如往日,奉上茶水,泪水一滴滴落下,打湿桌上宣纸?

    养伤多日的忘忧走出房间,看着书房中独自哭g‘女’子,眸子黯淼情之一字,总是最让人神伤?

    y西线,在三朝联军不惜d的进攻下,已将永夜大军打退出大夏西疆,一路西进,离永夜神教已然不远?

    极天大阵的作用越来越明显,白昼缩减,黑夜变长,短短一个月的时间,白昼仅剩下不足四个时辰,天下惶恐,人心每时都在生变?

    夏子e归,皇者之心不再如往日仁慈,承下知命留下的担子,一i剑血腥镇压了所有叛‘乱’?

    诸城血流成河,‘乱’世人心难测,当仁慈已无法让人心稳定,唯有手中的剑,才是最好的e办法?

    放在浩武王府中的儒‘门’名锋,三尺秋水,再未现世,皇者已回不到过去,象征仁义的王剑,注定永远尘封?

    昔日被冥王镇压的第三魂归体后,强行压下了魔化的两魂,维持着最后的理智和清醒?

    夏子d知道自己能撑多久,不过,在再次魔化之前,他会竭尽全力完成好友‘交’代下来的事?

    根据宁辰的判断,当白昼完全消失时,应该就是冥王降临之日,按照如今黑夜增长的速度来看,最多还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永夜就会彻底到来?

    极天大阵一战中,阵法的破绽已经找到,不过,有阵法的压制和信仰汇聚而成的魔神阻挼想要成功破阵,并不简单?

    三朝y打到永夜神教大概还需要一个月,金杖国师和度厄寺住持等人疗伤同样也需要时间,最后的决战,就在一个月后,能否阻止冥王降临,都会在这一战中决定?

    是神州最终获胜,还是末日终将到来,很快就能见分晓?

    就在神州y纷‘乱’之c现时,来自西佛故土的沂水寒,姚曼等人,因为劫炎的重创,不得不暂时隐藏行踪,等待劫炎伤愈,再行商议建立四方神塔之事?

    落星辰没有理会四人的决定,一人行走在神州y上,寻找自己感兴g对手?

    西方的极天大阵前,落星辰伫足,短暂停留后,踏入其中,他倒想看看,那位知命侯连同d多神州强者都闯不过阵法,究竟强大到何种度。(ianhuatang 好看的小?

    紫白身影走入不久,剑音轻鸼断剑白衣,同样踏入其中,荒城剑一,尘世历练,不忍苍生悲苦,负剑证剑心?

    又半刻钟后,昊光从天而落,汇敛聚形,四极玄天,孤身入阵?

    世上之事,无t巧,三位当世强者接连入阵,修为不同,目的不同,但是这一刻,终究让天下再一次看到希望?

    神光沉浮的阵中,三道身影前后进入,疾速西行,极快的光华,转眼即逝?

    神兽本源牵引天地灵气在天际涌动,无穷无尽的信仰之力不断从西方的各朝汇聚,加剧阵法之威?

    三人越深入,越发感受到阵法带来的压迫力,沉重如山,而且还在不断加强?

    “诡异的阵法”落星辰眸子闪过异‘色’,怪不得知命侯一行人会失败,这样阵法,对于武者而言,着实是个噩梦?

    就在这时,天降邪能,一道道地狱修罗身影出现,困住前路?

    “雕虫小技?

    落星辰冷哼,翻掌凝元,雄浑真气湃然而出,三道恶魔之相瞬间崩塌,邪气g,消失不见?

    然而,就在落星辰继续前行时,漫天雷霆降世,神兵天将,战戟罚命,凌厉‘逼’人?

    落雷百千,神兵千百,越来越多的天宫将士,手持战戟出现,围困闯阵之人?

    落星辰眉头微皱,手一挥,星痕出现,开弓搭箭,磅礴气流汇聚,形成一道百丈漩涼一箭出,数以百计的天宫将士崢,消失无踪?

    “铿?

    一道金石碰撞之声响起,战戟挥过,被指锋挡下,旋即,指凝锋锐,一指破出,神将消散?

    欺身而来的神兵天降,战戟同时‘逼’命,落星辰凝指撼神锋,虽不落下风,但是一时之间,也难以脱身?

    同一时间,进入阵中的玄天和剑一两人同样遇到了大麻烦,火焰神将现世,异界邪神显化,将前行的路彻底拦下?

    双剑现锋,光华耀目,神将崩散,邪神散形,只是,转瞬之后,火光汇拢,邪气聚敛,再度凝形?

    “剑式,一剑倾天?

    剑式出,大阵颤动,青出于蓝,却不同于蓝的剑招,一剑倾天,崩溃的火光瞬间被彻底湮灭,再也无法聚敛?

    剑一前行,就在这一刻,天际再生变,‘阴’气洒落,‘阴’兵借道,千军万马踏步而来?

    闯不尽的阻拦,三人终于感觉到不对劲,心知极有可能陷入了幻境,静心凝神,寻找应对之法?

    “真是没完没了?

    昊剑引锋,斩开四尊邪神,还未来得及喘息,又是刀戟‘逼’命,玄天挥剑震开眼前冷锋,身影借势退出,纵身上天,昊剑锋芒,无尽升腾,至极之招,首现世间?

    “虚绝玄天?

    极招现世,千万剑流从天而降,如雨落,川流不息,刹那之间,千丈尽成疮痍,邪神之影,尽数消敀?

    一道剑光穿出,幻境摇动,三人同时剑功体提至极限,凝元于一点,以力破幻,砰然一声,镜‘花’水月,g无形?

    走出幻境,三人神‘色’终于凝重下来,这才仅仅只是一个幻境而已,就已经消耗他们这么多真元,可想而知,后3危险,将会更加难以应付?

    三人突破幻境之时,阵法中心,弁江双眼睁开,一道道冷光闪过,黑‘色’气息消敼刹那间从原地消失?

    他没有想到这么快便会有人再次闯阵,而且还分开来闯,不过,有人前来送死,他自然也欢迎?

    与此同时,黑水军大营,暂e旋侯坐镇军中的夏子衣接到暗桩来报,神‘色’微变,不好?

    “怎么了”洛妃开i道?

    “有人闯阵”夏子衣凝重道?

    洛妃纤眉微皱,麻烦了,阵法的破绽目前只有他们才知晓,贸然进去,只是让自己陷入险境?

    “救吗?”洛妃轻声道?

    “不救?

    夏子e静下来,摇了摇头,应道,如今顶上战力弥足珍贵,在最后决战之前,绝不能再出任何意外?

    “希望他们自己能够找到破阵的方法”洛妃轻叹道?

    夏子g子光华道道闪过,希望如此,不过,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世上顶上强者不多,但是像凡聆月和宁辰这般的聪明人更是少之又少,至今为止,算上他在内,他们这些一同进入过极天大阵的人,依旧还c明白,宁辰是怎么看出阵法破绽所在?

    宁辰懂的一些东西,有的时候着实让人感到匪夷所思,难以理解?

    就在这时,帐中红光掠过,一道红g发的身影走出,看着眼前白发皇者,眸子微凝,开i,“是你?

    看到帐中之人,并非知命侯,‘乱’风尘心中沉下,一股不好的预感升起?

    联络他的方式,只有宁辰一个人知道,如今他c出现,毫无疑问是出事了?

    夏子g单将近期发生的事i了一遍,时间紧迫,他急需四极境的战力支持?

    ‘乱’风尘听完解释,沉0一叹,强压心中的伤感,点头应下?

    “戎楼可曾起疑?”夏子衣眸中闪过一抹凝重,问道?

    “他从来都不曾真d任过任何人,无所谓起不起疑,最关键的是,如今我对他来说还有刔价值,所以,不会轻易撕破脸”‘乱’风尘应道?

    “小心一些,此人毕竟是一位随时可能迈入第三灾的强者,一旦发难,不好对付”夏子衣嘱咐道?

    “恩,我会注意,上一次宁辰‘逼’他动用了禁招,功体受创严重,如今伤势和修为虽已1,但是实力明显已不复巅峰之时”‘乱’风尘凝声应道?

    夏子g头,道,“一月之后,浩武王府,夏子衣跪四极境众位同道到来?

    “一定”‘乱’风尘正‘色’道?

    话0落,4e,消失不见?

    ‘乱’风尘离去,夏子i之走出帅帐,双眼望向着遥远的北方,眸光前所未有的坚定?

    好友已做了他所能做的一切,剩下的,便由他来完成?

    帐中,洛妃轻轻一叹,男人之间的友情,当真非是‘女’子能够理解?

    夏子i是嗜杀之人,如今恢复理智后,却收起了所有仁慈,硬是让自己变得无情,而那位以冷血无情著o的知命侯,更是不惜代价为他的好友留下了足够的战力,将最后的希望保留下来?

    在这纷扰的‘乱’世中,人心是最难相信的东西,大夏的王与侯,能如此毫不保留的互相信任,托付生死、希望,至死不曾动摇半分?

    可惜,他们还是回来的晚了一些,让极天阵中的相见,成为了难以弥补的遗憾?

    直至如今,她方才明白,为何当初‘春’秋鼎盛的神教,会始终打不下被北‘蒙’铁蹄踏的千疮百孔的y?

    y未央宫的d长孙娘娘,着实是这个世间最让人佩服的‘女’子,一手教出的王与侯,已让天下都为之侧目?

    (ps:码完一章,已经凌晨5点,来不及码第二章了,烟雨要准备赶火车回家了,家比较远,?9号下午才能到家,更新可能会比较晚,还望大家见谅!?

    本书来自l/33/33741/

ٶ ҵ½.

½Ŀ¼

ݾԻֻΪԭһϦС˵ӭλ֧һϦ겢ղ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