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草娘一把拽起了小朱氏,不悦道“朱嫂子,你有话就说话,这话还没说就跪是咋回事?知道的说你心急,不知道的还以为四丫怎么着你了!你这是来求人还是来害人的?”

    大草娘这话说完,本来觉得阮绵绵有些得理不饶人的村民不禁用异样的眼光看向了小朱氏。

    阮绵绵也暗中给大草娘点了个赞。

    这人还得有几个关系好的,关键时候有个帮着说话的。

    小朱氏哭声一顿,三角眼凶光闪烁地瞪了眼大草娘。

    大草娘不甘示弱道“你瞪我干啥?难道我说错了么?乡亲们,你们来给评评理。这小朱氏看见四丫二话不说,哭哭啼啼地就这么一跪,这在理不在理?”

    “不在理!哪有这样做事的?这不是逼着四丫答应她条件么?”

    “就是,就算她占了长辈的名份,也不能这么逼人吧!”

    “要是你让四丫去杀人放火,四丫也得因着你这一跪去干了?”

    “四丫,你别怕,听听小朱氏说啥再说!”

    “没错,我们都支持你!”

    众乡亲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把小朱氏气得手帕子都绞出水来了。

    这时一道刻薄的声音传了过来“哎呦,你们都吵吵啥,小朱氏好歹都是四丫的长辈,这四丫一个晚辈让长辈跪也不怕遭雷劈啊。”

    阮绵绵眸光一冷,看向了来人。

    来人是个三十多岁的妇人,正用仇恨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阮绵绵。

    阮绵绵微皱了皱眉,她的记忆里从来没见过这个妇人,也不知道怎么就得罪了这个妇人。

    至于原身,以着阮绵绵对原身的了解,那么胆小的人也不可能得罪村里人。

    这妇人长得五大三粗,皮肤粗黑,小眼鼻尖,唇薄颧高,从面相与身材来看就是一个贪吃奸诈,心肠歹毒之人。

    古代以身材的肥胖来判定家境的好坏,肥胖的人说明家里吃的好,所以才能长肉。

    这阮家村里都不是什么富户,胖的人除了朱氏与小朱氏,还真找不到几个。

    现在阮绵绵又看到了一个,可见这个妇人是个能吃的。

    阮家村除了村长家就以前的陈家条件好,这妇人在这么差的条件下还能把自己吃成这么胖,可见是个自私的。

    而且这妇人眼睛很小,小得几乎成了一条线。

    眼睛是心灵的窗口,能反映出这个人的内心。

    大眼睛的人一般天真,小眼睛的人大都有城府。如果眼小而有神,能射出光芒,那这个必然是精于算计之人。眼睛小的人有着缜密的思维风格,行事滴水一漏。

    眼睛小并非坏事,坏就坏在这个妇人的眼睛不但小而且眼珠又常上翻而露出下三白,这样的眼睛从相书上来说就是自私自利,阴险凶狠,心肠歹毒之相,而且报复性极强。

    妇人鼻头下垂如勾,而且薄而无肉。也是俗称的鹰勾鼻。

    鼻梁坚挺,鼻尖微勾,这样的鼻型配上好的面相,还能让整个脸增添光亮。

    但妇人的鼻尖勾的十分明显,几乎弯出了一定角度去,让人一看就很违和。这种鼻型属无财阴险好算计他人的鼻型。这种鼻形的人可以说一毛不拔,心里一直为自己打着小算盘,时不时以整别人捞好处为乐。

    妇人的颧骨也很高,高得跟西藏人高原红那种感觉出来了。从相书上来说,颧高之人下手狠辣,六亲不认。

    所以妇人整张脸上的五官无不散发出我是刻薄之人的信息。

    这样的人,阮绵绵向来了敬而远之的。

    “戚氏,你这是啥意思?你没事找事是不是?怎么着?你婆婆朱婆子想占便宜没占上,现在换你来了?”

    阮绵绵听大草娘这话,明白了戚氏的身份,原来是朱婆子的大儿媳戚氏。

    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戚氏与朱氏一样都是声名在外的。两人不但一样的凶狠恶毒,连境遇都有些相似。

    戚氏是寡妇再嫁,戚氏死去的夫君家里有些钱财,但那夫君家里的人都体弱多病,看戚氏长得壮实,嘴又会说,就把戚氏娶进了门。

    原本是想让基因得到改善,让家里的后代脱离病歪歪的困境。没想到娶到了戚氏后,没改变后代的基因不说,还把一家三口让戚氏给气死了。

    把夫君公婆气死后,戚氏把田地房产一卖,带着钱就回了娘家了。

    回到娘家后戚氏也不消停,把家里弄得鸡飞狗跳,兄嫂实在受不了,到处求人给戚氏找个婆家。

    但戚氏臭名在外,哪个愿意娶回来?又不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

    这么一找就找了两年多,最后兄嫂实在无法,一咬牙,说只要愿意娶戚氏,赔嫁十两银子。

    十两银子对村里人来说就是个大数字。这年头娶个妻子,全在里面不过三四两银子,十两银子紧巴点都能娶三个媳妇了。何况还是嫁女儿?

    这一传出去,整个村子都轰动了。

    不过轰动归轰动,村里人是绝不可能要钱不要命的。

    但村里人不会娶戚氏,却把这事当笑话传出去了。

    一传十,十传百,不知道怎么了就传到了朱婆子的耳朵里来了。

    朱婆子见钱眼开,又有朱氏这个前车之鉴在,当下就迈着小脚拉着大儿子跑了几十里地跑到戚家村去看媳妇去了。

    看到戚氏膀大腰圆的样子,朱婆子就有了几分喜欢,觉得戚氏是个好生养的。再加上有十两银子的嫁妆,朱婆子对戚氏简直是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

    当下朱婆子就毛遂自荐了。

    戚氏的兄嫂正头疼这个小姑子在家里没办法处理,一听朱婆子愿意娶,高兴坏了,再一听离家还有几十里地,更是乐得合不拢嘴了。

    当下一拍板,啥聘礼都不要,直接把人带走吧。

    戚氏本来不愿意,可是看到朱婆子的大儿子方正浓眉大眼,身材魁梧,倒是有些心动。

    末了,戚氏借着天色不早,留朱婆子与方正在家里住了一宿。

    住了一宿后,戚氏就满面含春的答应了。

    为啥答应呢?

    因为戚氏那个死鬼夫君身体不好,两人的夫妻生活有等于没有。但方正正当年青,火气壮着呢,这二十的大小伙从来没碰过女人,一碰到戚氏后,立刻就是烧了一整夜,把戚氏弄得死去活来。

    戚氏从来没享受过这样的快乐,自然是千愿万愿的跟着朱婆子走了。

    戚氏的兄嫂被两人淫糜的声音闹得一夜没睡,起床后脸色都不好看。本来戚氏就恶名在外,现在又添了个淫荡名声,哪个兄嫂能心情好啊?

    不过还好,戚氏愿意跟着朱婆子走,总算是把这个瘟神送走了,兄嫂倒是吁了口气。

    别看方正长得身材高大,却是个懒惰成性的人,成天里就知道偷鸡摸狗,做些上不得台盘的事。要不也不会这么大年纪没有人愿意嫁给他了。

    方正虽然啥也不行,但有一样不错,就是嘴甜,把戚氏哄的心花怒放,再加上床事上的勇猛,戚氏对方正那是死心踏地的。

    现在戚氏嫁给他后,两人一个尖酸刻薄,一个不务正业,倒是配成了一对。

    戚氏又给方正生了两儿两女,朱婆子把戚氏当成了菩萨那样的供着,戚氏生活的更是如鱼得水。

    不过村里人都知道那一家子的德行,向来避而远之。

    阮绵绵向来只闻其名,不见其人。没想到这次倒是见着了。

    这时戚氏脸一板,横肉跳了跳,指着大草娘道“咋了?大草娘,是不是怕我占了四丫的好处就少了你的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才还给四丫送东西来着!呸,真是不要脸!四丫没发迹时怎么不见你这么殷勤的送这送那?怎么才有钱了你就粘上来了?你以为你的心思我不知道?不就是想占便宜么?告诉你,四丫有我这个长辈在,你就别想占一点的便宜!四丫小不懂事,还有我们这些能作主的长辈呢!”

    大草娘气得发抖,她从来不占任何人便宜,只是因为感谢阮绵绵给他家一条生财的路子拿了些吃的送去,却被说成了别有用心的小人了。

    “你……”

    “你什么你?怎么?说中你心事了?说不出话来了?呸!不要脸!去去去,一边去,这里没你事,这是我们的家事,你来这里凑什么热闹?”

    戚氏劈里啪啦一顿说,把大草娘噎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加上周围异样的目光,大草娘委屈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戚氏见了得意不已,转过头用长辈挑剔的目光看向了阮绵绵“四丫啊,不是婶娘说你,什么人该交什么人不该交,你不懂就问问长辈,知道么?长辈毕竟是跟你沾着亲的,还能害你不成?”

    阮绵绵冷着脸道“不好意思,你哪位啊?”

    众人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有好事之人就叫道“哎呦喂,戚氏,人家四丫认都不认识你,你倒是充的哪门子长辈啊?”

    “就是,就算是朱婆子都不算四丫的长辈,这戚氏也真是厚脸皮,居然敢称四丫的长辈。”

    “谁让四丫有钱了呢,这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叫穷在老林子里啥啥啥,有钱了啥啥啥?”

    “屁,说反了,是富在深山有远亲,穷在闹市无人问。”

    “对,对,对,就这句话。说什么长辈,咋四丫三姐弟连饭都吃不上一口时,那些长辈一个都不见,现在四丫才好些了,一个个长辈跟竹笋似的冒出来了?”

    戚氏被说得脸一阵青一阵白,突然,一跳起来,指着那帮人就破口大骂“你们这些王八蛋,你们都说什么哪?不想过日子了是不?不想过就说一声,回头让我家方正去帮你过!”

    正说笑的众人听了立刻不说话了,脸上却露出了敢怒不敢言的样子。

    方正名为方正,却立身不正。根本就是一个地痞无赖,吃喝嫖赌样样都来,是个头上长疮脚底流脓的货色。

    因着兔子不吃窝边草,平日里只是在村里小偷小摸,最多看到大姑娘调戏几句就算了。

    但到了镇里就不一样了,打架斗殴,强抢民女的事都能做得出来。镇里人怕他跟怕鬼似的,这名声在村里也是知道的。

    现在戚氏这么一说,村里人还真怕方正犯浑,到时到家里来打砸抢一通。

    戚氏见自己一句话就把众人给镇住了,心里得意不已。要说她这辈子做的最得意的事就是气死了原夫嫁给了方正了,让她过足了官太太的瘾。

    戚氏转过头,对阮绵绵斥道“看你这死丫头,一点都没规矩!平日里不来孝敬我这个长辈也就算了,居然连长辈也不认识!记住了,我可是你的亲表婶。以后有什么事我会帮你拿主意的。”

    “亲表婶?我记得我奶就生了我爹一个,没有什么兄弟啊。”阮绵绵笑眯眯道。

    “我婆婆朱氏是你奶的亲妹妹,按着辈份我就是你表婶,知道没?以后你得孝顺我。”戚氏以为阮绵绵真不知道,耐着性子解释道。

    “不对啊,我奶奶姓阮,你婆婆姓朱怎么可能是我奶的亲妹妹呢?噢,我明白了,你说的是我爷的妾室朱氏吧?哎哟,这位婶子啊,你可能不知道,这妾室家的亲戚可不能算是亲戚啊,以后可千万不要说是我长辈啊,传出去会让人笑话我家没规矩的。”

    “死丫头!你说什么?谁是妾室亲戚了?”戚氏这才明白被阮绵绵给嘲弄了,气得指着阮绵绵的鼻子骂道“小贱人,给你脸了是不是?告诉你,今天这亲戚你认也得认,不认也得认,不认的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到时把你卖到窑子里去,让你天天接客去,让你被千人……哎呦……谁……哪个王八羔子把狗屎扔到我嘴里……呸……啊……”

    戚氏还没骂完,就被一股大力给击飞了出去。

    众人只看到戚氏庞大的身躯突然飞到了半空,然后穿过了他们的头顶……

    “砰!”

    一声巨响后,地上扬起一阵的尘土,戚氏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

    众人吓得一个激灵,纷纷看向了阮绵绵。

    阮绵绵淡定的让开了身子,笑了笑“不用看我,不关我的事。”

    身后,司马雪红衣妖娆,邪魅的靠在破旧的门框上,笑得妩媚。

    众人哪看过男人笑得这么好看勾魂的?看得眼睛都直了。

    司马雪笑容微顿,眸光浮现淡淡的杀气。

    村长急急赶来,正好对上司马雪泛着杀意的笑容,脸色微变了变“神医息怒,神医息怒,不知道戚氏怎么得罪了神医,我一定会好好教训她的。”

    杀意顿时收敛,眼睑微垂,司马雪唇角微勾起一抹不怀好意的弧度“别问本座,人可不是本座打的。”

    “不是神医打的人,那是……”

    司马雪微侧了侧身体,露出了身后一身黑衣,神情冷酷,俊美无双的男子。

    男子如一支出鞘的神兵利器怒立于天地之间,眉宇间堆积着睥睨天下苍生的威严。

    “九……九王爷!”村长吓得一个激灵,差点跌倒在地。

    边上的人连忙扶住了村长,还打趣道“哎呦,村长,这是咋了?被婶子榨干了腿软了?”

    村长用力推开了那人,跌跌撞撞的扑到了尧螭玖的面前,扑通一下跪了下去“九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啥?九王爷?

    众乡亲都傻了眼,没想到小小的祠堂里竟然住着一个王爷!

    天啊,这不是在做梦吧?

    王爷啊,那可是天这骄子,是龙子龙孙啊,居然在他们这么个小小的村沟沟里现身了,这一定是还没睡醒吧?

    阮小二对着身边人就用力一扭。

    那人疼得呲牙裂嘴,可是却不敢出声,只压低声音怒道“你干啥?”

    “你疼不疼?”

    “费话,揪你自己一下你就知道疼不疼了!”

    “真疼?那我这不是做梦了?”

    所有的人都不敢相信真见到了王爷了,还在那里一个个呆呆地站着。

    村长跪下后扭头一看,全傻站着,顿时急了,骂道“你们还不下跪给九王爷请安?”

    众人如梦初醒,一个个扑通扑通的跪了下来。

    顿时满地都是人头,一个个匍匐在地,战战兢兢不敢透气。

    尧螭玖看也没看,迈开大步越过众人就笔直的走向了阮绵绵。

    众人低着头,只看到金丝团云随着衣摆似隐似现,同色描金刻玉长靴每走一步都发出震摄人心的擦擦声。

    直到那靴子终于停住了,众人忐忑不安的心才稍稍安定下来。

    只是才安定下来就听到一声娇斥,吓得他们差点失了魂魄。

    “尧螭玖,你做什么?”

    被尧螭玖一把拽在怀里的阮绵绵勃然大怒,挥出小手就要把尧螭玖推开。

    尧螭玖冷冷的威胁“你敢推试试看。”

    阮绵绵手微顿“怎么?你也想把我打飞不成?”

    “本王是那种打女人的人么?”尧螭玖冷睇了眼阮绵绵,似乎很不高兴她这么误解他。

    阮绵绵的唇抽了抽。

    你九王爷不打女人,那戚氏怎么就飞出去了?

    象是听到了阮绵绵的心声,尧螭玖冷哼道“本王打之前没发现那是女人。”

    阮绵绵……

    她觉得戚氏还是晕了比较好,否则听到这话非得活活气死不可。

    “不过一会的功夫,你就被欺负成这样,你之前对待本王的手段都哪去了?还是说你那些手段只针对本王?”尧螭玖恨铁不成钢的瞪了眼阮绵绵。

    阮绵绵撇了撇唇,她这不是还没来得动手么?

    “怎么?本王还说错你了?你还不乐意了?”尧螭玖不知道怎么了,看着阮绵绵一副想跟他撇清关系的样子,心底就涌出一股子的怒意。

    这世上哪个女人要是有他这个靠山不是恨不得天下人都知道,恨不得为所欲为弄出点事来让他收拾,彰显自己的地位?怎么轮到她就不行了呢?

    可是他也不知道中了什么毒,偏偏她越想跟他撇清关系,他就越想帮她做事。恨不得这个该死的小丫头片子搞点事出来,最好是她解决不了的事,然后他英明神武的从天而降,帮她挥挥手解决了,高高在上的接受着她仰慕的目光。

    “行了,这个女人本王帮你处理了!”尧螭玖露出不耐烦的神情,道“朱雀。”

    “不要!”阮绵绵一把拽住了尧螭玖。

    尧螭玖更生气了“你什么意思?都被欺负到头上了,你还想当缩头乌龟不成?你何时会这么委屈求全了?你要是真有这贤慧淑良的性子,怎么没见你对着本王展现一番?”

    “不是,一个乡下的蠢婆娘没的脏了你的手。”

    戚氏罪不致死,就算她做什么恶事,也不该因她而死,她才不想因为戚氏这样的人,沾了不该沾的恶业。

    尧螭玖却不知道阮绵绵心中所想,还以为她不愿意承他的情,冷冷道“放心,不用你承情。朱雀,处死!”

    “是!”朱雀手一挥,一道冷光疾射向了戚氏。

    “不要!”阮绵绵惊叫一声,抬出手枪对准冷光就是一枪。

    虽然阮绵绵没有武功,而且是后发的,但是手枪的速度比匕首的速度那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只听叮的一声,匕首被打成了粉末。

    朱雀大惊失色,戒备地盯着尧螭玖怀中的阮绵绵,生怕阮绵绵对尧螭玖不利。

    尧螭玖眼中闪过一道怒意“你手上的好东西倒真是不少!这东西十分危险,没收。”

    阮绵绵还没反应过来,只觉手中一空,手枪又被尧螭玖抢走了。

    看着空空如也的小手,阮绵绵先是一愣,随后怒道“尧螭玖,你这个王八……唔……”

    话未骂完,小嘴就被尧螭玖的唇给堵上了。

    村民们听了恨不得耳朵聋了,天啊,阮四丫这不是疯了吧?

    居然连王爷也敢骂?

    村长更是吓得直接连滚带爬地滚到了尧螭玖的面前,拼命的磕头“王爷饶命啊,王爷饶命啊,四丫她还小,她不懂事,求王爷念她年幼无知,饶她一命!”

    尧螭玖垂眸看向了被他亲的快晕过去的阮绵绵,眼中闪过一道戏谑之色。

    年幼无知?

    年幼倒是年幼,无知也就未必了。

    依他来看,这整个大秦都找不到比她知道的多的女子了。

    层出不穷的点子,点石成金的方子,还有随手拿来的药物,更别说连他见都没见过的强大暗器就有两支,不,也许还不止两支,只是不知道她藏在哪里而已。

    想到阮绵绵竟然把这么危险的东西藏在身上,尧螭玖的脸一下黑了。

    他伸出了大手就往阮绵绵身上摸了起来。

    阮绵绵正被亲得缺痒窒息了,突然感觉身上一只大手正在上下其手,而且越摸越下流,居然摸到了她的小屁股,顿时急得咬了口尧螭玖。

    趁着尧螭玖疼痛时的一顿,阮绵绵小手一翻,一针扎在了尧螭玖的身上。

    “啪!”阮绵绵一巴掌扇了过去,气急败坏地骂“尧螭玖,你这个大流氓!”

    村长听到扇耳光的声音,吓得扑通一下晕了过去。

    尧螭玖一把拽住了她的小手,眼底一片的杀意“你竟然敢打本王?”

    “打你怎么了?你这个混蛋,竟然占老子的便宜!”

    刚悠悠醒来的村长又扑通晕过去了。天啊,都敢自称王爷的老子了,四丫这是疯了还是疯了啊!这可让她怎么活啊?

    “你……”尧螭玖咬牙切齿,脸上神情一变再变,大手越捏越紧。

    “九王爷这是欺负她娘家没有人么?”

    司马雪寒着脸挡在了两人之间,白玉般的指疾点向了尧螭玖的命门。

    尧螭玖不敢轻敌,连忙松开了对阮绵绵的钳制。

    趁着他这么一松懈的功夫,司马雪把阮绵绵拉到了身后,皮笑肉不笑道“九王爷要是喜欢女人的话,本座可以送几个给九王爷,环肥燕瘦随王爷挑,她却是本座看中的女人,九王爷还是识趣点为好!”

    “刚才没打够么?”尧螭玖冷冷地看了眼司马雪,然后越过司马雪的身影,看向了躲在司马雪身后的阮绵绵,皱着眉道“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还不过来?”

    听着尧螭玖这么亲热的话,司马雪峰眉也皱了起来,只觉浑身都不舒服。

    “九王爷,小绵绵不想跟你多说话,还望九王爷有自知之明为好。”

    “她想不想与你无关吧?”

    尧螭玖怼了司马雪一句后,又把目光看向了阮绵绵“你确定不过来么?”

    鬼才过去!

    阮绵绵又不是傻,还送上门被他欺负啊?

    再说了,刚打了他一巴掌,对他这种天之骄子来说就是极大的污辱,说不定他会怎么报复呢。

    “不去!”阮绵绵嘟着唇道。

    “你再说一遍!”尧螭玖浑身寒气直冒。

    “我才不送上门给你打!”

    尧螭玖长吸一口气,压制住心头的怒意,刻意将声音放柔道“本王不打女人。”

    戚氏还躺着呢。

    这话谁信?

    阮绵绵别过了头。

    尧螭玖的好性子终于被磨没了,他大喝道“朱雀,玄武!”

    两人心有灵犀直攻向了司马雪。

    司马雪微一避让,就现出了躲在身后的阮绵绵,尧螭玖如鹰击长空飞扑向了阮绵绵,拎起了她的领子,足尖连点三点,就带着她消失在了夜空。

    这一切都快如闪电,让人还没来得及反应,阮绵绵连影都没有了。

    司马雪铁青着脸骂了句该死,然后与朱雀与玄武缠斗了起来。

    朱雀与玄武这次有了准备,司马雪的毒药对他们也起不了作用,一时间三人打得难舍难分。

    众人只见三条人影,一会缠在一起,一会分开,看得众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三人打了一会,朱雀大笑一声“司马雪,我们兄弟不陪你玩了,你自便吧!”

    顿时,朱雀与玄武如疯了般,将十成功力扑向了司马雪。

    这两道力量如果打实在了司马雪的身上,司马雪必伤无疑。

    司马雪脸色一变,连忙退后了数步,就在这一息之间,朱雀与玄武疾飞而去,瞬间就没有了身影。

    “可恶!”司马雪望着两人的背影,狠狠的跺了跺脚。

    就在司马雪要追上去时,小朱氏一把拽住了司马雪的腿“神医,救命啊!”

    村长又惊又怒,担心地看着司马雪。

    司马雪喜怒无常,连九王爷都敢下手,如果小朱氏得罪了他,岂不是要丢了性命?

    虽然小朱氏人品不好,可十分的讨人厌。

    可毕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要是就这么枉送了性命,岂不是冤枉?

    司马雪抬起腿就要踢开小朱氏,突然想到什么,就没踢下去。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小朱氏,冷冷道“什么事?”

    “神医,求赐一颗灵药,我婆婆年纪大了受了杖刑身体受不了了,还望神医救命。”

    “小朱氏,你婆婆那是咎由自取,而且下手之人也是手中有数的,哪会有什么性命之忧?你别在这里捣乱,还不快下去?”

    “村长,我婆婆真的不行了,她年纪大了别说是三十大板,就算是三大板也受不了啊。神医,看在我婆婆把四丫养大的份上,把四丫手中的灵药给我们一颗吧!”

    小朱氏又哭又求,一副可怜的样子。

    村长看了也有些不忍,为难地看向了司马雪。

    司马雪神情淡漠,问“你说的是要之前阮姑娘手中的那种灵药?”

    “对,对,对,就是救了大族老和陈族长的灵药。”

    “噢,正好,刚才阮姑娘把药瓶还给本座了,你拿一颗去吧。”

    司马雪从怀中掏出个瓶子,拿出了一颗药丸子。

    小朱氏大喜连忙接过了药丸子,又不放心道“这是四丫还给神医的药么?”

    “嗯。”司马雪点了点头。

    “谢谢神医把四丫的药给我们。”

    众人听着这话别扭,不过倒没往深里想,只以为小朱氏不会说话。

    司马雪眸中闪过一道讥嘲,唇间勾勒起冷残的弧度。

    小朱氏屁颠颠地拿着药跑回去了。

    村长又警告众人不要把九王爷的事说出去,免得给村里带来灾祸。

    众人心头一凛,都应了下来,然后都散了。

    门外就剩下司马雪,村长,还有戚氏了。

    村长看着半死不活的戚氏,愁眉不展。

    “神医,能不能……”

    “不能!”

    司马雪不待村长说完就打断了村长的话,欺负小毒女的人他不弄死她就算善良了,还想他医治?

    做梦!

    司马雪红飘飘走回了屋子,阮蔓青与小包子担心地看向了他。

    他脚下微顿,扔下了一句话“别担心,九王爷不会伤害她的。”

    最多占些她的便宜。

    司马雪心里这么想,不过想到刚才尧螭玖亲吻阮绵绵的场面,心里一阵的烦燥。

    见司马雪脸色不好,又知道阮绵绵不会有什么危险,阮蔓青与小包子也放下心了。

    阮蔓青拉着小包子就进屋睡觉去了。

    司马雪见了更加生气了,觉得他好象被全世界抛弃了般。

    想了想,司马雪还是不甘心,足尖一点,向着之前尧螭玖消失的方向去了。

    阮家老宅,小朱氏高兴地把药丸带回来了。

    她把药丸子递给了方氏“二弟妹,快给娘吃吧,娘吃了就会好了。”

    “大嫂辛苦了。”方氏给小朱氏倒了杯水,还很热情的端给她。

    小朱氏有些受宠若惊,连忙接过了水“不辛苦,有啥辛苦的,等娘好了,咱就去找那小贱人算账!哎呦,二弟妹啊,你可不知道,现在那小贱人可攀上高枝了,居然攀上个王爷,哎呀,我的天啊,那可是龙子龙孙啊,那长得俊美啊,穿得那好啊,我都看得眼睛都直了。”

    “什么?你说什么?你说她攀上个王爷?”方氏豁得一下站了起来,抓住了小朱氏的脖领子,凶相毕露“你给我说清楚!”

    “呀呀,别,别,松点松点,我喘不过气来了!”小朱氏被方氏突如其来的凶狠吓着了,加上领子上的力量加强,几乎勒得她喘不过气来。

    方氏一下清醒过来,连忙帮着小朱氏抹胸,露出愧色“哎呀,我这是怎么了?咋听到了九王爷就这么激动呢!真是乡下人见识短,难得听到贵人就不能控制自己了,差点伤了大嫂,大嫂不会怪我吧?”

    “不会,不会!”小朱氏摆了摆肥手“别说你了,我当时也都吓得差点尿了呢!哈哈哈。”

    方氏掩饰住眼底的鄙夷,附和道“快说说九王爷是怎么跟那死丫头认识的?”

    “这个我也不知道,只知道九王爷与死丫头好着呢,哎呦,你可不知道,死丫头真是胆大包天,连王爷也敢打!可是王爷居然没治她的罪,只把她带走了。”

    “什么?她打了九王爷?”方氏又跳了起来,小朱氏吓得离开数步,生怕方氏又勒她的脖子。

    方氏见自己失态了,又是好一阵的安抚小朱氏。

    等坐定后,方氏才问“你看到她打九王爷了?”

    小朱氏摇了摇头“没看到,不过听声音是这样的。”

    “没看到必然不是了。”方氏放下了心,她说嘛,哪个王爷能这么没脾气,被一个女人打了还不弄死那个女人?

    一定是小朱氏听错了。

    既然这样,那计划还是可以实施的。

    方氏又陪了些好话,让小朱氏去休息了。

    小朱氏人胖又懒,又在阮绵绵家门口受了惊,早就想睡觉了,听方氏这么一说,立刻就走了,走得还飞快,生怕方氏让她留下来侍候朱氏。

    方氏见小朱氏走没影了,才关上了门。

    这时秦青云从暗处走了出来,来到朱氏的面前,阴冷地盯着朱氏。

    朱氏迷迷糊糊吃了小朱氏带回来的药,又睡过去了。

    方氏走到了秦青云的身边,柔柔道“相公,刚才小朱氏说的你可都听到了?”

    “嗯。”秦青云阴沉着脸点了点头。

    “既然听到了,你怎么想啊?”方氏娇柔地靠在秦青云的身后,伸出手帮秦青云捏着肩。

    秦青云靠在方氏娇软身体上,眼微合。

    良久才道“别说现在阮四丫与九王爷的事未必是事实,就算是事实又怎么样?这朝中可不止一个王爷,圣上年老,皇子之间关系也是复杂着呢。”

    方氏眼睛一亮道“你是说九王爷其实很不得宠?所以根本不足为虑?”

    秦青云眼一睁,眼底划过对方氏的轻视,斥道“真是井底之蛙,什么都不知道!九王爷可是皇上最宠的皇子!”

    方氏手微顿了顿,眼中流露出一抹不悦,不过没表现出来,唇间却荡起一抹笑意,拍着马屁道“妾身自然是头发长见识短,哪如相公这般聪明睿智,要是相公这次下场,定然能高中状元,到时封侯拜相,荣华富贵指日可待呢。”

    秦青云爱听这话,脸上浮现出一丝的微笑,拍了拍方氏的手道“等我他日位极人臣,定然不忘夫人的好。便是不能给夫人请封诰命,定然也会让夫人富贵一生。”

    方氏银牙一咬,差点就把牙给咬碎了。

    秦青云这还没高中呢,就想抛妻另娶了!真是可恶。

    哼,等到那一日,她决不会让任何一个贱人抢了她的地位。

    方氏心里恨得要命,脸上却笑得甜美“相公啊,你是不是真喜欢上了美人居的媚掌柜啊?”

    秦青云想到媚掌柜妖娆的身段,不禁色与魂授,声音也变得温柔了许多“确有此意,媚娘是个知书达礼之人,而且听说还是饱读诗书的,他日进了门,你可得与她好好交往。切不可欺负于她。”

    “相公,这人还没进门,你就帮着她,我可不依呢!”方氏心里恨不得杀了媚娘,嘴里却撒着娇。

    “哈哈哈,新人嘛,总是要多疼爱几分。但你是我的妻子,我自然最敬重的还是你。”秦青云不以为意,根本不明白方氏心中的恨,还以为方氏真的是在撒娇呢。

    方氏听了更加怒火难奈了,敢情她侍候了这么多年,出了这么多主意,全心全意为了他,最后却只能落个相敬如宾啊?

    等媚娘进了门,她一定要弄死这个狐狸精!

    “对了,相公,那这次能不能成功啊?”

    “放心吧,这次一定成功!”秦青云露出了狠毒之色,咬牙切齿道“今日之辱都是那小贱人给我带来的,既然敬酒不吃那就吃罚酒吧!这次,我不但要方子,还要她们姐弟的命!”

    “相公……你真是太厉害了!我……我……”方氏转到了秦青云的面前,扯开了衣襟,露出里面白嫩的肌肤,坐在了秦青云的身上扭了起来,娇滴滴道“相公……”

    秦青云眼一下红了,一把扯开了方氏的衣服,狞笑“娘子,相公来喂饱你那张饥渴的小嘴!”

    清晨,阮蔓青正准备起床烧早饭,就听到门口震耳欲聋的拍门声。

    “开门!开门!快开门!”

    阮蔓青急急的跑了过去,才打开门,两个凶神恶煞的衙役冲了进来,对着阮蔓青道“你是阮四丫么?”

    “我……我……”阮蔓青见来者不善,不说是也不说不是。

    “你是阮四丫?那就行了,抓走!”衙役见阮蔓青支支唔唔的,以为她不敢承认,遂一挥手就要抓人。

    小包子迷迷糊糊地走了出来,看到两个男人要抓他大姐,顿时急了“你们做什么?干嘛抓我大姐?”

    “你大姐杀人了!我们是奉命抓人!”

    “什么?我大姐怎么可能抓人?你们是不是认错了?”小包子大惊失色。

    “她是不是叫阮四丫?如果是的话那就对了。”

    “她不……”小包子正想说衙役抓错人了。

    阮蔓青一下制止住了他,对着衙役道“我就是阮四丫,不过我没杀过人!”

    “杀没杀人由县太爷说了算,你说我说都不算,走,带走!”

章节目录

农门医妃:妖孽王爷缠上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非常特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非常特别并收藏农门医妃:妖孽王爷缠上门最新章节